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演的光环》(三)光环

“什么?我中奖了?”井小二觉得不可思议,仿佛被告知眼前这位脸上胡须茂盛,浑身散发着浓烈雄性荷尔蒙气息的中年男人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娘。

“咦,大叔?”井小二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真的是你?!”

从小到大,井小二就没中过一次奖。征战过大大小小的抽奖现场,尸骨无存的结局总是令他感到万分沮丧。即使是号称100%的中奖率,也因为他的存在而出现例外。

“怎么?很失望?”

奖品若带电,他,井小二,便能为绝缘代言。

“当然不。没看到我都喜极而泣了!”井小二用恭维的谎言掩饰自己的窘态,同时动手抹去脸颊上的泪水。

“不对,我最近没有参加抽奖活动啊!”井小二想不通。

“……”大概是由于中年男人只是看着井小二的泪眼,没有牵起他的手,所以才没有把“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演绎至最后两个字。

事实上,更加让他难以理解的是,对于自己如何以及为何会来到这里,从而被面前的男人告知中奖的消息,他竟然没有任何头绪。仿佛期间的记忆,已经因被人用抹布沾水擦洗而抹去。

澳门新葡新京,“大叔,那个变态男是谁?还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井小二只是依稀地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好像是在教堂里度过的。

别的不说,单是闭眼前即将被强暴,睁眼后却见到天使这一件事情,便远远超出了当事者的理解范畴。

“没错,是在教堂里,而且还是在院长的身边。”井小二恢复了些许记忆。

唯一让井小二心知肚明的是,自己再次来到天堂,绝对不是因为性高潮。毕竟,重物侵袭加上紧绷的情绪,让当时的他,感到自己的血液,变得如便秘者的肠道般不通畅。充血受阻,软体自然无法变身硬物。况且,眼睛的闭与睁,中间只隔了几秒种。原本应该持续至少十几分钟的工作自然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圆满完成。

此院,不是怀胎几年,只为生出文凭的学院,也不是财大气粗,人尽可夫的修道院,更不是被无数恐怖惊悚类影视剧作品奉为缪斯女神的精神病院,而是孕育出众多言情小说女主角的孤儿院。

“我之前已经告诉你了,谁叫你不注意听!”中年男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传销者兜售的商品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基督徒却对贩卖信仰的热忱始终如一。在他们看来,让身边的亲朋好友沐浴上帝的荣光,比亲手阉割屡教不改的重刑强奸犯还要功德无量。

“哪有!我只是……”井小二羞愧地低下了头,因为他猛然想起,中年男人在认真讲说的时候,自己正因开小差改变光环的颜色而玩得不亦乐乎。

因此,养育之恩作祟,苦心哀求谄媚,昏庸如井小二,自然心不甘情不愿地跟随院长的脚步,走进信奉上帝的殿堂。

“我再说最后一次,听不听随便你。”

其实,在井小二的观念里,教堂跟酒吧类似。上帝在世界各地开分店,为自己的信徒提供聚集场所,在神父的煽动下,使用祷告而非酒精,狂欢。

“我听。”井小二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同时抬起头望着中年男人的双眸,期待的神情根本就是在抄袭等待着对方说“我愿意”的热恋情侣。

就在这人声鼎沸的热闹场景里,井小二只觉得自己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如同久别重逢的恋人般,紧急拥抱在了一起。

“你所说的变态男,其实是我某一部作品里的男主角。而你头顶上的光环,原本属于同一部作品里的女主角……”

“啊,原来是在做梦。”解开了疑惑,井小二的心情好了很多。

“等……等一下,你说,光环?”井小二把手抬向头顶,虚影形态的光环让他的手指如同中计般扑了个空。随后,他开始四处打量,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这位大叔,请问我的奖品是什么?”即使是在梦中,井小二刨根问底的个性还是那么鲜明。

“你在找什么?”中年男人问道。

“四个环。”对比井小二的小激动,大叔倒是显得波澜不惊。

井小二没有回答,却因为受到了中年男人的启发,慢慢向对方靠近。

“四个环?可乐罐的易拉环?”井小二大失所望。“该不会,每个环的上面都印着‘再来一罐’吧!”

“你要干什么?”中年男人想后退,却被井小二用双手按住脑袋。

“哎,没想到,我对中奖的渴望,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井小二叹了口气。

“别动。”

“别这么看不起自己,也别把我想的这么小气。”大叔显得有些不悦。

井小二迫使中年男人低头与自己对视,并不断拉近两人面孔之间的距离。

“我就知道,大叔是不会亏待我的。”井小二大喜。“让我猜猜,这四个环肯定属于贵重物品。啊!难道是……?”

如此暧昧的画面,即使接下来出现吻戏,也不会让观众感到一丝诧异。

“一辆奥迪?”想到这里,井小二突然有些失落。

终于,井小二在对方的瞳孔里看清了自己的倒影。

“为什么别人梦到的都是玛莎拉蒂兰博基尼,好不容易轮到我,才不过是一辆奥迪?哎,活得已经够悲催,连做梦都比别人廉价。不过,聊胜于无。”

“啊,原来真的有。跟大叔之前头顶的光环一模一样。”井小二情绪亢奋。

自我安慰之后,井小二环顾四周,发现纯白的空间里,除了一桌两人两椅之外,别无他物。

“一模一样?”中年男人收起略显尴尬的深情,并随即冷哼一声,“土黄能跟纯白一样?”

“大叔,我的奥迪呢?”

“土黄怎么啦!只是黄得比较低调而已。不像纯白,跟绫罗勾搭在一起就成了风靡古装剧的上吊利器。再说,不是可以变色的嘛!难不成……我头上的这款是阉割版!”想到“女主角”这三个字,井小二顿悟。

“什么奥迪?”中年男人一头雾水。

然而,随着中年男人的解释,井小二一次又一次地亲手将自己的结论推翻。

“奖品啊!不是说四个环嘛,而是很贵重,应该是奥迪……吧!”忽然之间,井小二对自己的猜测产生了怀疑。

“原来,看电影是天使们的唯一消遣;原来,大叔你的真实身份竟然是神界赫赫有名的导演;原来,目前仍是我的有生之年,只不过,职业变成了演员。”井小二慨叹道。

“哦,你的奖品在这里。”

“没想到,我演员生涯的第一个角色,竟然是反串。不过大叔,为什么不找职业演员?”

望着桌子上的四个圆环,井小二突然有种即将魂归西天,却又没法阻止的无力感。

“用真人秀的特点拍摄电影,一向是我的标志。”提到自己的专长,中年男人颇为骄傲。

四个圆环粗细相同,直径相等,材质不明。

“为什么又要用反串?”

这一点也让井小二抑制住了想要拿它们充当废铜烂铁变卖掉的冲动。

“哎……”中年男人叹了口气,“只怪我把女主角塑造得太过美丽,以至于真实的存在实在无法企及,所以,只能依赖后期特效进行处理。”

“这是什么鬼东西?玩杂耍的道具?”井小二实在想不出其它用途。

“照这么说,反串岂不是更增加特效处理的难度?”井小二仍然不解。

“哎,真是快被你给气死了。”中年男人脸上铁青,与头顶出现的发光圆环交相辉映。

“因为这段戏,需要表现出女主角对男主角爱恨交织若即若离。然而,男主角的设定却是,拥有吸引所有雌性生物的魅力。”

“咦?这是什么?”井小二的注意力被吸引,完全没有注意到中年男人的话语。

“原来被相中,不是因为才华光芒万丈,而是由于拥有一个正常的性取向。”井小二在心里暗叹。

“我现在要说的话关系重大,你一定要牢记……”

“不对!”井小二猛然警醒,“既然是用真人秀的手法,即使设定得再好,也需要扮演男主角的演员能够达到相应的水准才行啊!”

井小二自然没有将中年男子的话听进去,而是专心研究对方头顶的光环。

“每个人的审美观因人而异,想要制定一个统一的标准,根本不可能。不过,若是双眼被迷惑……”中年男人意有所指。

“没有任何支撑,就这么一直保持悬浮状态,真是不可思议。还会发光!应该是使用电池。就是不知道电量能坚持多长时间?只能发出一种颜色的光?要是能变色就好了。”

“你是说……光环!”井小二顿悟,“迷惑他人双眼,增加佩戴者的魅力值,这才是光环最主要的功能。”

像是感应到了井小二的期望,光环开始变换颜色。

“使用这个功能,需要牺牲身为演员的觉悟。”中年男人开口道。

“哇塞,心灵感应控制,好高科技啊!红色,蓝色,黄色……”

“也就是说,男主角以为这就是他的人生,而不是在演戏?”不知为何,井小二对男主角心生同情。

“你有在听我讲话吗?”中年男人不悦地问道

“不只是男主角。”

“听着呢听着呢!”井小二嘴上应对,心里却玩得不亦乐乎。

“什么意思?”

就在井小二成功地将光环变成理发店门前的三色旋转柱之时,中年男人也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

“在我所有的作品里,演员的数量从来都只有一个。”说到这里,中年男人顿了顿,“在这部电影里,演员只有你一个。”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剩下的就看你的了。”

“什么?!”井小二惊呆了。

“啊?什么看我的?”井小二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过大叔,你头上这个环哪儿买的?多少钱?”

“在既定的剧情里发展出意外的演绎,是我作品的一大特色。”中年男人自豪地说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