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甜橙味的明星粉色系 麻雀要革命3 郭妮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巫毒娃娃,就是那种,用线一层层绕的像傀儡一样
的娃娃,不大,可以放进口袋,包包,甚至有人不懂事地将它当作钥匙扣,你要是听完了这个故事,还会不会把它当作钥匙扣上普普通通的装饰品呢。

vol.1“小茹,这样能行吗?”我不确定地看着自己的打扮,再看看身边的小茹——因为担心黑衣人再来找麻烦,小茹主动把身上的衣服和我的调换。“没……没问题……的,学姐!”小茹一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边帮我把头发放下,遮住大半张脸。我看着眼前故做镇定的小茹,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跟在她后面走进电梯。心一直悬到电梯门打开,原本选手聚集地的大厅因为初选已经完成,显得有些安静,可是也正因为这样,我和小茹这奇怪的打扮格外引人注目。我努力地把头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却突然感觉小茹牵着我的手在微微颤抖,难道说……“快走!紫蕾小姐说那死丫头被关在十楼!”一个声音让我刚想抬起头再次硬生生地低下去,两个黑衣人从我旁边擦肩而过。我用力咽了咽口水,挽住小茹的胳膊,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轻松自然一点。“咦?等等!”突然,一个黑衣人在我的身手大喝一声。我和小茹吓得浑身一颤,僵在了原地。“怎么了?”另一个黑衣人问。“哦……没什么,只是觉得那个穿裙子的女生有点奇怪而已……”“学姐……我们走……”小茹一旁小声地提醒我。我怔怔点了点头,跟小茹紧张地朝门口走去,一路上黑衣人的目光始终都没有离开我的背影,如坐针毡的我用最快的速度带着小茹走出了大厦。刚一离开他们的视线,我和小茹没命地跑了起来。呼哧!呼哧!呼哧!呼哧……跑到大厦的拐角处,我和小茹靠着大厦的墙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朝大厦的门口看了一眼。太好了……那些黑衣人没有追出来……不过真奇怪,今天追我的黑衣人明明有四个,刚才好象少了一个?呜……算了,一定是我想得太多了,另外一个可能去洗手间了吧!想到这儿,我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着吓得脸色发白的小茹,心里觉得愧疚极了。“小茹……对不起,今天我拖累你了!”“没……没关系……”小茹用力地摇了摇头,“学姐,今天……不是……不是你,我也不能参加比赛……”“可是……”我看着故作轻松的小茹,刚想再说什么,却这时被一声大吼惊醒。“那个臭丫头在那里!快追!”“小茹!快跑!”我顾不得其他,我反射性地从地上爬起来,拉住小茹的手转身就要跑,刚一转身,却发现那个刚才没有出现的黑衣人居然就站在我们前面不远的地方,一脸狰狞地笑着。“学……学姐,怎么办?!”小茹吓得浑身都在发抖。我紧张地盯着挡在我们前面的黑衣人,又回头看看已经追过来的其他三个,心里只剩下三个字——死定了!“嘿嘿嘿嘿!死丫头,看你还往哪跑!”黑衣人把我和小茹团团围住,用力揉着拳头,我死死得要住嘴唇,眼睛飞快地到处搜寻,想要找到一个突破口,带着小茹一起逃出去!可是……可是黑衣人朝我们越走越近,把我们围得越来越紧,我们已经完全没有逃脱的可能了!“死丫头,居然害我们整整找了你一个上午,我们要让你十倍偿还!去死吧!”黑衣人大叫着,扬起手就要往我的脸上打!我下意识地抬起手臂想要挡住黑衣人的巴掌,可是旁边传来小茹的尖叫!砰!一声闷响吓得我怔了怔,我睁开眼睛发现刚才要打我的那个黑衣人居然倒在了地上,而站在他旁边的人……居然是蒙太一!是蒙太一!“蒙……蒙太一……”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我突然感觉自己浑身紧绷的神经都松弛了下来。“小麻雀!你没事吧?!”蒙太一大心地看着我。我咬着嘴唇用力摇了摇头,心里突然有一种想要扑过去,紧紧抱住他的冲动!“你们这些混蛋!我蒙大爷的人你们也敢惹!嫌展开的命不够短啊?!”蒙太一挽起袖子,气鼓鼓地大叫着。“蒙……蒙太一?难……难道你是蒙承家族的大少爷?!”听到“蒙太一”三个字,黑衣人吓得脸都白了。“哼!蒙承家族的大少爷,除了我这个帅得没边的蒙太一还会有谁?!快点给我滚蛋!”“是是是!我们马上滚,马上滚!”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听见蒙太一报出了名号,四个追了我一上午的黑衣人连滚带爬,一眨眼的工夫便从我们眼前消失了。vol.2“小麻雀,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已经找了你一上午了!”蒙太一见我杵在那里,冲过来抓住我的肩膀劈头盖脸地大喊起来。“我……我……我一直被这四个人追……结果……”我说着,把口袋里的绿卡片掏出来递给了蒙太一/蒙太一接过卡片看了看,眼睛突然一亮!“咦?!小麻雀,你居然参加了‘明日之星’?!还通过初选了!”“那个我……我……”今天上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现在一股脑全涌进了我的脑海里。我的脑子像纠结的麻线一样乱成了一团,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要从那里开始向蒙太一解释了。“咦?你是谁啊?”蒙太一转头看见哆哆嗦嗦地躲在我身后的小茹,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一下。“啊,对……对了,差点忘了介绍……”我感激地把小茹从身手拉了出来,推到了他的面前,“蒙太一,这是一年级的学妹,叫小茹……今天上午我一直被那四个黑衣人追,就是她帮了我。”“哦!”蒙太一摸着下巴认真地打量着小茹,突然拍了拍小茹的脑袋,“你今天帮了小麻雀,下回我请你吃饭。哈哈!”“谢……谢谢……蒙太一学……学长……”小茹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了。“好拉好拉!小麻雀,看你跑得一身大汗,我还是先送你回家休息一下吧。”蒙太一说着,伸手就要揽过我的肩膀。我不经意往旁边一躲,转过头担心地看着现在还一脸苍白、惊魂未定的小茹:“小茹,对不起,今天害你这样,现在去抽签还来得及吗?”“呃……学姐……没关系……我们明天早点来……可……可以的……”小茹努力地给了我一个微笑,可是却让我感觉更内疚。“可是……小茹,我不打算再比赛了。”我不敢看小茹的眼神,低着头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不参加?为什么不参加?你不是已经取得初赛资格了吗?”听到我的话,蒙太一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总之我不想参加了!”想起紫蕾和越美今天所做的一切,再看看因为我的拖累而耽误了小茹的抽签。如果我不去参加,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发生了吧。这样小茹可以顺利地比赛,我也不需要再次面对那些……“没……没关系,学长,学姐……是因为……因为有些惊吓,明天……明天……学姐会参加的。”小茹转而向蒙太一解释起来。“小茹,对不起,我真的不打算参加比赛了。没有我,你一定会更顺利的。”我像是在安慰小茹,更像是在安慰自己,却逃避着不敢看蒙太一的眼睛。“学姐……”“那个,小茹,你先回去,小麻雀明天一定会参加的!”蒙太一送走了小茹却赌气似的没有再说话。我呆呆地看着小茹的背影,不敢看一声不吭的蒙太一。终于,蒙太一向我走过来,拉下了我肩膀上的书包,往后一甩,背在自己的背上,往我家的方向走去。我加紧步伐,心情复杂地跟了上去。是我太敏感了吗?为什么蒙太一因为我不参加比赛而生气?这半年来,他从来都是支持我的任何决定,为什么这一次……“小麻雀,那四个黑衣人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你?”蒙太一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吓得我浑身一颤,赶紧收回了自己游离的目光。“我……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低着头支吾着。“不知道?!”蒙太一眉头一拧,鼻子用力哼了口气,“如果让老子知道他们的主人是谁,一定让他死得很难看。小麻雀,你放心吧,我会帮你报仇的!”“恩……”看着蒙太一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麻雀,你真的不准备参加明日之星比赛吗?”蒙太一突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敏锐的眼神仿佛要直视我的心底。“其实我没有报名……是误打误撞冲进了预选赛的房间,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通过了……现在我想起来都还觉得好象在做梦一样,不是真的……”我一边说着,一边自嘲得笑了笑。“不是真的?有什么不是真的?”蒙太一说着,把他看了差不多一百遍的通行证放在了我的面前,“你已经拿到通行证了啊!你放心吧,复赛的时候,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会陪你一起去的!”呜……陪我去就陪我去好了,干吗要把事情说得“天上下刀子”这么严重。“可是蒙太一……我……我真的不想去参加这个比赛……这个通行证是我误打误撞得来的……如果去参加复赛,很快就会被淘汰,所以……”“所以什么……”蒙太一一脸疑惑得直视着我的,仿佛这样能在我脸上找到答案。我心虚得低下头,却被他一把拉打到了路边的一个橱窗前面,“小麻雀,你看这扇玻璃橱窗。”“看……看什么?!什……什么都没有……”“你再仔细看看。”蒙太一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吹得我的耳朵痒痒的,脑子里也乱成了一团。“我……”我再次看了一眼面前的橱窗,透亮的玻璃上除了晃动的人影,什么都看不见。“看……看见了……”我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玻璃反射出来的影响,蒙太一的脸和我的脸靠得好近……好近……我渐渐感觉身体里的一股热气一下子往上涌,快把自己的脑子都挤爆了!“知道吗?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最最美丽的小麻雀!”蒙太一的声音怎么能够变得这么温柔,好象要把我的心化开了一样。“她善良、坚强,遇到困难的时候,她总是愿意面对现实,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打倒过……在我的心里,她最最勇敢!是永远的明星……”“最最美丽……最最勇敢……”我喃喃地重复着蒙太一的话。是这样吗?……我真的是这样吗?还是说我曾经是这样……“可是现在玻璃里的小麻雀,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小麻雀了……她变得小心翼翼,学会了逃避现实……她缩在一个她自认为安全的壳里,躲避着一切……不再坚强……”“我……我……”我惊讶地抬起头,看着玻璃像里那个蒙太一,他的眼神与平时的完全不一样……我真的是在逃避吗?强迫自己遗忘过去,只希望自己能尽可能的平凡……我努力做的这一切,只是在逃避吗?我仔细看着橱窗玻璃上的自己,她正微红着脸,局促不安地微微发抖。“是不是死耗子走了,小麻雀就不会再有梦想了?”蒙太一突然上前一步,把我牢牢地锁定在他的视线范围,“还是小麻雀本来就没有梦想,你的梦想只有死耗子……”“蒙太一!”蒙太一那双诚恳的眼睛,像一泓清澈的湖水一样,让我不敢正视。我再次避开了蒙太一那双仿佛能看透我内心的眼睛。一年以来,我第一次听到蒙太一提到金映明,可是为什么我会这么害怕,害怕到根本不敢面对那个名字,更不敢面对这样的蒙太一……vol.3“是不是死耗子走了,小麻雀就不再有梦想了……还是小麻雀本来就没有梦想,你的梦想……只有死耗子……”我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当我躺在床上盯着手中通行证发呆时,蒙太一的话却一直在我耳边萦绕,挥散不去。我到底该怎么做……我烦躁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正想把通行证撮成一团,上面的广告词却吸引了我的视线。“成为拥有自己玻璃鞋的灰姑娘!”看到这句话,我的心猛得一怔,河影月的声音又仿佛在耳边响起。“秋秋是没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却奢望得到水晶鞋的灰姑娘……”我在心里喃喃地重复着河影月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个惨然的笑。麻秋秋,你到底要得到什么……水晶鞋还是……我从床上坐起来,使劲得摇了摇头,视线又落在了书桌上的电话。这是妈妈为奖励我成绩进步而从麻夏生房里搬出的电脑,那个因为逃避而只好可以选择遗忘的地址,突然蹦了出来……要……要去看吗……他的空间……从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看过了……他……他还会继续在里面写些什么吗……去看看吧!也许早就该面对了……我紧张地咬着嘴唇,轻轻地点击了进去,进入金映明的个人空间里。id:snowman时间:4.10.和她散步。周围很安静。id:snowman时间:5.20跟她说下雪很美,幸好还有你!id:snowman时间:8.17她在撒娇,生病也不愿意离开。……一遍遍地阅读着那些字数少得可怜的日志,我感觉内心某种情绪在一丝丝纠结,似乎连周围的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和她散步……幸好有你……不愿离开……我眼前仿佛出现他面对着月学姐深情款款的样子,一年了,他们应该过得很幸福吧……王子找到了他的公主,可是灰姑娘真的就不再有梦想了吗?“在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最最美丽的小麻雀!她善良、坚强,遇到困难的时候,她总是愿意面对现实,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打倒过……在我心里,她最最勇敢!是永远的明星……”那样的麻秋秋在哪儿呢?那才是真正的麻秋秋吧!我掏出手机,找到了小茹的号码。是啊!灰姑娘没有王子也会努力得到水晶鞋!不是吗?vol.4第二天,明日之星比赛现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推开了休息室的门。休息室已经来了很多人,有的坐在椅子上高声谈笑,有的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可是当我推门走进来的那一刻,休息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身上。我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所有人目光的聚焦下,低着头匆匆地朝休息室的最后面一排座位走了过去。“麻秋秋?她怎么还有脸来啊?”“不知道,可能她天生脸皮比别人厚吧!”我的出现让休息室里的女生们立刻有了新的话题。特别是紫蕾和越美,她们看我的眼神,就像看见了仇人一样,充满鄙视和愤怒。“学姐……学姐……”一个小小的声音在最后一排的座位上响起,我抬头一看,发现小茹正坐在最角落里的一个座位里,旁边有一个位置是空的,大概是她给我留的位子。我低着头,走向了空位子,坐了下来。“学姐……我看你这么久还没到,还……还担心你不来了……”小茹看见我,表情有些激动。“恩……路上有些塞车所以晚了……”我放下背包,转头冲小茹笑了笑。砰!这时,休息室的门打开了,昨天的那个络腮胡子大叔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各位选手,昨天你们的表现突出,所以获得了今天晋级初赛的第二轮资格,希望大家能继续努力,闯过这一关。下面,我再确认一下抽签的情况,大家看看有没有错误。”络腮胡子大叔说着,清了清嗓子,翻开手上的文件夹,念了起来,可是一直到他念完了,都没有听见我和小茹的名字。wwwcom“所有抽签的结果都在这里了,大家有什么问题吗?”络腮胡子大叔问。我和小茹交换了一下眼神,举起了手。“我们……”“恩?你们?有什么问题?”络腮胡子大叔皱了皱眉头,其他女生都寻着声音看着我和小茹。刹那间,我和小茹所在的最不起眼的角落成了大家聚焦的中线。小茹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说话,我硬生生地咽了口水,站了起来。“昨……昨天我们没抽签……”“没抽签?怎么回事?你们有通行证吗?!”听见我的话,络腮胡子大叔不高兴了,朝我和小茹走来。“有……有通行证的……”络腮胡子大叔接过我和小茹手中的通行证,瞥了我们一眼。“两位选手,‘明日之星’是非常正式严肃的比赛,你们怎么可以连第一条比赛规则都不遵守呢?”“对……对不起……昨……昨天有特殊情况……”小茹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要解释,却一句话也说不清楚。“老师,您别信她们的话,她们根本就是故意破坏规则!”紫蕾坐在座位上,幸灾乐祸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和小茹。“对啊,她可是早川出了名的败类!”越美也随声符合,看见我和小茹满脸通红的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好了,大家都别再说了。”络腮胡子大叔说着,表情严肃地朝整个休息室扫了一眼,“这一次,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但是下次再不遵守纪律,就要取消你们的比赛资格了!”“谢……谢谢您……”我和小茹拼命点头答应着,休息室传来了一阵嘘声。“下面我跟大家讲一下接下来的复选比赛——这次复选考验的是大家互相配合的能力,所以要分组进行。昨天分组名单都记清楚了吗?哦,对了,那两个没抽签的女生……”络腮胡子大叔说着,翻了翻手中的文件夹,“就到……第四组吧。这一组表演的题目是——‘偶遇’。”“为什么?!第四组?!”听见络腮胡子大叔的话,紫蕾突然惊讶地大叫了起来,“为什么要让她们来第四组!我不同意!”呜……难道紫蕾是第四组的吗?“什么同意不同意?!你是评委吗?!不喜欢就别参加!”络腮胡子大叔一脸不快地瞪着紫蕾。紫蕾还想站起来反驳,却被越美拽住了衣服,拉回了座位上。“哼!真倒霉,居然跟那个死丫头一组!”紫蕾小声嘀咕着。果然……唉……络腮胡子大叔皱着鼻子哼了一声,走到休息室的最前面。“今天上午是分组练习时间,大家可以去隔壁的几个空着的排练室排练。下午开始进行正式比赛,每一组会选出最优秀的一名选手进入下一轮比赛。大家抓紧时间练习吧。”络腮胡子大叔说完,背着手走出了休息室。我和小茹对视了一下,都看出了对方内心的忐忑不安。和紫蕾一组……不知道又要受到她们什么样的“礼遇”了。休息室里的选手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朝门口走去,准备去排练室练习了。紫蕾和越美环抱着手臂守在门口,等我走到门口,紫蕾身手推了一下我的肩膀。“麻秋秋!你别太得意,我不会让你们有好果子吃的!哼!”越美冷冷地瞪了一下我和小茹,突然一把夺过我手中的通行证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还顺便用脚在上面使劲地踩了踩。“麻秋秋,这一回,我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等着瞧吧!”“学姐……”小茹担心地拽了转衣角。我死死地攥紧拳头,挤出一个微笑。“小茹,我没事……我们去隔壁排练吧!”“恩……”vol.5推开排练室的门,紫蕾和越美像门神一样一左一右地站在排练室的门口。“麻秋秋,你想进来?”紫蕾坏笑着看着我。“我们是一组,要一起排练……”我鼓起勇气直视紫蕾的眼睛。“一起排练?!你以为这里有谁会愿意和你排练?还有你,臭丫头!”越美放肆地把小茹往门外一推。我眼看着小茹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警告过你的,不准跟麻秋秋讲话,否则就是这个下场!”“小茹!”我赶紧把小茹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嚣张的紫蕾和越美,心底说不出的愤怒,“你们……”“算了,学姐!”小茹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看着已经关上的排练室的大门,却微笑着拉起我的手,“就算是……是在外面,也可以练……练习啊!题目是‘偶遇’,我们就互……互相做练习……对象吧!”“小茹……”看见小茹乐观的脸,我的鼻子酸酸的。“学姐……”小茹说着,突然跑开了,远远地站着冲我招了招手,“学姐,小茹先……先表演,学姐慢……慢地走……走过来,演好……好朋友!”“恩……好……好……”我点点头答应着,努力让自己扬起笑脸,慢慢地向小茹走了过去。小茹深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朝我走了过来,快到我面前时,她突然脸变得通红,张开嘴想要对我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小茹,你怎么了?”我担心地走到小茹的面前,低头看着她。小茹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抿着嘴唇笑了笑。“没……没什么,不知道该……该说什么台词……呵呵呵呵!”“没关系……小茹,我们再来一次吧……”“恩!”小茹答应着,又开开心心地跑回原地站好。看着小茹执着的目光,我心里一阵激荡。蒙太一说得对,有梦想的人才会是最完美的!看着现在的小茹,我好象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有着坚强打不倒的韧性!在小茹专注情绪的感染下,很快,我也忘记了紫蕾和越美带给我的不快,全身心投入到了排练里。“学姐!你的梦……梦想是什么?”休息的时候,小茹突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仿佛在问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我……小茹呢?”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着急能反过来问小茹。“我?小时侯我身……身体不好,天天在医……医院里,一个朋友也没……没有……可是爸爸一直陪……陪在身边,给小茹唱歌,跳舞,还教小茹画画和……和钢琴,爸爸说小茹将来……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大家喜……喜欢的人。”“你爸爸真好……”看着小茹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突然也感受到了那种幸福,那时的小茹虽然孤独却一定是快乐的吧!“是啊……他是最好的爸爸,可……可是他没能看着小茹一天天长大……”小茹微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所以小茹一定……一定要幸福,一定要成为一个大家喜……喜欢的人……”“小茹,你一定可以!”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安慰小茹只有给她信心和鼓励。“真的吗?学姐!”“恩……”看着小茹因为我的话而高兴的样子,我突然充满了力量,不管是为了小茹还是为了我自己,我都应该努力,麻秋秋,你一定要加油!很快,两个小时的排练时间过去了,我和小茹也结束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排练,回到休息室等待下午的比赛。走到休息室门口的时候,正巧紫蕾和越美在指挥大家领便当。我和小茹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越美把便当发给我时,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我抽了口凉气,拿着便当和小茹赶紧离开了。“咦?学姐,你不要果……果汁吗?那我把可乐跟你换……换一下好吗?!”正当我还为越美刚才诡异的笑容犯嘀咕的时候,小茹以为我在为手里的饮料烦恼,热心地和我互换了饮料,还鼓励我多吃点,准备好下午的比赛。我感激地看了看小茹,决定不再去想那么多,安心地坐在休息室的角落吃起了便当。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眼看离比赛时间越来越近,大家都在低头忙着背台词,或互相对戏,没有人再关注我和小茹。我不经意地看了看小茹,却发现她似乎很紧张,脸色越来越苍白。“小茹!”我看着表情痛苦的小茹,不远处的紫蕾和越美却洋洋得意地看着我们,发出一阵阴森森挑衅的笑声,听得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咚——突然身边巨大的响声让我的注意力再次收回,但却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小茹!你怎么了?!”我惊叫着扶起倒在地上的小茹,休息室里所有的人都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一脸厌恶地朝我看了过来。我已经顾不得向其他人解释,只感觉自己的手抖得很厉害,眼泪也急得流了下来!眼前的小茹脸色发青,手护住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身体也在拼命地抽搐。“小茹!小茹!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焦急地问。“呜……呜呜……咳咳!咳咳!”小茹捂着喉咙,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仿佛想要说什么,可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茹!小茹!呜呜呜!”看见小茹难过的样子,我大哭了起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休息室里的女生都惊讶地围了过来,看见小茹痛苦的样子,她们纷纷小声地议论着。“怎么会这样啊?”“不知道,刚刚我看见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会不会是羊颠疯啊!还不赶快送医院,我看恐怕……”医院?!对了,得赶快把小茹送到医院!我怎么还在这里傻楞着?!“小茹!小茹!你坚持一下,我马上送你去医院!”我顾不得擦拭眼泪,吃力地把小茹从地上扶起来,把她的胳膊架在我的肩膀上。周围的女生纷纷往后退了退,却没有一个人想站出来帮助我。直到刚才负责讲解的络鳃胡子大叔赶了过来,大家才在他的召集下动手帮我把小茹送上了去医院的车。vol.6“小茹!小茹你要坚持住!”我焦急地跟在推床旁边,一路小跑地往急诊室跑去。白色推床上的小茹表情痛苦,满头大汗,不时剧烈地咳嗽着。经过医生的初步诊断,小茹可能是吃了过量刺激喉咙的药物,所以突然说不出话来,再加上她本身有过敏体质,因此必须马上送到急诊室抢救!苍白的小茹,虚弱得仿佛生命的气息都在一丝丝地抽离,没有了刚才坚强的微笑,剩下的只是药物刺激的痛苦。我心痛地紧紧握住小茹的手,努力地挤出一个镇定的笑容:“小茹,别担心!你的嗓子很快就会好的!学姐会一直在这儿陪着你的!”小茹听到我的话时却激动地摇着头,嘴唇颤抖着,好象在难过,又好象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我顺着小茹的眼神,俯下身子把耳朵凑到了她的嘴边。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小茹用她沙哑而又虚弱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快……快去比……比赛!咳咳咳咳……”我惊讶地看着小茹那坚定而渴望的眼睛,这就是她拼尽全力想要对我说的话?!这一可,我却像一个退缩的逃兵,逃避似的不停摇头:“小茹,别再说话了。我会陪在你的身边,一直到你好起来。要不是因为我,你因为不会……”我的话换来小茹更激烈的摇头,她挣扎着扯下脖子上的一块玉佛,塞在了我的手里,似乎在用最后的一点力气,颤抖着对我说:“……请……替我……咳咳咳!……实现……梦……想……咳咳咳咳……”砰!急诊室的白色大门把我阻挡在了长长的走廊上,我看着手里还带着小茹体温的玉佛,感觉突然有了一股力量从手心直达我的胸口!不断地膨胀……爆裂!是的!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我要替小茹实现梦想!也是实现我自己的梦想!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再心里大声地对小茹说:“小茹,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放弃!”……

澳门新葡新京 ,很多时候,无知者无畏。

原来,好多事情,我们不知道其中的具体细节时,会觉得这个世界风光霁月,如此的坦荡荡,原来,在这些我们觉得平常的小东西后面,有那么多不可告人的惊悚的秘密。

小茹不信神,也很少听鬼怪之说,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她走过那个路边摊时,鬼使神差地过去看看。

那个摊子的主人很奇特,怎么说呢,明明人在面前,可总是让人觉得五官模糊,描述不出来具体的形容,只能说是大概四十来岁的壮年汉子。

小茹觉得奇怪,每天从这儿经过,好象从来见过此人,或许是从来没有什么印象吧。

小茹觉得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自从阿骏提出要和自己分手之后,整个人都是精神恍惚的,行尸走肉一样,可是小茹没有办法,要将一个人活生生地从心口拔出来,那个地方就跟空了一个洞一样。

摆摊的奇怪大叔也不说话,也不推销自己产品,倒让小茹觉得不习惯了,怎么卖东西的人都这么高冷吗。

正当她觉得意趣阑珊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摊子的角落边有一对娃娃,线缠的娃娃,上面不知道用什么珠子做的眼睛,就这样静静地瞅着她。

小茹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被这对娃娃吸引住了,她拿起这对娃娃,这才发现,蓝色线缠的应该是男娃,胸口上还用红丝线绣了一颗心,粉红色线的应该是女娃,让人略微有点不舒服的是,女娃的嘴不知道用什么红线缝制的,红得糁人。

“这是巫毒娃娃,这对是专门祷告爱情,尤其能挽回爱人的心!”突然,大叔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有心理准备的小茹吓了一跳,心想这个大叔真是怪,说个话也阴习习的。

吓是吓了一跳,大叔这几句话却让小茹听进去了,真的能挽回爱情,这样阿骏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小茹就像溺水快沉的人,突然看到了一个救生圈。

“这是很灵验的巫毒娃娃,你把兰色的这个放在你男朋友那里,你自己保管这个红色的女娃,很快,就会灵验的,没有比巫毒娃娃更灵验的法术了!”大叔好象懂得人心似的。

小茹听到能挽回爱情重获爱人的心,完全整个人的心思都到里面去了,怎么掏钱买回来,怎么拿着回去,怎么打电话要与阿骏见面,都已经没有什么意识了。

直到阿骏虎着一张脸,坐小茹面前,看着这张俊朗无比的脸,小茹只觉得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痛楚,曾经温柔地在耳边说着情话的男人,仿佛就在昨天还深情款款的,怎么就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阿骏很冷酷地看着小茹,不是说不见面了吗我们都说好分手了怎么还纠缠不清,小茹陪着小心,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我们在一起半年总该有个分手仪式的交代吧,今天就当我们最后的见面,送个礼物当纪念吧。

小茹看着阿骏很冷淡地将那个兰色的巫毒娃娃甩到了随身的背包中,没有说话,心里隐隐约约有着一丝希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