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心霾(7)

文 /雁南飞

文/ 雁南飞

当报刊亭的老太太提起常青大街的时候,刘妍就断定这个人一定是她的闺蜜肖岚。

正当刘妍在苦苦寻找她的老公王一鸣的时候,王一鸣面临着更大的苦痛。

肖岚和刘妍,是好朋友,从小在一起长大,她们俩的父亲又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两个人也是同班同学,由于她俩都是独生女,所以,二个人就像亲姐妹一样,多年来培养了那种默契感,甚至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会心领神会。

自从刘妍出车祸后,王一鸣的工作和生活完全被打乱了,还好有老妈和妹妹帮他一把,看着昏迷不醒的刘妍,他心痛,但是还是要继续生活下去,他不能一直守在医院,毕竟还要工作,还要赚钱养家。

两个人形影不离,不分你我,但是性格却完全不同。

已是不惑之年的王一鸣,是公司的部门经理,他的各方面能力,领导还是很赞赏的,他本人的工资待遇都还可以,本来生活还算稳定,后来为了楠楠能上市重点中学,只好卖掉原来的房子,买了这套学区房,虽然他们生活在二线城市,但是这套房靠近市区,所以每平方米近三万元,可是为了孩子,他们只好背负起房贷。

刘妍从小到大梳的都是短发,白净的瓜子脸,虽说是单眼皮,但是看上去会很有神,可能是她老妈和老爸经常吵架,从小就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刘妍这一点随她老妈,说起话来大嗓门。

按说公司效益好,每个月房贷5千多元,对于王一鸣来说,还是没有多大的负担,随着楠楠的各种培训班,兴趣班,补课费用越来越多,再加上公司效益不好,王一鸣的工资也变得少了一大截,自从刘妍住院,还要花钱请保姆长期照顾,家里的开销越来越大,王一鸣有了一种恐惧感,这种感觉越来越大,压得他喘不过起来。

刘妍性格像个男孩子,急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喜欢穿运动休闲的衣服,由于喜欢运动,上学期间一直是学校校队的羽毛球运动员,有一副健美的身材,可是后来结婚后,由于长期不锻练,身材有些走样了。

岳父岳母在他家住了一个多月,眼看着女儿一直睡着,一时半会儿醒不来,另外岳父身体也不太好,二位老人想着,与其在女儿家这么干等,还不如回家听信。儿子楠楠,也一直在妈妈那里,让妹妹每天接送,这让王一鸣还算省点心,可是楠楠的学习成绩,他却一直担忧。

因为小时候的刘妍,父母对她很严格,学习和生活方面不敢丝毫懈怠,再加上父母不管她在不在,一句话合不来,就要争得面红耳赤。也让成了家的刘妍和王一鸣之间矛盾重重。这和她的性格是分不开的。

这段时间,王一鸣每天下班后,先到自己妈家吃晚饭,说是吃饭,他知道,自己一点胃口也没有,只是为了做样子给老妈看,要不他妈妈会惦记他的,回家后还可以顺便看看楠楠,督促下孩子的学习,接着便马不停蹄的开车去医院,看望刘妍。

她从小就耳濡目染了父母那战火纷飞的场面,这让她很少去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是我怎么想的,就这么说出来,管你能不能接受。他们夫妻两个人,常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论不休。

经过这段时间的折磨,王一鸣瘦了很多,曾经的啤酒肚子没有了,眼睛也塌陷进去,头发也不像原来吹出个帅气的发型,如今没有心情去弄这些了。

开始的时候因为去谁家过年,买车买房、孩子学习成绩等事去争论,后来就发展成两个人走路时老公多看了几眼美女,从沙发上站起来老公不整理坐垫,晾衣服的时候,老公不弄平整,从外面回到家,老公不立马把外衣外裤全部脱掉,等等,没完没了,这让王一鸣苦不堪言。

当妈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知道儿子心里难受,可是既然已经摊上这档子倒霉的事了,也只能面对了。

刘妍在家里不停的唠叨也就算了,她的这种直脾气,在工作单位中,也不知道收敛些,这也给她自己带来了很多麻烦,她会当面指出别人的不足,对其他同事的一些陋习和做法不理解的地方,也都是直言快语,零容忍,这让人接受不了,有时候甚至下不来台。

王一鸣每天从医院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打开房门那一刻,室内静悄悄,让他感到一丝丝冷意。他一个人孤单的躺在沙发里,什么也不做,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想着家里从前那开心的或是不开心的事情,回忆着家里面有老婆和孩子的日子: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当他打开房门那一刻,第一眼看到就是老婆忙碌的身影,扯着那大嗓门喊着他们爷俩:

曾经有一次,花蝴蝶主管给大家开会,会议结束前,她非常谦虚的问大家:“各位,对今天的会议内容,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请提出来,我好和上级领导反映!”说完,看着大家没有什么反映,刚要说散会,谁知道早就憋不住的刘妍蹭的一下站里起来,冲着花蝴蝶大声说:“我有异议!”然后一二三说了一通,比花蝴蝶说的还好,说出了大家的心声,可是,这一通说下来,她是痛快了,可是花蝴蝶却招架不住了,只好灰溜溜的说散会。

“王一鸣,乖儿子,你们俩,快洗手吃饭!”老婆一边脱下花围裙,一边下着命令,然后快速的端上可口的饭菜。

会后,跑到领导那里一顿告状,说这个刘妍不给她面子,当众给她出难题,领导也对刘妍这个人,能力方面给予肯定,可是之所以没有提拔她,而是提拔了花蝴蝶当主管,就是因为刘妍的情商低,容易得罪人。

“王一鸣,过来,帮帮我,我打不开了!”老婆的力气小,家里的东西,弄不开时,就要大声的喊他帮忙。

所以刘妍在单位里,很少有人和她做朋友,而肖岚成了她抱怨家里家外的安慰剂,她一有什么不满和怨气,自然马上会想到的就是她的这个善解人意的好姐妹、好闺蜜肖岚了。

他呢,都会躺在沙发或是看书,或是玩手机,或是看电视,懒洋洋的站起身,不情愿的说:“又怎么了,能不能让我消停会儿啊!”

而肖岚呢,正好和刘妍相反,是一个温婉的姑娘,苗条的身材,说话细声细语,一头漂亮的乌黑的长发,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清秀自然的美,看上去就是个邻家女孩儿。

或者他就会回一句:“等会儿,正是比赛关键时刻!”

按说这肖岚各方面都很好,工作是在一家企业里当会计,工资待遇都很好,这么好的条件找个男朋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她现如今还单身,这让父母急的不得了。

然后老婆就会大声的喊:“快点,别磨蹭了好不好,快点!”

父母见人就提,帮他家女儿找个婆家,这让肖岚也特别的反感,于是她就经常和父母因为这事情生气,跑到刘妍家住上几天。

王一鸣就会不高兴的走过去:“你哪那么多事啊,我歇会都不行!”

性格爱好刚好相反的她们俩,刘妍喜欢穿的款式,她都不喜欢,她爱淑女装,每次出门都要给自己画个淡妆,她也让刘妍化妆,可是刘妍打死都不肯,说自然美,才是真的美,可是刘妍心里有非常喜欢看闺蜜捯饬自己,她们俩彼此互补,凡事都有商量。彼此互相安慰。

这是家里原来的样子,可是现在连吵架的人都没有了,王一鸣想到这里,不仅长长的叹了口气。

自从刘妍结婚这些年,更是把结婚后的一系列问题,都要和肖岚诉苦,什么婆婆小姑子说啥了,老公孩子又气到她了,什么今天在单位碰到哪个倒霉鬼了,再或是家里烧了菜呀。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老婆,总以为自己赚钱养家辛苦,在外打拼,又忙又累的,家务活就尽量不让他干了,只要老婆一喊他帮忙,他就懒得动弹,摆出一副男主人的样子。

肖岚好多时间都被刘妍给占据了,一个诉苦电话,就要打个把小时,这让肖岚也开始有些烦恼了,不听吧,闺蜜难过生气,听吧,自己有时候实在是想好好休息,哎,闺蜜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还有更对不起老婆的是,他从来没有和老婆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他究竟有没有外遇。他的沉默,让刘妍一直在猜疑,他想本来也没事,她胡乱猜,就让她猜好了,越描越黑,解释啥呢。可是他不知道,女人对于这件事,必须要弄个明明白白,不然就会忌恨在心,不停的拿出来翻炒。

刘妍对老公各种的指责和抱怨,对孩子如何如何的操心费力,这些都让肖岚对婚姻家庭有一种恐惧感,看着好姐妹刘妍,好端端的一个大姑娘,如今把日子过的一地鸡毛,真是结了婚太可怕了,还是一个人好。

刘妍怀疑他外面有女人,可是有没有女人,王一鸣自己心里最清楚,他心里爱的人,是刘妍,他根本就离不开这个家。但是刘妍不断说起这事,让他越来越讨厌,没有的事情,让刘妍说出来跟真的一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