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公众号阅读列表积累了多少小红点?

偶然间打开自己的公众号阅读列表,被里面的小红点给惊呆了,忽然想起来其实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这个列表了,于是我做了一个小试验。我把自己公众号列表的截图发到了朋友圈,然后希望其它人把自己公众号阅读列表的截图发给我,我想看看其它人的列表里都是什么样子,结果在我意料之中,每一张截图里面都充斥着各种小红点。

这是我在简书上的第一篇文章,也应该是自高中毕业以来7年时间首次决定输出一篇稍微长一点的文章。大学毕业之后,正式加入社会主义建设群体的一枚小成员,平时能够有时间好好看一本书已经是件比较奢侈的事情,更何况“写作”这俩字,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比较高冷的一个动词。

有些小红点上显示的不是数字,而是小红点里面还有三个更小的小白点,这意味着这个号已经有超过三个月没有打开过了。这种超过三个月没有打开过的情况还不是特例,其它的几十天没有打开过的号就更多的,唯一一张没有小红点的图,还是因为这位朋友最近生病了没事干,突击把所有的红点都给点掉了。

2013年,那年大四,安卓跟苹果智能机刚开始流行开来,学渣们上课时除了睡觉又多了一项爱好“切水果”。那时候我们还会在人人网上看些长篇文章,去图书馆呆个下午看看不痛不痒的非本专业书。毕业之后,整个互联网行业进入了所谓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种铺天盖地地宣传未来的流量将会从PC端流向移动端。虽然我在当时已经开始想立志做个互联网产品经理,但是那种扑面而来的势头其实是缺乏想象力的。后来互联网的发展,确实印证了这班人的预言,越来越多的低头族在各公共场所传播开来,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人们获取信息的时间更加碎片化,内容也就更加碎片化,似乎每个人相比之前的年代更加忙碌,大家都在努力地吸收着几乎0成本的资讯来源,生怕自己落后于这个社会,这种不安反过来又进一步绑架了人们的生活。大家似乎没有时间过多地去进行深度阅读,独立思考,看似勤奋地感知社会的变化,却毫不知情地被所谓的KOL控制着自己的思想。所以才出现后面的网络暴力,只要一个社会热点出现,就会有各种各样的不经思考的评论出现。虽然我个人是十分支持言论自由,但言论自由并不意味着不对自己发表的意见负责人。这里就想起了《乌合大众》里说过的一个观点,“历史是聪明的英雄创造的,而不是群众,群众的力量虽大,但是更多时候是一个摧毁性的力量”。

这个信手为之的试验让我想起了三个现象,我们把这三个现象和我的试验放在一起,也许能够从里面琢磨出来一点什么,实话说这个“一点”我不喜欢。我从这个“一点”里面看到了一个浮燥而迷茫的世界,群体性的无能为力盛行于世,所有人都被绑架了。所有人都摆出了一幅抵抗不了就等着被“睡”吧的姿态,努力摆出一幅“被睡”的很爽的样子来,然而僵硬的脸上和无神的眼里掩盖不了内心的无助。

深度阅读的人少了,独立思考的人、写作的人也会成为漏斗下方的那样减少。写作比起阅读来说其实是更难的一件事,阅读涵盖了理解作者表达意思,启发自己思考,而写作是涵盖提炼自己见识,通过思考进行合理地表达。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这种碎片信息的兴起很受人们的欢迎,是因为其长度刚好满足现在人们的阅读上限。就像跑马拉松一样,到3公里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心理极限,如果继续跑下去,就会慢慢度过,而现在的文章就是在3公里的这个点上。这是件细思极恐的事情,因为自媒体的发展总是会有趋利性在里面,写文章更多时候是为了博得大众的注意力,从而达到利益最大化,但群众又是愚蠢的,所以满足他们的需求的时候,其实无形是在降低自媒体自己的写作深度。

先说第一个现象。我一直在说这个世界的未来,信息将会越来越不透明,真相将会在各种似是而非的专业解说中面目全非。《奇葩说》这个节目让我们看到了一场哲学思辨,有一个被所有人忽略的主题贯穿于每一期节目,那就是“解读”,正反两方总能给出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而围观的群众则在这种辩论中左右摇摆,忙碌于奔跑而迷失在“真相”里。

我曾经开过4个微信公众号,我算是微信公众号这个功能开通后的很前一批的尝试着,那时候只是想着微信这个平台肯定不容小觑,公众号作为每个人个体的曝光渠道,一定有不少的潜力,类比到PC互联网时代的域名生意,我提前注册了几个自己觉得会比较受欢迎的公众号,坐等别人来买这些号。但是后来发现,其实像我这种人是有大量地存在的。再到后来,2015年的时候,自媒体年,接触到几个但是还写得不错的公众号,感觉能写一些自己想法的文章,也是个不错的体验,但是后来因为觉得自媒体的氛围实在太糟糕,各种交叉导量,为了博得眼球,公众号充斥着各种低质量的文章,让我越来越反感。

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永远不缺的,就是善长做解释的人,这也是互联网的一个特色,让所有会说话的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自媒体和段子手了。商业利益的驱使下自媒体和段子手们,会穷尽自己一切所知所学,去为自己的东家的产品做辩论。除了自媒体和段子手之外,还有很多营销公司和企业的文案,因为立场的问题他们需要给自己公司的产品做出“科学”的解释,我们称之为软文。

在我看来写作是件隐秘,高尚,且是个人反思与提升的一个过程。我之选择在简书上重新执笔,是听我朋友说这里的读者综合素质稍微高一些,我不希望为了我的读者而放弃我写作真正的目的。虽然现在能写下一篇文章确实觉得已经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但万事总有个开端嘛,如果能收获不仅仅是更好的自己,还能收获一些知音,岂不快哉?

在商业世界里有很多边缘市场,“软文”市场也是其中之一,随着商业市场越来越细分,竞争越来越激烈,需求也越来越多。软文市场的发展已经变得越来越专业和规范了,很多不被人知的软文写作集团和枪手隐藏阳光底下。枪手的种类也越来越多,有专门写小说的,有给自媒体和KOL大号写行业文章的,有代笔写剧本的等等不一而足。

枪手可以说是个会写字的人都可以做,这就直接造成了供大于求,竞争自然就非常残酷,这导致了很多枪手的身价非常底,最典型的就是网文写作界,枪手写的十五万到二十万字的小说,收购价只有五百左右。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枪手本身专业要求自然越来越高,虽然他们的名字不能放在阳光下,但是在地下市场枪手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为了他们东主的商业利益,枪手们炮制了大量“专业”的文章,本身就不专业的普通人根本无法分辨真假。

所以不久前我在朋友圈里写下了这样一段话:“互联网海量信息的爆炸,导致了一场全民决策瘫痪的到来,新的信息不对称正在形成。过去的信息不对称可以被拆穿,因为真相是稀缺的。而在未来信息不对称是没法被拆穿的,因为信息是海量的,善长解释推导的人太多,所有的歪理都可以被解释的看似正确。”

当大家都在讲内容创业的时候忽略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大量的KOL和自媒体出现了,这个现象背后其实是信息轰炸后的结果。随着我们每天接受的信息越来越多,很多看似正确却又完全对立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很多人都陷入了决策瘫痪当中。当自己无法分辨一件事情的真相的时候,很多人把“辨认权”交给了KOL,交给了自媒体人,交给了自己的“偶像”。微博和微信在这个时候适时的出现了,这才是微博微信能够爆发的真正原因。

再说第二个现象。话说最近某一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打开网页看新闻,然后被主页的信息给整懵逼了,几乎一半的内容都是有关于PAPI酱那2200万的,各种分析和解释充斥在同一个页面上,差不多的内容竟然全部通过审核了。打开其它的网站情况也都差不多,所有的平台所有的作者,一起炮制了一场全民热点盛宴。(想想一下一群人争相嚼同一块口香糖的场景。)

这事让我想起了有关于流行趋势的段子,当所有人都在谈论某个趋势将成为流行的时候,它就真的变成流行趋势了,热点其实也是一样。当一个热点刚出来的时候也许还不那么热,但是市场对于热点的需求已经成为了刚需,于是所有的平台、作者和企业都来贴,即便是个冷屁股也能给贴热了,所以我们看到被PAPI酱刷了小半年屏,从去年年底到现在。

如果有心我们可以发现,热点发生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频繁了。PAPI酱现象、和颐酒店事情、顺风小哥被打、友谊的小船、科比退役以及任正非机场打车等等,热点以几乎两三天一个的速度爆发,而热点的生存期也越来越短的,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正如前一段讲的那样,热点已经成为了一种刚需,这也可以说是内容创业的产物。

澳门新葡新京,新媒体平台、自媒体人以及企业自媒体越来越多,所有人都需要热点来写东西。每一次热点出来之后,各方尤如饿狼一般迅速扑上去,于是整个互联网和社交网络迅速轰炸,热点短时间内被炒热,然后快速的被读者看到厌烦,让大家提起来都有种犯恶心的感觉,太特么烦人了。

这个现象和第一个现象放在一起,有种轮回的诡异和黑色幽默的感觉。第一个现象是一种递进的行为,海量信息的出现引发了全民决策瘫痪,于是网友们把信息的“辨认权”交给了KOL们,让他们来替自己去过滤信息。然而现实的情况下是KOL们都需要生活,于是商业利益的驱使会让他们去为东家金主服务,信息在专业性的解读下被扭曲。KOL掌握话语权的时代,“辩手”越来越多的时代,新的信息不透明正在形成。

除了信息不透明之外,对于被动接受信息的“阅读者”来说,对于从网络上,从KOL们那里获取信息的人来说,更痛苦的地方在于,那些被寄于“信息过滤和解读”的KOL们,那些应该值得被信赖的平台,在商业利益的压力下,在阅读数和转发量的绑架下,已经没有时间和心思去做专业性的解读和研究了,而是开始集体追求同一个热点。

如果我们要用一个比喻来解释这两个现象的话,那就是我面对海量信息无所适从,于是我关注了十个专业的KOL,希望从他们那里看到最有价值的干货,结果我后来发现,这十个KOL竟然每天都在写同样的东西,然后我就真的懵逼了。这就是网络上我们目前所有人面临的一个现状,KOL在信息选择上越来越同质化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