第四章 厉鬼夺命美娇娘 夫妻双鬼赴仙堂

前文说过,我没拜师之前只有三次算卦经历,之前讲过两个了,今天是第三个。

【卦师日记】是卦师的亲身经历

今天这篇日记,主要记载的是我在那次算卦之后听到的一个离奇、惊悚的故事。

卦师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卦师日记】是卦师的亲身经历

这里不宣扬神通感应,邪魔外道

卦师有自己的宗教信仰

只是单纯陈述事件,当成故事来说

这里不宣扬神通感应,邪魔外道

姑且听之,姑且信之,切莫借题发挥。

只是单纯陈述事件,当成故事来说

过去人们为了生存、发展而奋斗,因为那是短缺经济时代,现在我们是为了追求生活品质而活着,因为生存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不是问题。

姑且听之,姑且信之,切莫借题发挥。

人们的物质生活已经得到充分保证,如何能够快乐的生活才是当今社会的主旋律。

卦师日记004

灵体也是一样,那些没有坟头、没有后人祭祀的孤魂野鬼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饱喝足、后代供奉它们。当生存问题解决之后,自然又会考虑生理需要,有个伴侣;生理需要解决之后,又要求人格和尊严。而当这些基本条件都已具备后,那还需要什么?

我的日记没有商业宣传,本人只想写干净的故事。故事的跌宕起伏不重要,重要的是每篇故事都有自己的情节。下面是我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自由的问题又出现了。现实世界的自由是民主与人权,灵体世界的自由是不受秩序的约束,灵体世界不受重力的约束,但它受各级职能部门的管理。想要脱离束缚,那最好的途径是修仙得道。

事件名称: 人鬼情未了

修仙得道、追求自由,这是灵体中一个很大的群体,这些灵体的来源一方面是那些看破红尘、追求自由的人们,另一方面是与神灵世界有关的人们。

事发时间: 2010年春节前夕

在出马的大仙堂上都有“悲王”,也有“清风”,统统都叫阴魂。它们率领胡黄长蟒大仙,走阴窜阳、出马征战,通过不断的积累功德和修持能量,从鬼仙开始一步步修成正果,做到上仙。

事发地点: 吉林省农安县

这其中的一大部分阴魂生前就是我们这些搞易经风水的,学易经、讲风水,我们这些人都是老君的门生,自然与道家有缘,与神仙有关。

主  人  公: 亮子家人

活着的时候就有香火,死了之后自然也会追求神仙世界。那些领堂的出马仙更是如此,活着的时候就领着大仙修仙得道,死了之后也还会继续修行。

俗话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这个人不善交际,但是好友还是有那么几个的,其中就有一个兄弟叫张永亮,现在在北京搞心理学培训(就是之前我刚到北京接济了我一年的哥们)

不要以为做“悲王”、“清风”会有多难过,它们的日子过得好着呢!天天好吃好喝,有大仙小仙们伺候着,可以上天庭、入地府。

他这个人特别喜欢佛学和玄学,逢山必拜,逢庙必朝,而且吃素十几年,真的是十分虔诚。(但是他比那些无肉不欢的人还胖,有人说吃素会营养不良,每次看到他我就觉得这是胡说八道)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玩笑,我们都有可能死后去干这件差事。

他喜欢佛学和玄学的起因呢,是因为他姥姥和姥爷是东北的出马仙(夫妻档大仙、二仙),所以他从小就听着出马仙的故事长大,长大后对神秘文化也颇有研究,拜访了很多真正的高人大师。

想做“悲王”也没那么简单,不是每个灵体都能做到,这要看机缘。同时,它也是我们调整运程内容的一部分。

2010年2月份,我当时是大三,放寒假了回家和父母团圆,在快过年的前几天,我接到高中同学亮子的电话。

生前多行善事,死后往生极乐;即使不能往生极乐也能投生到富贵人家,最好是六道轮回的法则。

寒暄几句过后,亮子便说:“强哥,你在家也没事,明天你和我去趟我大舅家呗,我想去我大舅那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算一卦。”

而从事易经风水或者领仙出马的人都很难遵守这一规则,不懂降妖伏魔就不能搞易经风水,不懂征战杀伐就无所谓出马看事儿。

亮子大舅是个算卦先生,早年在吉林省镇赉(音同来)县算卦,认识很多当地有头有脸的人,令人惋惜的是大舅在2015年已经驾鹤西去了。

降妖伏魔也好,出马征战也好,都是进攻性行为,都要压制对方、战胜对方,甚至消灭对方,才能达到目的。

我一想在家也没什么事,闲的正发闹呢,就答应陪他去一趟。由于之前李半仙儿算准了我能考上大学,我对这些算命先生已经不那么反感了,而且据说他大舅早年间看八字看得极准,年轻的时候就是当地出了名的大师,但是后来因为家里出过一些事情,就轻易不给人算命了。

这样就种下了新的因果,而降妖和征战的本身就含有恶的意念,缺少善的内容,也就不能做到生前多行善事。

第二天一早我跟家里打了招呼就跟亮子出门了,一路说说闹闹,上午九点多就到了他大舅家。

所以,多数的清风、悲王都是被押在地府,只有它被请上仙堂才能获得自由,才有机会再次立功。而事实上,不是所有的悲王都有人请,没人请,就自己找上门去,就去捆那些阳气不足的人,逼着人家走这条路,搅得人家不安宁。

亮子大舅个子很高,身材极其魁梧,头顶斑驳长发,脸型修长,一双铜铃眼炯炯有神,开口说话声如洪钟,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估摸着年轻时候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帅哥。

修仙等于人间上大学,它的层次有高有低,一个小城市里边的动物大学与京城里的清华北大水平差得远了。所有悲王都愿意到最高学府去进修,跟着大神通者修行。在没有大神通者的条件下,只能在小庙里将就。

大舅测八字确实极其厉害。

而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就是悲王修行的故事。

我们刚进屋亮子正和大舅正唠着家常呢,大舅家里座机响了。大舅叫我们随便坐下之后就去接电话了,听大舅接电话透出来的信息对方是要寻人。

事件名称:于老师的仙缘

大舅根据这个人的八字起了一卦直接在电话这面说:“丢的这个人精神有点问题,和家里人吵架了才走的,这个人出门后座公交车向西北方向去了,距离大概20公里,应该是他的朋友家,你到那就能找到。”

事件事件:2014年

澳门新葡新京,大概过了七、八分钟,电话又打过来了。说联系到精神病的朋友啦,人确实在那,他们正准备去接人呢,先给大舅打个招呼,等回来再到大舅这里亲自道谢。

事件地点:北京

大舅来这么一手,直接就把我和亮子震住了。这真是遇到高人了,我俩拼命问自己的事,结果大舅就简单的给我们两个算了算,提了一些建议。我俩当时也看出来了,大舅不咋想给人算命,刚才估计也是怕人丢了出事情,才给起了一卦。

主  人  公:于老师

之后我俩跟大舅唠了唠家常,吃过午饭就回家了。

这个故事要从于老师的外婆和外公说起。

在回家的路上,我问亮子:“你大舅那么厉害,咋就不给人算命了呢?瞅你大舅那架势,比那个李半仙儿可厉害多了。”(我那个时候一直对李半仙儿说我大学要倒霉耿耿于怀)

于老师的外婆在世时是当地出了名的二神,迎来送往的大小仙家不计其数,是非常厉害的三海帮兵(二神的尊称),帮人立过很多保家仙和出马仙堂。尤其是那些机缘已到,但是堂营人马实力不是很雄厚的小仙儿堂口,只有在二神的引导和辅助下,仙家才能落座开口,开马拌,断马锁,递表文,落马登科!

亮子叹了口气:“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知道咋回事了。”

可以说,有很多仙堂都欠着于老师外婆天大的人情,没有外婆,那些仙堂根本立不起来,更别提出马看事儿了。

故事的主人公是亮子亲大姨,故事发生的时候大姨还年轻是黄花大闺女呢,听说大姨年轻时身材高挑,脸蛋特别漂亮,是我们当地出了名的美女,十里八乡的大小伙子都追求她。(亮子姥姥、姥爷那一辈儿的基因是真好,大舅也是那么帅)

再说说于老师的外公,老爷子在五十多岁的时候没有征兆突然去世了,家里除了外婆所有人都非常伤心,不过就在停棺七日即将下葬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又复活了。

那个时候本村就有一位小伙子非常喜欢大姨,而且大姨跟他关系也很好。但是某一年小伙子出门打工发生了事故,不幸身亡,后来家人只把骨灰带了回来下葬,昔日朝夕相处的好友突然去世,大姨也是伤心了好久。

大家会问为什么要停棺七日?

就在那个小伙子下葬没多久,大姨开始出了问题。大姨那段时间每天疑神疑鬼,面色慌张,平时活泼开朗很阳光的她突然就萎靡不振了。

在东北有辞陵这么一说,尸体要在家里放七天,孝子贤孙们为家里的亡人做七天的法事。

家人的询问后才知道,那段时间,每当大姨准备睡觉的时候,窗前总有一个厉鬼在看着她,面目狰狞,青面獠牙,还一直对着她怪笑,吓得她每天睡不好觉。

重新活过来之后,外公也不说是什么原因,家人有想打听这个事儿的也都被外婆拦下了。伴随着复活,外公无师自通了奇门遁甲,而且算卦、断卦极其灵验。后来外公行走江湖,调离阴阳,劝恶行善,又多活了三十多年,在东北当地被称为老神仙,直到80多岁才又去世。

家里人听完之后,也挺害怕的,就决定让大姨先去大舅家避难,因为大舅是风水先生,家里还供有仙佛,厉鬼肯定不敢接近,家里这面再找几个大神跳跳,把鬼赶走了再接大姨回家。

而且外公自从复活后就开始嗜酒。不过他喝酒从来不用买,老爷子自己有一个装酒的坛子,这个坛子口蒙了一层红布,想喝酒了就从坛子里取,取完了酒,把红布重新蒙上,这个坛子的酒就自动续满了。酒坛子的红布在外公活着的时候从来没被外人打开过,老头平时看的特别紧,即使是家里最受宠爱的孩子如果敢去摆弄那个酒坛,也一样会被收拾的很惨。

这一躲就是一个多月,那个时候亮子的大舅就已经很出名了,每天来往他家算命的人很多,大姨怕打扰大舅也没跟大舅商量就先回家去了,结果回家途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邪风,大姨被刮中,当场就死了,这件事儿在当年也是传的神乎其神,都说是去世的那个小伙子喜欢大姨,要拉大姨下去结鬼亲。

直到外公第二次去世之后,家人们才第一次打开了坛子,但是里面根本没有酒,只有一根芹菜,是什么原因至今不得而知。

大姨突然去世,家里人悲痛万分。大舅更认为是自己对妹子的疏忽,才导致了妹子的去世。给人算了那么长时间的命,空得了大师之名,结果连自己身边的人要出事情都没察觉。

再来说说于老师自己的事情,在于老师三十几岁的时候,被已经去世化为清风的外婆看中了,外婆觉得于老师非常有仙根,就打梦给于老师,叫她有个心理准备,她要出世积攒功德了。你想想这外婆活着的时候就是专门给人立堂接仙的,死后化为清风就更厉害了,直接拉了一票人马,叫于老师自己在家捆死窍,独立仙堂。

这一气之下,大舅就封口再也不给人算命了,直到大姨上了大舅家仙堂把她的死因讲出来,大舅才放下了多年的多年的自责,偶尔给人算算命。

但凡敢不用帮兵接仙独立仙堂的堂口,堂上仙家无一不是精兵强将,弱一点的小仙儿落了座根本开不了口,想上堂单全凭各自本事。等于老师立完堂口后,外婆就做了这堂子仙的悲王,统领全营清风和烟魂。

“卧槽,这个世界上真TM有鬼啊?”我吓了一个激灵,有些不可置信。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简单的介绍过出马仙堂的运营,这里再细说一下堂口24主管部门及帅营人员称谓。(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亮子说:“故事这还没结束呢,你以为闹个鬼死个人就挺神奇了?这事儿还没完呢。”

第一位:掌堂大教主

我一听还有故事,连忙问:“还有啥事?”

十位部门分堂教主:扫堂,压堂,传堂,
监堂,护堂,坐堂,接堂,圈堂,风水堂,医堂。

“嘿,下面这个,更不可思议,我给你说说我家老仙堂!”

二位管理兵营的王:领兵王,收兵王。

让我们回到之前的故事里来。

首席报马及首席护法: 大报马,大护法。

大姨死后好多年,突然有一天,大舅的儿媳妇(亮子的大嫂)被附体了,附体之后就说自己是大姨,把之前事情的原委都讲了出来。

十位部门分管使者:通天,探地,闯关,探兵,合兵,布阵,圈财,度善,行令,授法。

原来她真的是被同村去世的那个小伙子搞死的(人的想象力是多么的可怕!),而且那个小伙子也不简单,因为他是横死,事故是有人故意为之的!所以地府特批他可以顶!黄!伞!注一
上来寻仇。

以上是24个堂口主管部门!

顶黄伞:对于横死的、生前被杀的人,死后地府特批可以打一把黄伞上来寻仇,相当于有杀人证,鬼差是不能干预的。

以下是帅营人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