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修造寿命30年”或被误读

中国财经报4月10日第4版讯

羊城晚报4月7日A04版讯中国建筑平均寿命仅30年?日前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的一句话被媒体报道后,引起民众心生不安、网友口诛笔伐。但仔细分析仇保兴原话内容,有可能被媒体误读了。

■我国建筑平均寿命“50年罕见、30年普遍”,不及国标规定最低使用年限的60%;若以2005年99.58亿平方米的全国城镇住宅建筑面积、平均每平方米建安造价1000元计算,如其平均使用寿命增加为50年,则可节约6.67万亿元,相当于2009年我国GDP的20%左右

“建筑寿命”意思被误解

■规划滞后、混乱,与未来城市发展步伐不协调,建筑质量再过硬也难逃“短命”厄运

  据英文《中国日报》报道,现在政府号召房地产开发企业提高建筑质量,将目前30年的建筑平均寿命延长至100年。报道援引了仇保兴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的讲话:“我国建筑垃圾的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据对砖混结构、全现浇结构和框架结构等建筑的施工材料损耗的粗略统计,在每万平方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仅建筑垃圾就会产生500-600吨;而每万平方米拆除的旧建筑,将产生7000-12000吨建筑垃圾而中国每年拆毁的老建筑占建筑总量的40%。”

■一些开发商为最大化地降低成本,往往以牺牲建筑的某些功能为代价。设计缺陷使得建筑未老先衰,不堪续用

  对此,保利集团副总、广州公司总经理余英直言,这是“误读”的假新闻。“仇部长的意思是批评规划建设没有远见,好多建筑没到使用年限就拆除了。不是说建筑质量。”

■大量尚处于设计使用年限内的建筑被拆除,不仅造成资源耗费,因其产生的大量粉尘和废弃物,也极大地增加了环境负荷

  广东中原地产项目部总经理黄韬认为,按照国家设计规范的规定,普通建筑安全使用期至少是50年,但目前国家对建筑质量的标准还没出台,在没有参考值的前提下,提出“中国建筑寿命只有30年”是不大准确的。“只要开发商后期管理得当,房子用足50年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他还笑言“中国规定的土地使用期限是70年,我看大多数人都不能看到自己的房子自然倒塌的那一天吧”。

4月7日中午11时,上世纪90年代有重庆市涪陵城区“第一高楼”之称的锦绣大酒店,在4.3秒的定向爆破中轰然倒下。

  合富置业首席市场分析师龙斌说,从建筑的图纸设计,到建筑过程中材料的选取使用,再到最后的验收阶段,国家对开发商的行为都有严格的监督。“当然,如果是由于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严重违规导致的楼歪歪、楼脆脆,那种房子的确是不能住。但如果是经过国家正常的检验程序盖好的房子,我觉得质量不成问题。”而北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韩世同则指出,70年土地使用权与50年建筑安全使用期之间的差别着实太大,国家对建筑质量的标准应该提高,“中间相差的20年怎么办?要求不能太宽松了,开发商提高建筑质量,成本其实也不会增加太多。”不过,目前并没有因建筑问题而倒塌的房子,他严重质疑目前中国建筑寿命只有30年的说法,认为太不合理。

这座曾经的地标建筑,只“存活”了不到20年。

短命的住宅状态应改变

没有人可以漠视中国城市建设中的一大奇异现象,一则楼宇成功实施定向爆破的消息背后,无疑是宣告又一段建筑短命史的诞生。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会长宋春华表示,现在大量的建筑被拆除,原因是很多的,规划变动、利益驱动、政绩冲动、文化素质底下的盲动,动来动去就是把房子拆了。按照国家设计规范的规定,普通建筑安全使用期至少是50年,“这50年不是说像食品使用期三天以后不能用了,而是说到了50年如果有很好的维修还是可以继续使用的,这个下限必须要满足的,可是现在大量拆除的是20、30年寿命的住宅,不仅仅是大陆,台湾也是如此,台湾大量是20多年。日本也是这样的,东亚是一个非常浮躁的地区,日本大量也是20多年的房子,再看欧洲,英国都是130多年低一点也是60多年,包括东德,70、80年的建筑寿命是很正常的。”宋春华认为,现在我们说谁是资源节约型的,谁是环境友好型的,你拆得越多,耗的资源越多,我们建筑短命也要计一笔账,拆了以后还要投入,所以短命的住宅这种状态确实应该反思,必须改变。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仇保兴4月5日在第六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上说,中国是世界上每年新建建筑量最大的国家,每年20亿平方米的新建面积相当于消耗了全世界40%的水泥和钢材,然而却只能持续25-30年。

“抽筋”降成本的确存在

相比中国的30年平均建筑寿命,发达国家像英国建筑的平均寿命达到了132年,而美国的建筑寿命也达到了74年。

  什么原因造成一些建筑“短命”?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秘书长朱中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除了规划与设计,还有诸多原因也会导致目前许多建筑“寿命”缩短。他特别指出上世纪70年代的简易楼对建筑平均寿命过短的影响。“在当时情况下,老百姓对于住房的需求非常大,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却不高,而且,住房也没有走向市场化,那时候的房屋都是为了满足百性的居住需求应急而盖的,而且使用的建筑材料的质量可能是廉价的,所以,房屋的整体质量不是很高。”

我国建筑何以挣脱夭折的命运?这些悬疑和期待或许是该揭晓的时候了。

  至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建的房子,华南理工大学土木与交通学院副教授张原分析,自然寿命已经提高了,应不止“30年”这个年限。但他同时表示,“即使挺过了30年,中国的大多数建筑到50年时也需要加固、维修了,有质量问题。”

非常事件不是偶然

  一位不愿具名的房地产企业的老总告诉记者,施工质量低、材料质量差的现象在业内也时有发生。由于一定的利益关联,一些开发企业包庇施工单位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双方相互勾结的结果就是牺牲了建筑的质量,的确会造成建筑的使用年限大幅缩短。

中国建筑的一幕幕非常事件不是偶然。

  “同时,部分企业采取边规划、边设计、边施工的“三边工程”路线,也是造成建筑“短命”的原因。”

2009年中国不断出现的“楼歪歪”、“楼脆脆”等建筑质量问题不断给政府敲响警钟。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  此外,这位老总分析,监管力度不够也是造成建筑“短命”的一个重要方面。据他透露,一些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建造项目的过程中采取“抽筋”的方式来减少建筑成本,已经是业内半公开的秘密。要避免这种情况,应该在关键部分进行严格的监理;如果发现违规行为,应给予重罚。

2009年6月上海闵行区莲花河畔一幢13层在建商品楼莲花景苑,因施工程序错误形成地基压力差,楼体整体倒塌,造成一名工人死亡,引起业界巨大震荡。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所周榕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此现象表示惊叹,他说,这样的建筑悲剧是闻所未闻且史无前例的。

1个月后,南京再现“楼脆脆”。

听到记者提及这些网络新名词,周榕的嘴角不禁无奈地淡淡一撇。他认为,这些非偶然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在于中国低成本的快速城市化。

周榕告诉记者,规划滞后、混乱,与未来城市发展步伐不协调,建筑质量再过硬也难逃“短命”厄运。他指出,1998年以来,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开始高速发展,而在近十几年的时间里物质环境发展又进入一个新的高峰期。“但是在这些发展的背后,我们的准备条件实际上是不足的。经济不足还要快速城市化,利益和成本的矛盾怎能协调出优质建筑?”说到这儿,周榕的语气明显加重。

城市规划短视、混乱是建筑“短命”的一个重要原因。目前中国处在一个规划爆炸的时代,而造成规划不合理的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人为因素。政府主管部门本应立足现实,统筹兼顾历史和未来之需,科学制定城市的总体规划,并严格执行已批准的规划,但事实上,多数地方规划的随意性很强。

周榕告诉记者,设计缺陷使得建筑未老先衰,不堪续用。一些开发商为最大化地降低成本,往往以牺牲建筑的某些功能,尤其是以超前功能为代价。在利益驱使下,现在设计单位也越来越迁就开发商,即便有心为使用者着想,也会因开发商的反对、设计时间的限制作罢。最少50年的使用寿命理念对于设计机构而言似乎早已淡化,建筑怪胎的出现也就不足为奇。

房子已经成为一种空间权利的概念,建筑越来越走向资本运营的附属品,其作为有质量的居住空间的幸福外衣却被剥去了。

周榕同时强调,工业化水平不足也是建筑非常事件发生的元凶之一。他说,中国的建筑行业现在还停留在国外100年前的水平,大量依靠人工,技术含量较低。而建筑业也因此被称为农民进城务工的最佳去处。作为吸纳农民工最大的行业之一,在员工培训上又有多少人肯花费多一点资金?没人愿意在技术进步上做更大的投入,靠拼利润和速度建起的楼房如果还能长寿,那简直是奇迹。

当然,“监而不理”也是建筑短命的诱因之一。周榕对记者说,施工环节的质量问题本可通过监理避免,但房地产领域广泛存在监管不严现象,使得监理公司没有起好第三方监督作用。

30年寿命直逼资金流失

当楼房坍塌已不再是新闻,也许该是建筑业深省的时刻了。很多建筑专家们不禁在网上感言,“这是一个规划爆炸、建设飞速的年代,是一个建筑短命症流行的时代。”因为规划短视、设计缺陷、偷工减料,我国建筑的平均寿命“50年罕见、30年普遍”,不及国标规定最低使用年限的60%。

很显然,如此短寿的建筑将每年产生数以亿吨计的建筑垃圾,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巨大的环境威胁,也造成了庞大的资金浪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