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正义谁是邪恶

当凯特尼斯与盖尔、芬尼克和皮塔等好友组成联盟,通过闯关的方式,寻找到斯诺总统,并把他杀死的过程,观众既看到了一种暴力下的残忍以及青春的悸动。在整场游戏中,敌对势力不可相信,因为队

最初一听说饥饿游戏3要分上下集,就能猜到在这部上集中,革命军和国会区势必不会打起来。一方面,前两部电影的整体节奏已经形成了一种固有模式:单场决战的模式——先靠大量的铺垫推进剧情,期间不乏小打小闹,最后抛开繁琐的剧情,通过一段集中的动作戏达到高潮并迅速结尾。另一方面,其它类似分上下集的电影如哈利波特7(上),也和本片一样,主要作用在于集中精力推进剧情,承上启下,为最后的大决战做铺垫。
当电影结束以后,屏幕上打出了“谨以此片献给已故影帝菲利普霍夫曼”的时候,我才把思绪从暗潮汹涌的画框内转移出来,这一次,霍夫曼永远的“出画”了,而留下的这一部遗作,竟真的成了嘲笑鸟的绝唱。
弗朗西斯劳伦斯,大家可能并不陌生,在2005年,由基努李维斯主演的DC惊悚漫画改编电影《康斯坦丁》就是出自这个善于营造惊悚气氛的导演之手,虽然在其他类型电影领域的涉及屈指可数,但是《饥饿游戏》系列的横空出世足以使他跻身好莱坞一线导演之列,而在本作中,他在悬疑和惊悚氛围的营造上,绝对算是成功的,虽然电影的矛盾冲突发展缓慢,但在技术和电影语言上的别具一格,足以让本作文过饰非了,功过相抵了。
《饥饿游戏3:嘲笑鸟
上》的阵容无与伦比,不仅囊括了奥斯卡影帝菲利普霍夫曼、影后詹妮弗劳伦斯、刚刚一举摘下金球奖的影后朱莉安摩尔,还云集了众多大咖绿叶诸如伍德哈里森、伊丽莎白班克斯、斯坦利图齐、唐纳德萨瑟兰等,而且利亚姆海姆斯沃斯、山姆克拉夫林也实在地满足了姑娘们想尝一尝小鲜肉的少女心。
在本作中,劳伦斯的惊艳演技成为撑起整部电影的支柱。与普里姆和盖尔相逢的一刻,快乐的她一如天空之飘云,自然从容的微笑顺着鲜红的嘴唇滑过一条优美的弧线;看到被折磨不堪的皮塔出现在荧幕里,悲愤的她宛如拉满的雕弓,只待一松手,狂怒的利箭便会化身复仇之羽径直地击穿荧幕;被噩梦惊醒的一刹那,温柔的她就像暖日一般,用纤细的手掌抚慰着普里姆的脸庞,平静怜爱的眼神远比滔滔不绝的话语强似千百倍;向总统提出条件的一幕,坚定的她好比墙上的铆钉,一字一句地吐露出自己的心声,面对总统,她的气势丝毫不减,眼神和眉宇间没有吐露出任何的懦弱和退缩。她就是戏中的百变怪,如果你让她不那么精明,好,她便如在演讲宣传片时候般的动作僵硬,不自然的动作和脱离内心真实的演讲台词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时,活脱脱一个没完工的机器人,毫不协调的四肢语言博得观众会心一笑;但是你要让她果敢起来,她就会像在被国会区飞机炸毁的伤员医院的烈火残骸前那样奋力咆哮,撕心裂肺到嗓音嘶哑的宣言穿透了整个国会区,悲愤交加的泪水伴着咬紧牙关的绝决不仅牵动着12个区的人民,也感染着在场的观众。劳伦斯用甜美的笑容、悲伤的泪水、愤怒的咆哮和坚定的眼神,包裹着她那一张平凡却又气质出众的优雅面庞,谱写了一首“面部交响曲”,时而平静松快,时而笃定自若,时而剑拔弩张,时而惊恐万状。
除了劳伦斯的惊艳的演技外,电影另一个制胜法宝便是惊悚片惯用的单一视点叙事风格。在影片中,悉心的观众会发现,国会区其实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与之相关的一切存在只通过电视媒介的形式展现出来,而主观视点的镜头组合都围绕在13区建立的反叛中心内的各个人物身上,就连故事的男主角皮塔的大部分戏份,都是靠画中画来表现的,即传统意义上的“敌暗我明”,因此,得益于单一视点的锁定,电影在刻画惊悚和渲染恐怖上,取得了一定意义上的成功。我在写关于《亡命地中海》的评论时特意简述了全知视点作为“上帝视角”的作用和意义,那么这部《饥饿游戏3:嘲笑鸟
上》正可以当成是《亡命地中海》的反例。本片在单一视点锁定下,凯特尼斯、芬尼克、黑密曲等人的行动完全被包揽在画框内,而国会区的总统斯诺和皮塔等人的信息我们无从得知,因此我相信电影荧幕前的观众一定会在潜意识中问自己一个问题:此时此刻,斯诺总统到底在做什么?皮塔的状况到底如何了?贡品区的其他人还幸存着吗?带着这些问题,导演将我们老老实实地捆绑在座位上,等着答案的揭晓。
在一次皮塔通过电视传达国会区的指令的戏中,凯特尼斯无助地望向电视,看着被蹂躏得眼眶发黑、形销骨立的皮塔时,不只是凯特尼斯,我们也迫切地想知道国会区在皮塔身上究竟用了多少大刑,精神的摧残和肢体的折磨是在所难免的,可是这其中的过程,却又无从得知,这块抓耳挠腮的痒痒肉,恰似长在了后心处,无从下手却又心痒难耐。当芬尼克作为总统科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秘密武器时,解救皮塔的小分队在漆黑的贡品区内打着腥红色的手电进行着紧锣密鼓地搜救工作,在那一刻,我的心理是矛盾的,我既希望芬尼克滔滔不绝地讲下去,让解救皮塔的工作顺利完成,同时我却又好奇地想着如果芬尼克的信号断掉究竟会发生什么。国会区的人会立刻闻到异样的气味吗?盖尔会因此而丧命吗?值得一提的是,芬妮克陈述斯诺总统罪行的片段正好成为了电影关于权力观点的一个注脚,而芬妮克的镜头和小分队救人的实况录像共处一个画框也是运用了《时间密码》中分屏同时叙事的风格。虽然读过小说的影迷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仅对电影来说,这种内心的好奇和反叛心理着实抓住了观众的心。
饥饿游戏系列从来都不是大逃杀那种以探讨人性为主体的电影,而是充满了政治与隐喻,展现的是美国政治文化和青少年文化。政治题材中会涉及人性命题,却不会喧宾夺主,跳离【政治】这个大的背景和载体而单独论述。如果一味把饥饿游戏系列同大逃杀系列生硬的比较,除了找茬之外,笔者想不出其它任何理由来了。这是一个典型的反乌托邦题材,科幻政治片,动作不是主要和必需的元素。系列创造了一个乌托邦政治体制,以及处于体制中的不安稳因素。这种题材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来探讨这种【理想】的体制是否能够稳定存在下去,并且能否经得住社会动荡的冲击,快速镇压恢复平静。其结论,往往是否定的,也就是【反乌托邦的“反”】字的意义所在。
前两部电影中作为革命军大本营的十三区迟迟不肯露面,电影也自然而然的将国会区树成反派,站在了主角和观众情绪的对立面。于是我们同情主角凯尼斯的遭遇,痛恨施惠国总统,为参与革命的仁人志士呐喊助威。同时,在这两集电影中,凯尼斯的反抗意识逐渐觉醒,她也将自己摆在了国会区的对立面,暂时同革命同盟一条阵线。凯尼斯被塑造成了学舌鸟,作为希望的象征、革命的符号,号召所有区域的人民揭竿而起,成为民众的精神寄托。
然而到了本集,本以为革命的情绪会加剧,凯尼斯会发挥更大的作用。结果凯尼斯存在的真正意义终于显现:她只是一个政治宣传的工具。本片的核心情节便是革命军和国会区分别利用凯尼斯和皮特这对命运的情侣来进行政治宣传,大打宣传攻势。不停的煽动各区民众拿起武器或者放弃抵抗。而这对凯尼斯的影响却是最大的,她的【革命】信念已经开始动摇,甚至她开始出现对革命军的真正意图的质疑。
政治不分对错。前两部电影如果还存在明显的正邪分立的话,那么本集中已然完全看不出孰是孰非了。革命军总统口口声声要推翻国会区,建立新施惠国。但鬼才知道她所谓的新施惠国与现存旧施惠国之间有什么本质区别。国会区总统至少还建立了一个【乌托邦】式的国度,虽然专制,但国会区的公民们却能够享有法律允许之下尽可能多的自由与福利;而革命军总统,除了会开出一张张空头支票,却什么也带不给她的子民,我们所看到的更多是对仇富以及近乎蛮横的独裁。尤其是凯尼斯那与生俱来的反抗精神,更是她所驾驭不了。想想一开始凯尼斯对她开出条件时那勉强接受的态度,就能料想到二人最终反目成仇的一天。伴随着凯尼斯对受苦受难人民怜悯的是她日渐加深的对革命军的怀疑与反抗。
凯尼斯是典型的美式英雄主义个体,人民的英雄,国家的公敌。能带给人民真正的自由的,不是疯子,便是敌人。
凯特尼斯在影片中最终转化为嘲笑鸟。嘲笑鸟在《饥饿游戏》的世界观设定中是伴随混乱而生,代表反抗与自由。而凯特尼斯所成为的嘲笑鸟却沦为政治的附庸,如片中皮塔所言,凯特尼斯对反抗军的破除游戏计划毫不知情,一切参与都将她排除在外——最终为了得到她。在反抗军领袖科恩总统看来,凯特尼斯在十二个区里积聚的人气完全可以引导人民的信念,只要她振臂一呼,民众的仇恨之火就可以顷刻间被点燃,成为对抗国会区的终极力量。原本根深蒂固的国会区在发现十三区的计划後感到根基被撼动,斯诺总统对皮特施以思想控制,通过其表达国会区一成不变的压迫言论,以此影响凯特尼斯。在最终时刻来到之前,所有人(包括凯特尼斯)都容易被因为长期压迫造成的表象迷惑,科恩总统貌似是顺应了民意,因此大家愿意拥护她,凯特尼斯亦被牵引其中。
凯特尼斯只想保护挚爱之人,却陷入政治漩涡身不由己
虽然十二区在《星火燎原》结尾惨遭国会区覆灭,凯特尼斯对国会区的仇恨愈加强烈,却对是否加入反抗军心存疑虑。她一直都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从伊始自愿代替妹妹参加饥饿游戏可见一斑,所作所为只想保护自己身边挚爱。她并非从内心自愿加入十三区的,而是与科恩总统交换条件,一心营救皮塔。科恩总统这边,表面代表民心,却依然不乏黑暗的政治手段。当然得等到《嘲笑鸟(下)》才能真正展现出来。剧中提到,科恩总统的丈夫与孩子在几年前的轰炸中死去,可以认为是其蜕变的标志。多年来萦绕在其身边的是猛烈的仇恨,这股仇恨可以蒙蔽双眼,忘掉真正的自由,以反抗为名,让内心变质去实施反抗,远比国会区明眼的黑暗统治更让人恐惧。陷入两个漩涡之间,身不由己的凯特尼斯反而代言“嘲笑鸟”,仅仅是一种可怜的反讽。
因此虽然拖沓,影片的思想深度还是达到了目标。《星火燎原》完成了一个反转的大高潮,在《嘲笑鸟》里,这股同源的高潮要等到下一部才会完成。上半部更多的是关于诸如凯特尼斯、皮塔、盖尔、十三区的幸存者、遭到袭击的第八区这样的微渺生命的挣扎,关于生存还是反抗的思考。一到十二区的人民的形象,都是劳动阶级的形象,在变化的十三区变成了反抗军,但处处受制的他们无疑是最底层的存在。科恩总统利用了这股民意来形成反抗力量,再利用凯特尼斯作为点燃星火的工具。斯诺总统那边除了政治的操控者就是如同机器人般的军队,而军队始终没有卸下头盔,若把他们当作政治的服务产物,这种政治较量的意味就更能得到浓厚的体现。
体制未分,反抗与压迫的实质纠缠不清
《饥饿游戏》复原了一个亘古的话题——体制不变,无论人民怎么反抗,在过程中运用何种手段,都是枉费心机、徒劳无功。如同辛亥革命的成果被袁世凯窃取,再意图恢复为帝制,十三区的统领者和国会区是一路子人。人民在这之中被当作一种工具,实现政治抱负的利用物。所有人都是利用物,凯特尼斯是,其他贡品是,汉密奇和普拉塔什都是,再远点,国会区的每个人都是。饥饿游戏的荼毒并不止于竞技场,罪恶被贯彻到了世界的方方面面中。反抗与压迫在冲撞中被体制模糊,国会区的行径令人发指,十三区成功後结果也不一定会更好。无辜最是民众,成片牺牲的是他们,最脆弱的也是他们,“嘲笑鸟”被包裹在中间,随波逐流。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演员方面,90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的表演一如既往地精彩,将“凯特尼斯”这个角色的迷惘、脆弱、愤怒表现得入木三分,可以说,故事围绕她转,而观众亦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她身上。同时她在本片中奉献了一首原唱音乐“TheHanging
Tree”,赋以全片已经优良的配乐锦上添花之感。除了詹妮弗,我比较喜欢的另一位演员是菲利普•塞默•霍夫曼,我是在《海盗电台》中注意到他的,在《星火燎原》中表演也极其出彩,可惜2014年开春不幸逝世。当时还很遗憾,怎么才刚刚熟悉和喜欢上一个演员,就死了呢……《饥饿游戏》导演弗朗西斯•劳伦斯不忍删掉其戏份,不惜联同编剧修改剧情。也许到了《嘲笑鸟(下)》,菲利普的戏份会减少很多。
在银幕上再次看到菲利普•霍夫曼倍感唏嘘,他已经逝世一年有余
在偏重刻画思想时,本片的动作画面减少了很多,些许战斗镜头丝毫看不过瘾,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表姐弯弓搭箭一举打下飞机,夸张之下顿觉超赞。凯特尼斯出身于森林萦绕的野外,天生具备弓箭狩猎技能,这个打飞机的镜头和第二部里仰天射坏电子穹顶的画面一样带感。但因为室内镜头的增多,特效因此止步,不敢说镜头运用下降,但确实觉得就打斗画面来说看不过瘾,期待第三部下的厚积薄发吧。
《饥饿游戏:嘲笑鸟(上)》在北美票房已达3.3亿美元,超越银河护卫队成为北美年度票房冠军。要知道北美还是没有IMAX和3D版本的,而中国却有。这再一次证明了青少年小说改编电影的火爆。除了质量硬气的原著,一个好的导演再加上一群实力超群的演员,大卖不是梦,和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一样,同样能在主流电影市场争霸。而《分歧者》和《移动迷宫》紧随其后,不甘示弱。如今正是巅峰期,在未来的电影市场,青少年原著改编电影的席位还会坚固一阵子。原著+青春+特效+明星,这个模式可以持续有,值得继续期待。

苏姗·柯林斯“饥饿游戏三部曲”是一部以“反乌托邦”为主题的作品,也是一部深受斯巴达克斯为代表的角斗士起义历史的影响。从小说到电影,《饥饿游戏》系列用更为直观的视觉、听觉的方式,将这部表达人们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和向往,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改变自己,乃至社会的现状恰到好处的传递而出。《饥饿游戏3:嘲笑鸟》作为该系列的终结篇,以一种浪漫温情的方式做结点,表达出了对于那份美好,平静生活的向往之情。其实,在《饥饿游戏3:嘲笑鸟》中,观众看到了一个反抗后的新生,就如同凯特尼斯·伊夫狄恩抱着孩子一样,纯净、干净,且宁静。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arry2012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由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领衔主演的科幻电影《饥饿游戏3:嘲笑鸟》讲述了施惠国与国会之间的斗争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最后的终结成为了影片最大的卖点,以至于谁是真正的大BOSS成为了影片的一个悬疑之点。导演刚开始以“嘲笑鸟”凯特尼斯和斯诺总统的斗争徐徐展开,并试图将对方杀掉,以拯救人们,获得自由。然而,当斯诺总统被抓住,最后想建立临时王国的施惠国首领。以至于,影片构成了一种游戏式的争权夺利的内核。

“饥饿游戏”是独裁统治的一个统治和维护本身利益,阻止人民不满和反抗的方式,同时通过游戏师的设计,将独裁统治者“玩”与“欺骗”的本性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在《饥饿游戏3:嘲笑鸟》中,国会力图消灭嘲笑鸟凯特尼斯,而施惠国则利用嘲笑鸟的影响力为自己的王牌使用,毕竟她的影响力实在太大,这样就构成了一种强大的叙事张力,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三方势力的搏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