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统修真遗闻

当命运之神打下穿越阵法的时候,他不会想到,男主正在村口Tony老师那里剪头,两人失去一些记忆,穿越到仙侠世界。

来的是天籁城的天宏和黑水岛的布立班岛主。李强老远就叫了起来:“天宏大哥,布立班大哥……”吴嗔立即察觉到天宏是高手,他不自觉地挺挺腰,眼光扫了过去。天宏呵呵笑着,飞近李强,说道:“老弟也来啦,这位是?”他对高手也很敏感。李强一把拉住吴嗔,说道:“这是我大哥,白发吴嗔。”天宏忍不住叫道:“七大高手之一的白发吴嗔?”他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叫很不礼貌,忙上前行礼道:“天宏拜见前辈。”吴嗔察觉到天宏也是少见的高手,他不便轻慢,急忙扶住,笑道:“老弟,不用多礼。”大家再次见礼。鲁成超有点不安,说道:“封缘星主要的大派都还没有来,唉!魔头就快要出世了,时间来不及了。”有天戟峰的弟子飞来通知鲁成超道:“二师伯、九师叔,镇塔天雷阵已经布置完毕,请回去主持。大师伯说,封缘星的主力高手可能赶不上了。”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鲁成超向众人告罪,飞回去主持镇塔天雷。一声刺耳的长啸传来。石清铭掌教微微皱眉,说道:“听讯号是要大家全部撤下来了,对不起各位前辈,我要去接应弟子了。”李强笑道:“石大哥你去吧,以后我们再谈。”百剑门的陈志力也随着告退。天宏说道:“我们在这里看看情形再说吧,怎么有这么多修真者天戟峰还说人不够,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大家如此紧张?”众人落在一座废弃的高塔上,这座高塔的尖顶早已经坍塌,只遗留了七、八层的高度。布立班岛主问道:“琦前辈怎么没有来?”李强说道:“我们走散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跑到哪里去了。”正在聊着,耿风闻讯飞了过来,离着老远就哇哇乱叫:“哈哈,小疯子来啦。”落下后他一眼看见天宏,吓得立即收起笑脸恭恭敬敬行礼道:“耿风见过师叔祖。”吴嗔望着前方,说道:“他们散开了,好家伙,真够乱的。”只见远处无数的飞剑光芒犹如炸开的火圈向外激散,顿时,满天剑光闪烁,煞是好看,一大片青黑色的怪物冲天而起。耿风说道:“那些都是残魂厉魄,被人强行附在一些生物身上用很残忍的方法修炼而成的,战斗力极强,很难消灭掉。嘿嘿,老疯子打得也有些吃力,但是很过瘾啊。”吴嗔点头:“这是黑魔界的手法,看来那个阗殛老祖的魔道修为很深,如果镇不住他,这里的修真者可就危险了。”往后撤退的修真者很快就掠过李强他们这群人。卡本神使说道:“我们也退吧,镇塔天雷已经准备好了,会波及到这里的。这次可是八环相扣的镇塔天雷,仅次于最厉害的九环相扣了。”他没好意思说,李强在天路草原将龙千岳的法宝震塔星毁去后,天戟峰从此再也发挥不出最厉害的九环相扣镇塔天雷了。吴嗔不动声色地说道:“这么远的距离没关系,不用退了。”这群人中间,白发吴嗔的地位最高,他说不退,谁都不好意思向后退。他随手撒出一层防护罩,将众人罩在里面,笑道:“看看热闹也不错。”吴嗔依旧站在防护的外面,背着手像看风景一样悠闲自在。李强也忍不住走了出来,结果,谁也不愿意还待在防护罩里,统统站了出来。李强招呼道:“大家穿上战甲放出飞剑,怪物就要到了。”他首先散出吸星剑雾,天宏也穿上战甲,除了吴嗔,大家都放出了飞剑。众修真者散开后,那些青黑色的怪物立即向外猛攻,黑压压的就像升起一股浓烟,数量多得不计其数,每一个怪物都裹着浓浓的黑烟,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耿风一脸兴奋的神情,他的飞剑环绕在身周,不停地聚散离合。众人眼看着怪物急速*近。李强有心要试试新学的灭魔神雷,他很想知道灭魔神雷到底有多大的威力。他忽地升到众人的头顶,喝道:“让小弟先来玩玩,哈哈!灭魔神雷!去!去!去!”他连说三个“去”字,打出三道红光,这和在混沌界与智长老比试时发出的神雷不太一样,红光中有无数金色的光点,那是因为有诛魔刺的威力夹杂其中。红光迅即穿进黑色的浓雾中,向外急速扩展的黑雾似乎微微一顿。巨大的爆裂声连串响起,金色耀眼的光芒连续闪动,飞来的怪物发出尖利的惨叫,无数的碎骨烂肉四散飞舞。那些怪物身上粘稠的浓雾根本就挡不住金光的照射,霎时间,前方就清除出一道很宽阔的空间,在神雷爆炸的范围内,所有的怪物都被消灭光了。李强发现灭魔神雷的威力实在是了不起,他忍不住哈哈大笑,大声叫道:“爽啊!哈哈!哈哈!”众人站在塔顶,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其中吴嗔最识货,他看懂了红光里夹杂的金色光点,因此心里尤其吃惊,这个小弟实在是了不得,竟然学会了佛宗最有名的灭魔神雷,他曾经亲身经历过,知道那玩意儿的厉害。耿风更是惊讶得怪叫:“厉害!小疯子……不得了啦!这是什么法宝?威力无穷啊!”他和这些怪物已经打了很久,知道这些怪物是很难缠的,他发现李强和自己分手以后,似乎又学了不少厉害的手段。天色突然昏暗下来,向外冲击的怪物很奇怪地停顿不前了。吴嗔淡淡地说道:“好家伙,魔头出世,不同凡响啊。”话音刚落,那些怪物犹如潮水般向后退去,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退得干干净净,地穴的入口显露出来,那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深不见底。天色更暗了。一道暗红色从天边急速扩展开来,渐渐变成一大片血红色,随之而来的是令人恐怖的黑暗。沉闷的气氛笼罩着四面八方,连空气都显得非常压抑。四周安静下来,天空中翻滚变幻的血红色缓慢地向废墟聚拢过来。李强落下来,见众人的脸上映着天空中的血色,个个神情严肃,就连吴嗔的神色也有点凝重。他问道:“大哥,天色变化和魔头出世不会是巧合吧?”吴嗔叹气道:“没有想到啊,这应该是最厉害的魔头了,奇怪?这到底是谁?有这么深厚的实力竟然会去修炼黑魔界的魔头。”他满头的白发无风自动,苦笑道:“大家要小心啦,唉!没想到刚出来就遇见这样的大劫……如果情形不对,大家不要硬拼,能逃就逃吧,记住!千万不能让魔头上身。”众人都有点傻了,七大高手之一的白发吴嗔说出这样的话,是谁也想不到的。其实,吴嗔已经猜出几分了,他毕竟是当时最厉害的高手之一,见多识广,仅从魔头出世的征兆看,就知道大事不妙了。有天兆出现的魔头,他也是第一次看见。卡本神使是最关心事态发展的,西大陆这里的变故将直接影响到坦邦大陆,闻听此言他更加心惊。只有耿风跃跃欲试,看到李强的功力大增,他又想歪了,心想:“看样子,我打架还是太少,比小疯子的进步小多了,看来不发发疯是不行啦。”从地穴里隐隐传来古怪的声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听得人难受之极。远处不少功力低微的修真者已经抵抗不住了,纷纷从空中跌落下去。天宏不亏是精通音律的大师,忙叫道:“这是摄魂魔音!不要听!”随即将鸣镝含在嘴里。一曲镇魂律响起,虽然只有短短的七个音节,在他的反复吹奏下,勉强抵御住了怪音的侵扰。一些修真高手察觉不好,也发啸抗衡,初始只有几个人,渐渐地越来越多的高手们开始加入。李强听着觉得好玩,也厉声尖啸起来。耿风一见李强如此,急忙跟进,他也是精通音律的修真高手,啸声与众不同,犹如大海的波涛渐渐响起,音调忽变,又如狂风巨浪夹杂着电闪雷鸣,发出阵阵轰鸣。如此众多的高手同时发声,整个废墟都颤抖起来。李强诧异地停了下来,瞠目结舌道:“乖乖,第一次听见这么多人一起鬼叫,真吓人啊。”他的声音淹没在长啸声中,几乎无人听见他说什么。吴嗔一直冷静地站着,他听到了李强的感慨,忍不住笑了,他觉得自己这个小老弟实在是有趣。李强表现出来的自由自在和随心所欲,让吴嗔十分喜欢。地穴里的怪音终于被压制住了,天空中的血红色却已经完全聚拢在地穴上方。吴嗔突然道:“我们向后退!”语气非常坚决。李强最听话了,尤其是对高手的话,他立即说道:“走!”其实大家都不愿意再呆站在这里,听到李强毫不犹豫的“走”字,大伙儿迅速飞到空中,向外围掠去。很快他们就退到第一层防御圈,负责这一段防御的是几个小门派的修真者。刚刚停住身子,就听有人小声惊叫:“地动了……地动了!”大地开始震颤起来,废墟中还没有完全倒塌的建筑在震颤中发出“哗哗”的摆动声,不一会儿,大部分的建筑开始倒塌,砸在地上的石块发出轰轰的碎裂声,一股股烟尘升到空中,气氛越来越紧张了。天空中镇守八方的天戟峰高手几乎同时大喝道:“镇塔天雷准备!镇塔天雷准备!”大家都知道,魔头就要出世了。※※※镇塔天雷并不是用来消灭魔头的,而是专门用来对付佛宗高手的,这是天戟峰最厉害的法宝,也是修真界的一件顶级法宝,每增加一个震塔星环,天雷的威力就加强一倍,如果是九环相扣,那种威力即使是散仙都要避其锋芒。当然散仙是不会傻站着挨打的,而魔头出世则必须从地穴里出来和上空的赤煞相合,因此这是天戟峰唯一的机会。“镇塔之星……八环相扣!”“镇塔之星……八环相扣!”“……”八只六角形的环影飞了出来,八种颜色的环影相互叠加,连接成一根六角形的柱子,悬停在空中,发出像彩虹一样的光芒。李强曾经被镇塔天雷打伤过,深知其厉害,他问道:“什么叫八环相扣?”卡本神使小声地解说给他听。耿风说道:“疯子看过四环相扣的镇塔天雷,嘿嘿,威力确实惊人啊。”吴嗔突然道:“好!这个机会实在是妙不可言……”他看出魔头必须升上来和血煞相合,因此魔头绝对逃不过镇塔天雷的打击。血煞之气聚集在地穴上空,发出“哧哧啦啦”的怪声,似乎在召唤着魔头。与此同时镇塔天雷也在积蓄着能量,八道彩光罩定八只光环,环环之间流光溢彩,电石火花四散飞溅。八只不同颜色的彩环高悬空中,恰好是在血煞的下方地穴的上方,远远望去,天上的环影就像节日里闪烁的灯塔,将黑暗的大地照得雪亮。魅儿一直躲着没有说话,她看见如此美丽的环影,忍不住在李强耳边小声惊叹道:“哥哥,好漂亮的天空啊。”耿风就站在李强身边,他听得一清二楚,猛一转头看见只有拇指大小的魅儿,吓得他怪叫一声:“哇呀!什么玩意儿?”魅儿冷冷地说道:“本姑娘是人,你才是玩意儿呢!”天宏也被他们的对话所吸引,一眼看去,惊讶道:“灵体?老弟,这是灵体啊,你从哪里搞来的?”魅儿顿时火大了,叫道:“胡说八道!什么搞来的,难听死了!”小姑娘生气了。李强忙道:“这是我的小妹妹古魅儿,大家认识一下。”魅儿撇撇小嘴说道:“我都知道,他们都是些了不起的大英雄真豪杰,看见我这样的小女子,是不屑于理睬的……”李强这才发现魅儿竟然也是伶牙俐齿的。耿风不好意思地甩甩满头的乱发,笑道:“呵呵,疯子不知道小魅儿是小疯子的妹子,疯子给你道歉啦。”他疯子来疯子去的,大家都被他逗笑了。天宏抹着胡子,也笑道:“呵呵,老弟,你的妹子很厉害啊。小妹妹,别生气了,这个小东西送给你。”他拿出一只手指粗的玄冰柱,里面凝结有三根蓝色的针。魅儿大出意外,其实她心里有点自卑,知道这些人都是修真高手,生怕他们看不起自己,所以说话就忍不住尖刻起来,她哪里知道这些人和李强的交情,看在他的面子上,魅儿就是说得再难听,这些人都不会生气的。见天宏拿出礼物,她不好意思了,说道:“对不起,小妹失礼啦。”魅儿接过那只玄冰柱,看着里面的蓝色尖针,开心地笑道:“这是刺魂芒,魅儿可以用啊。”天宏笑道:“不错,这还是我刚出道时得到的灵器,一直不会用,后来才知道是灵体用的法宝,送给你啦。”李强笑着说道:“好了,等一会儿再说吧。奇怪,镇塔天雷怎么还不打下来啊,让人等得着急。”吴嗔说道:“魔头还没有出来,但也快了,这一击恐怕十分厉害,你们看天上的光环,还在积蓄力量……镇塔天雷还真是一件宝物,竟然可以收放自如。”卡本神使叫道:“来了!出来啦!”周围的那些修真者也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只见地穴剧烈地震动起来,一声恐怖的狂吼声突然响起,随着这声狂吼,从地穴里再次飞出无数裹着黑烟的怪物,犹如喷泉般射上天空,随即向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天上的血煞翻滚得更加厉害了。李强明显感受到一种恐怖的巨压,那些实力较弱的修真者开始胆怯了,吴嗔说道:“大家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逞能。”有人指挥所有外层的修真者,将飞剑结成一个巨大的光环,来抵御那些飞来的怪物。霎时间,那些魔物撞在了飞剑结成的光墙上。李强并没有将自己的飞剑加进去,因为他的剑法和众人的相差太大,很难保持一致。他知道自己的灭魔神雷对这些魔物杀伤力极大,便索性飞到高空中等待着。地穴里飞出的魔物无穷无尽,却都不向高空飞,而是低低地沿着废墟扩散开来,整个废墟就像染上了一层浓浓的墨汁,在天上血煞的映衬下显得更加阴森恐怖。李强将吸星剑雾环绕身周,眼睛紧紧盯住地穴出口,他要看看魔头阗殛老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不一会儿,大群的魔物将地穴环绕起来,在地穴边上下跳跃,仿佛在迎接什么。一道墨红色的浓雾裹着一个人形从地穴里缓缓升了上来。镇塔天雷的环影开始急速发光。突然有人大叫道:“他不是魔头!他不是魔头!”浓雾退到那人的脚下,那人清晰地显露出来。李强一看,原来自己认识,那是天戟峰的弟子,和自己结怨的明灵子。只见他满脸怨恨地四处张望着。上空有人喝道:“孽障!为什么要放出魔头!”明灵子恶狠狠地说道:“没用的师门,无能的长辈,我为什么还要跟着你们?你们听着!老祖命令你们赶快退走,否则杀光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将你们统统练成魔人!嘿嘿,看看这个……”他手上显出阗殛魔杖。天戟峰的修真者现在非常着急,镇塔天雷蓄势已经很久了,如此拖延下去威力就会慢慢减弱。现在他们都明白,有明灵子这个叛徒在,魔头肯定十分了解镇塔天雷的威力,所以他不肯立即出世。天戟峰的人紧张极了,只听鲁成超厉声喝道:“明灵子!你胆敢如此嚣张,天戟峰绝不会放过你!”明灵子身子微微一颤,立即又挺了挺腰,眼里闪过一丝红光,他愤怒地吼道:“我也绝不会放过你们的,投降吧!不然就杀光你们!”天戟峰的人真是十分为难,如果现在把镇塔天雷释放下去,等到老祖出世的时候,他们肯定来不及放第二次。局面一时僵住了。李强突然放声大笑:“哈哈!明灵子!老子在这里,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哈哈,有本事就过来试试。老子看你还是死了算了,活在世上只会丢人现眼,哈哈!”他已经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所以故意开口刺激明灵子。这里的人也只有李强才有可能调开他。天戟峰的人听到李强开口,心里顿时轻松下来。这时候一定要有人出来打破僵局,否则就难办了。明灵子气疯了,吼出的声音都变调了:“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他被李强刺激得神智大乱,不顾一切地向李强冲来,手上的阗殛魔杖喷出大团大团的黑煞。李强悬在空中,冷冷地看着冲过来的明灵子,手里掐好灵诀,那是四层叠加,他现在已经能够收放自如了。李强扬出四层叠加,他还是第一次打出带有诛魔刺的四层叠加,这是佛宗的智长老指点过的,本来是用来对付阗殛老祖的手法,现在却被明灵子尝鲜了。依旧是一道晶亮的彩虹飞出,不同的是彩虹内外散布着无数金色的星光,那是诛魔刺的星光。明灵子认为,这次李强是打不过自己的,因为他手上的阗殛魔杖已经修成魔头,修真者的飞剑是挡不住魔头的,只要魔头一上身,就是有再高的修为,也会彻底迷失,进而被魔头所左右。他恶毒地想让李强成为魔杖的祭品。阗殛魔杖射出的黑煞其毒无比,里面夹杂着血色的魔影,可是明灵子的运气实在太差了,李强打出的灭魔神雷恰好是他的克星,晶亮的彩虹摧枯拉朽般地破开黑煞直扑明灵子而去。这家伙对李强的戒心很大,见黑煞居然挡不住攻击,便将手中的阗殛魔杖猛地扔了出去,同时急速向下坠落。阗殛魔杖一出手就化为一道血红色的魔头,可还没有来得及变化,就撞在了灭魔神雷上,他算是被明灵子出卖了。四层叠加的灭魔神雷威力之大,连李强也没有想到。彩虹一触到魔头,就无声无息地穿进他的体内。血色魔头其实就是阗殛魔杖,也是阗殛老祖的另一个元神,神雷穿入体内,他发出一声疯狂的悲鸣尖啸,挣扎着试图脱身。李强大喝一声:“爆!”灭魔神雷陡然一闪,爆裂开来。灭魔神雷炸开的威力,就像无数天雷同时炸响。在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魔头被炸得粉碎,阗殛魔杖顿时裂成无数小碎块,带着火星坠落下去,犹如下了一场火星雨。这件魔宝等于是间接毁在明灵子的手上,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发挥出魔头的作用,直接就被明灵子做了挡箭牌。阗殛魔杖的魔头一灭,地穴里的主魔头阗殛老祖也受到波及。他非常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原本打算让明灵子去诱发镇塔天雷的,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擅自离开,还让人灭掉了阗殛魔杖,使他还没有出世就受到了创伤。这下阗殛老祖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咆哮着要出来了。地穴的边缘被大块地翻起,在隆隆的震颤声中,一股绿得发黑的粘浆涌出地穴,慢慢地,一个人形从粘浆里缓缓站起,他仰天看着头顶上飞舞的血煞,发出了令人恐怖的邪笑声。所有的修真者甚至包括吴嗔这样的高手,都觉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那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

他们降生在修真界最厉害的家族,Tony老师一出生就有炫彩的头发和最时尚的发型,家族认定Tony老师以后一定会成为修真界大能,从小就对他青眼有加。而男主相貌平平,家族就没有对他太过留意。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家族本来不太重视男主,奈何男主有强大的光环。经过一些打怪升级,男主慢慢开始在小辈中崭露头角。而Tony老师,则一直以他多变的发型牵动着修真界的心绪,引领着时尚潮流。

Tony老师的发型一年大修一次,修真界甚至根据他头发的长短特别制定了一套历法。正所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每年他剃头的那一天,就被称为春节。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天资聪颖的男主就以剑入道了,他是小辈中第一个入道的。家族终于像重视Tony老师一样重视男主。但是Tony老师却迟迟没有入道,男主这时已经对Tony老师略有不服,认为他是一个以剃头来哗众取宠,没有真功夫的草包。

终于,Tony老师宣布自己要办入道仪式。

在修真界众目睽睽之下,Tony老师和一把略长的剪刀合二为一。这种入道方式闻所未闻,众人一片哗然,男主抓住机会上前置疑,却被Tony老师清冷的眸子锁定。Tony老师催动真气,剪刀在广阔的天地间上下飞舞,来无影去无踪,风云为之变色。男主大惊失色却无力阻拦。区区半柱香后,Tony老师停止运气,负手离开,独留男主在原地。

这时的男主头上顶了一个他有生以来最时尚的发型。

经过入道一役,Tony老师人气更盛,并且多了一个道号“剪刀手”,男主也名声大噪,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了男主的发型是Tony老师亲手做的。男主改变了发型之后简直帅的惨绝人寰,许多仙子(好像也有修士)芳心暗许,男主对Tony老师的感情却更加复杂。敬佩有之,感激有之,不甘有之。

终于男主有了心上人,那位仙子出身名门,相貌姣好,吐气如兰,追求者众多。男主凭着一副好皮相和一身好本领从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二人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然而男主的心中始终有一道无法抹去的阴影。男主只要和仙子在家中一起行动,就会感觉Tony老师清冷的视线投在自己背上。

男主越来越怀疑自己,自己长得不如Tony老师英俊,气质不如Tony老师出尘,修为不如Tony老师高,未婚妻和Tony老师每天共处一家,会不会移情别恋?有一天,男主状似无意地问未婚妻:“你喜欢我哪一点?”未婚妻回答:“我喜欢你的发型,太时尚了,让人根本难以抵挡。”

男主当场怒火攻心,走火入魔。

男主仗着自己的光环,随便走火入魔竟然没被发现。男主可以瞒过许多人,却瞒不过修为比他高的Tony老师。于是男主找了各种理由躲开Tony老师。有一天,男主不巧没躲开,正想着也许自己要倒霉,却撞见了Tony老师和自己的未婚妻在一起,Tony老师的手在未婚妻的长发间,未婚妻笑的一脸甜蜜。男主当场失控,理智被心魔所摄,飞剑向里刺去——

剑戳穿了未婚妻的身体,血汩汩地从伤口中流出,Tony老师一脸愕然。这时男主光环生效,男主看见了未婚妻的走马灯。

澳门新葡新京在线 ,“剪刀手仙君,听说您理发手艺超绝,能否屈尊帮小女理个头?明天就是我和夫君的大喜日子了,我想变美一些,让夫君高兴高兴…哎呀,还不能叫夫君呢…”

一缕头发缓缓从Tony老师的手中飞下,印证了这些话。男主悲怒交加,彻底入魔。

男主亲手杀妻,铁证如山,无法再容于修真界正道,只好远渡重洋,自占山头,当起了魔头。多年以后,大家只知剪刀手仙君是当世最强的道修,只知海外的魔君是当世最强的魔修,再不知二人的瓜葛。

修真界度过了很长的和平岁月以后,男主还是决定履行魔修的本分——征服世界。仙魔交界处的几个小门派陆续被魔修所灭,战争一触即发。魔修战果喜人,道修损失惨重。终于,避世不出的Tony老师最后还是来帮忙了。

Tony老师凭着他那把让天地变色的剪刀成功扭转战局,开玩笑,一开一合,一堆魔修就被铰碎了好不好。男主看情势不好,终于咬咬牙出来跟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Tony老师刚正面。宿命的对决并没有持续多久,事实上男主虽然有光环,但就是没有Tony老师能打,被五花大绑扛回去了。

修真界反侵略战争胜利告终,要对男主这个甲级战犯实施最残酷的刑罚。男主要被按在天罚台上受天打雷劈。男主觉得自己穿越这么一趟,虽然总是被Tony老师压下去,也算没白活,刚准备坦然赴死,就出现了心魔,心魔才不会这么容易让你死嘞,你死了人家也死了。

这个心魔组织了一些珍贵的影像资料,放给围观行刑的众人看。从不受待见的童年开始,那个时候男主形单影只,而有一个炫彩的身影永远众星拱月。男主的目光永远定格在那个比同龄人时尚得多的人身上,但是那个人却不曾回望自己一眼。

接着是悲催的青少年时期。很快到了入道仪式上的比斗,在密集的刀流之中,男主却一直盯着一双清冷的眸子。突然,Tony老师逼近男主,两人无限靠近。画面适时切成第一人称视角,Tony老师的脸让不少仙子脸红心跳。

画面又切回上帝视角,此时的男主,竟然也是一样的脸红心跳!男主终于意识到了问题在哪:心魔,作为一个技术高超的剪刀手,活生生地把魔头血泪史剪成了禁忌生死恋啊!众人愕然,鸦雀无声。

此时,终于有一个仙子弱弱地开口:“莫非…那魔头倾心于剪刀手仙君?”

一石激起千层浪,本来人就容易被印象影响,此时带上了基佬的有色眼镜,再想那些画面,竟是无处不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