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族活人同死人争葬地的怪事

(六)

明英宗朱祁镇当了两次皇帝,在位共二十一年。他第一次当皇帝时只有九岁。正统七年立钱氏为皇后。钱皇后,海州人,其宗族人少势弱。明英宗曾想扩大钱氏宗族的势力,遭到钱皇后的反对。所以,钱皇后家人和族人,既无人封官,又无人赐爵,这在后妃史上实不多见。

朱祁镇驾崩时年仅三十六岁,与他的父皇宣宗帝朱瞻基归西时同龄。朱见深登基后,改国号成化,他将父皇的龙体葬于明十三陵的裕陵。朱祁镇刚刚归西,从乾清宫搬出来入住慈宁宫的周贵妃便坐不住了,她要将梦寐以求的渴望变为现实。

明英宗被瓦刺军俘虏后,钱皇后寝食不安,愿出中宫所有资财以赎回皇帝。每夜,她总是号哭不已,疲倦了即卧睡于地,以致一条腿得了风湿,成了跛子。又因哭泣过度,以致一只眼睛损坏,成了独眼。

庶民自有庶民的烦恼,皇上更有皇上的无奈。自父皇朱祁镇驾崩一个月来,朱见深承受着从未有过的烦恼,他深感自己犹如被困于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他想,自己已是一国之君,理当尊礼生母周贵妃为皇太后,成全母亲大人光宗耀祖彰显门庭的夙愿。父皇朱祁镇在位时没能给她皇后的尊位,作为庶子登基的自己,再圆不了母亲做皇太后的梦想,何谈以孝治人。原本是很简单的问题,却因眼下有钱皇后的在世,因而面临窘迫的境地。父皇生前一再告诫自己,皇后名位素定,当尽孝以终天年。眼下要尊礼钱皇后为太后,这意味着对生身母亲的孝道难尽;如若尊礼生母周贵妃为皇太后,便意味着背誓父皇的遗训,更是不敬不孝,遭世人唾骂。

瓦剌军放还明英宗,明代宗将其囚禁于南宫,不准自由行动。钱皇后日夜陪伴着丈夫,曲为慰解,使之度过了五年难熬的岁月。天顺元年,由于孙太后的谋划,明英宗得以复辟,第二次当了皇帝。

这些天里,册封谁为皇太后的事一直困扰着朱见深。成化元年(1465年)三月十二日早朝后,朱见深在文华殿召集几位重臣商议尊礼皇太后的事宜,他知道这是绕不过去的槛,应尽快解决,与内,安抚朝廷百官,与外,安定天下庶民。

钱皇后没有儿子,且是踱腿、独眼,但明英宗念她是患难之妻,在最困难的时候,是她关心自己和安慰自己,所以对她怀有一种感激、报答的心理。天顺八年,明英宗驾崩,留下遗嘱说:“钱皇后死后与朕同葬。”大学士李贤专门将这一遗嘱书之于册,记录在案,以防备日后出现变故。

“今日不妨与几位老先生直白,朕面临着大明近百年来棘手的困难,汝等明白朕说的事吗?”朱见深环顾着几位重臣语气庄重地问。

李贤的做法不是没有道理的。太子朱见深登基,是为明宪宗。明宪宗尊崇生母,怠慢钱皇后。他命朝臣议上两宫徽号。宦官夏时讨好皇帝和周贵妃,提议独尊周贵妃为皇太后。大学士李贤、彭时力争,认为两宫应当并尊,这才为钱皇后争得了一个慈懿皇太后的徽号。周贵妃则被尊为皇太后。

“大明朝九十七年来,皇上今日所面对的难题,的确无先例可循,化解亦十分困难,臣等也正为皇上忧心呢”。大学士李贤说。

成化四年,钱太后死。周太后自私,违背明英宗的遗嘱,不想将钱太后与明英宗合葬。明宪宗态度暖昧,把问题交给朝臣讨论。

一问一答,虽未点明所指,但君臣之间着实心照不宣。在此之前,几位当朝重臣私下里就如何尊礼皇太后一事,进行过反复磋商。鉴于皇上和周贵妃日前所放出的口风,几位重臣已共结同盟,假若皇上一意孤行,强势废立皇太后,他们将以大义为本,合力谏阻,哪怕是肝脑涂地,磔尸市曹也无悔。但同时他们也替皇上考虑到,倘若周贵妃得不到应有的尊礼,当今皇上的颜面必将毁于一旦。他们笃定,皇上因此而导致的忌恨之心,必定会产生心性畸变。从小里说,朝廷上下将分崩离析;从大里说,成化年间将国无宁日。如何撷取两全其美之策,害得几位朝廷重臣终日挠头嘘叹。

多数人认为,钱太后是明英宗的皇后,并有明英宗的的遗嘱,合葬是定礼。明宪宗说:“朕岂不知?朕是考虑日后会妨碍母后的安葬呀!”大臣彭时、商辂、刘定之等从礼之所合、孝之所归的角度,竭力劝谏皇帝遵从先帝的遗嘱,另外九十九人均表赞成。

“夏公公到。”说话间,殿外传报周贵妃身边的太监夏时觐见。

明宪宗为难地说:“你们说的都对。可是,朕多次请示母后,她没表态。违礼不孝,违亲也是不孝啊!”就这样,今天议,明天议,事情难定。一天,突然传出消息说,圣旨下,让为钱太后另择葬地。百官闻讯,伏地哭于文华门外。明宪宗命众人退去。百官说,皇帝不收回圣命,臣等不敢退去。

“叩见万岁爷,奴此来特传娘娘懿旨。”夏时叩毕起身,颐指气使地扫视了一圈众臣后说:“钱皇后乃病废之躯,有损国威,不足以册封为太后,加之其生无一子半嗣,更不可荣誉太后之尊,理应早早遵循宣宗朝胡皇后之例,废黜为娥……”

澳门新葡新京,明宪宗没有办法,只得请示周太后,采用一个折中的方案:在明英宗裕陵左右各挖一个墓穴,钱太后葬于左墓穴,右墓穴暂时空着,准备将来安葬周太后。

“陛下,万万不可草率行事啊”。

后妃们生前争宠夺爱,演出了一幕幕的悲剧。这位周太后,活人竟同死人争夺葬地,也算得上是一件奇闻。

“先帝爷陵寝未绿,即如此废后,大义去焉”。

太监夏时的话音未落,几位大臣已纷纷跪地劝阻。

“皇上,先帝遗诏墨迹未干,不可说废即改。”  李贤叩首进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