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噬血的佐证(3)

催命谷现疑尸2



立案侦查解谜团

       
山林间静寂的可怖,只能听见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脚步声。实在走不动了,栓子就卸下身上的腰刀,一屁股坐在近旁的一块裸岩上,一阵阴冷的风吹过,他打了个寒颤,刚想闭目养一下神,就被师傅丁大全当头一个巴掌。

     
傍晚时分,栓子打开门锁的时候,四肢无力的瘫在了地上,丁大全一进屋即刻拿起电话就拨,县公安局的电话被拨通后。

“你小子,就知道偷懒,没看见都晌午了,赶紧的,天黑之前,我们就要赶回去,前面就是黑风山,我去看看,你快点跟上来,要是找不到我,就使出你的看家本事”,丁大全话音一落,便消失了。

“快!…快!…我们…在…催命谷……看到……死人了!”丁大全气喘吁吁的,一字一字地嘣,一句话好不容易说清楚。

“恩”栓子恩了一声,躺在石岩上一动不动。

       
接到报警后,县公安局立即组织警力,赶往事发现场。四五辆警车和一辆运尸车火速向龙幽岭林区赶去,而此时在市里开会的刑侦队长袁山,也接到命令,直接从市里赶往事发现场。

       
不一会,身边的混交林里,一阵细碎的响动让栓子有点警觉,他心里想,该不是传说中的獾子吧!心里正乐开了花,要是能捉住送给师傅,那今天可是立了一大功。顺便也能大饱一下口福,心里越想越美,然后一个侧身,匍匐在湿露露的草地上。他慢慢靠近,觉得不像是狗獾的动静,毕竟他跟随师傅也有一年半载了,对于许多山林里的动物习性有了一些了解,在不到三米开外的草丛内,他确定不是狗獾的叫声,而是山鼠的唧唧声。他失望的一抬头,触目惊心的场面,着实让栓子吓得浑身哆嗦,一具尸体几乎被山鼠吞噬的面目全非,一只手臂只剩下骨腱,手掌以下的指骨深深地陷进泥土里,好像死前有过垂死的挣扎。

     
袁山赶到现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县公安局的张副队正在仔细勘查现场。袁山并没有立刻上前打招呼,而是习惯性的掏出了一包烟,抽了一根。一根烟抽了不到两口,张队从隔离带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栓子歇斯底里的大吼了起来。

“这个案子看来很蹊跷,凶手一定是个惯犯,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可疑线索。”张副队抹下白色消毒手套,对着面前的袁山说道。

“师傅!师傅!你快过来,出人命啦!师傅!你在哪儿呀!”

        袁山没有急于询问,而是递了一支烟给张副队,神情笃定。

栓子扭头一路狂奔,腰刀掉了都没顾得捡起来,一边大声的叫嚷着,脸上就跟抽筋似的。

“这两天正好下雨,尸体在雨水里浸泡,再加上山鼠的撕咬,尸体的面目已经无法辨别,我已经让法医取了尸体的DNA,拿回市里做进一步取证。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胸部朝下,爬行过一段距离,然后气绝而死。根据我的判断,此处应该不是案发第一现场,我建议组织警力保护现场,并严防梅音县路段的所有收费站出口,我已经和SQ市警方取得联系,让他们也配合此次行动,争取不要让罪犯逃脱。等明天一早,就以此地为轴心,三公里以内分四个小组,进行排查”。张副队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勘查及分析,注视着袁山的反应。

       
山路崎岖湿滑,脚力好的人都难走,何况是吓得失魂落魄的栓子,一下子就跌倒了。脑子里突然又一次出现了刚才的一幕,好像那只手臂在拽他的脚倮,使他动弹不得。

“还有没有其它发现?”袁山将烟头碾在脚底,冷静的问道。

       
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师傅刚才临走时的嘱咐:“要是你有事,就拿出你的看家本事”。栓子定了定心神,暗暗在心里默念。

“哦!对啦!我们在死者的左手腕上还发现了一串奇怪的手链。”说着就招呼身边的一名现场勘查人员拿给袁山。

“不要来找我呀!我可是啥坏事都没干过呀!”

       
一旁的人高举手电筒,为袁山照明,透过专用透明塑料袋,里面的这串手链清晰可见。现场早先架起了几盏蓄电节能灯,随着勘查的工作进行,灯光好像也越来越微弱。

       
一边默念着,一边学起了狗叫,那声音绝对可以和黑子匹敌。那声狗叫,山林顿时响彻了起来,空寂的广袤森林,许多躲藏在树林的鸟,惊愕的飞散而去,这个时候,远在黑风山顶端的丁大全察觉到了什么,急忙往回跑,不到一刻钟,在一片白马尾草丛里,丁大全发现了昏厥在那里的栓子,赶紧上前将其扶起,掐了他的人中,栓子这才慢慢苏醒过来。

       
夜晚的寒气也越来越重,让只穿一件体恤的袁山感到一丝的寒意。袁山仔细观察着,发现这串玛瑙,形状怪异,越看越觉得有种奇异的魔力,刺激着人的某一根神经。莫名的一种直觉告诉袁山,这串玛瑙一定有它不可小觑的作用。他反复看着在灯下泛着光晕的玛瑙石,产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联想,这些联想在他看来有些荒诞无稽,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串玛瑙所得到的启示,的确对后来的案情侦破产生了一定的作用。收好东西,张队便吩咐大家快速行动,将死者拉回殡仪馆验尸房。鉴于现场地处偏远,无需太多人看守,只留三个人值班,明天一早行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丁大全急忙把水壶递给栓子,等待着栓子的回答。

       
夜色如水,与世隔绝的龙幽岭腹地,渗透着某种神秘气息,留下来看守的三个人,轮流值班。除了袁山,就是张副队和进局里没多久的刘灿。调到刑侦队,刘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场面,他主动要求站第一班岗,其实心里多少有点畏惧,四周除了茂盛的幽暗森林,就是猫头鹰可怖的叫声,当阵阵初秋的山风掠过耳畔的瞬间,使他的神经绷的就像箭未脱弦一般。

“有……有个死人,就在山麓石岩附近……荆棘丛林里,你快去……看看。”栓子瞪大了眼睛说道,全身还是有些微的颤粟。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袁山和张副队聊着闲话,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不知不觉已经下半夜了,深夜的寒气,使困意消匿的无影无踪。

“走,我扶你起来,我们尽快下山,去报警。”丁大全说完,扶起栓子就顺着来时的路,一路探寻过去,半路上,捡起栓子的腰刀,在荆棘林里,果真发现了一具开始腐烂的尸体。

       
袁山心里一连串的疑问,死者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在他身上没有找到任何有力物证?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是谋杀,还是意外身亡?这一切也许等尸检报告出来,就会找到答案。袁山的思绪错综复杂,各种假设交织在一起,根本没有发现张副队此时已经走过去替换刘灿,刘灿悄悄地坐在袁山的近旁,冷的身上有些发抖。

     
丁大全并没有马上报警,而是凭借着自己的经验,对尸体进行了一番察看,尸体经过剧烈的挣扎后,才死去的,死前应该经历了非常痛苦的过程。当他挑开死者手臂上的衣物时,凑近一看,发现了一条镶有蚁头模样的玛瑙手链。

“袁队,我觉得吧,死者被谋杀的可能性很大,犯罪嫌疑人对这个地界一定很熟悉,知道这里地势险要,深山密林,便于下手。不过,这里应该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因为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痕迹,应该是被人丢弃在此,或者自己逃脱于此”。

     
他突然察觉到,这个人一定冲着传说中的古龙吟黑风寨遗址而来,早在丁大全爷爷在世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一带曾经是土匪揭竿起义,对抗朝廷的发源地。

       
刘灿俨然一副老刑警的模样,有板有眼的分析着自己的观点,坐在一旁的袁山,认真的听着,一直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着刘灿,让这位刚进警局的年轻人,感到一丝腼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