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奇思19)

这是续前面的番外…

1

云阳城的二月已经是春天了,草长莺飞的时令里,爱俏的姑娘们不少都换上新裙。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

“苏家妹妹!这儿!”一个穿着绿裙的小姑娘尖声唤道。

下雨了。一下雨长湖就特别热闹起来。躲在水里的鱼儿再也闲不住了,一个个跳出水面接着雨滴,然后围着湖里的荷花做游戏。那碧绿的荷叶上点点雨滴晶莹剔透,一颗连着一颗,像极了少女脖子上那串水晶,不,比水晶还要晶亮,圆润!一朵朵荷花或含苞待放,或展瓣怒放,或害羞的隐藏在硕大的荷叶里,和鱼儿们快乐地捉着迷藏!

被唤的人立刻冲过去,却是个矮矮的小子。

微雨初歇,鱼儿们也玩累了,都躲进水里。碧绿的荷叶上竟跃上一条可爱的小鲤鱼,咕咕地吐着水泡!这鱼儿见没人应他,又四顾了下长湖,确信要找的那鱼不在湖里,于是轻轻一跃,就跳到了湖堤。说也奇怪,这鲤鱼一落地,竟然就幻化成一青衣少年,亭亭地立在湖边。

“姐姐,你们要的香料。”稚嫩的童音辨不出男女,可那递出瓷盒的孩子又的确是一身男儿装扮。

“清荷,你在哪里?”少年一伸手,手里就多了一把画扇,扇面上是一尾全身雪白的锦鲤,额上那一点鲜红格外夺目!

“你怎的又穿成这般,生怕人家不把你当个男孩儿嘛?”绿裙的姑娘嗔怪道。

少年一边轻轻挥扇,一边在湖堤上轻快地奔跑着,整个长荡湖只听得到他温柔的呼唤:“清荷,你在哪啊?”

“是是是,清荷姐姐我错啦。”原来那小个子竟是女扮男装,此时一副赔罪姿态,看着倒也像个小丫头些了。

“我在这呢.”随着这黄鹂般悦耳的声音,一位穿着雪白衣裳的女子从湖对面的竹林里冒出头来,她的脸洁白无暇,美若碧玉。她在竹林里穿梭,一林的竹叶都晃动起来,似乎在跟着她的节奏曼舞。

而那名唤清荷的姑娘显然也是习惯了她的做派,摆摆手就不放心上。

“你又乱跑,要是让婆婆知道了,不骂你才怪。”若晨轻轻拉过女孩,眼里全是怜惜。

“我和你家掌柜说过啦,送完香料陪我一起去柘湖玩,去不去?”清荷笑吟吟地拉住小孩子的手,摇了一摇。

“没关系,若晨哥哥会帮我的。”女孩撒娇着,一双眼眸像刚被洗过的蓝天一样清亮。

“啊?柘湖…可是我听说那里最近不怎么太平,姐姐换个地方?”小丫头一脸的为难样子。

“好了,好了,雨也停了,我们该回湖里了。”少年轻轻地说着,用手轻轻朝湖里一点,那湖水就分开了两边,一个巨大的水洞露了出来。两人轻轻一跃就跳入洞里,洞慢慢地合起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就是因为不太平呀,前阵子不是说闹水鬼嘛?我听说今天会有仙师来治水鬼的,苏鸢你到底去不去啊?”清荷兴奋极了,仙师!传说中的仙人呀,怎么能不去看看?

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

“好,几时去?”苏鸢又复问道。“你确定和我师父说好了?”

这是长湖湖底的一个小村子。村子不是很大,但却很美丽。一个个屋子都是用珊瑚所筑,在屋子的旁边种满了雪白的,粉红的,大红的荷花,小小的鱼儿们正在荷叶上,荷花上开心地嬉闹着。

“哎呀你放心,我真的真的说过啦。我们现在就走,早点去占个好位子。”

“婆婆,我回来啦!”清荷看到等在村口的婆婆,调皮地嘟起了嘴,用力地抱住了她,“清荷已经很久没出去了呢。清荷快变成了条傻鱼了。”

“啊?好…”话未说完,急性子的清荷就拉住她跑向马车。

澳门新葡新京在线,“下次再不可这么任性地出湖了。你要知道你是千年难得的丹顶锦鲤,有多少人想要得到你哦!万一,你像你母亲一样…..”婆婆的声音有几分哽咽,她拍拍清荷的头,叹息着走开。

“姐姐,慢点慢点,不急…”苏鸢无奈地出声。

“若晨哥哥,你说,我要是能变成一朵荷花该多好啊,或者是一尾很平常的小鲤鱼,这样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去湖上玩了。”清荷用手摸了摸自己头上那一点红色的印纹,一缕无可奈何涌了上来。

——柘湖

“湖上有什么好玩的,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若晨看着清荷那委屈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

苏鸢跳下马车,可以看见柘湖四周已围了不少人。

“你说,妈妈为什么要拼着命去湖上呢?那湖上的生活一定很精彩。”清荷用手拖着头,出神地看着头顶的那一湖碧水。

“姐姐,人好多…”

“你不要再乱想了,你要知道,你妈妈就是被湖上的那些人给害死的。”

“怕什么?走,挤进去。”清荷毫不在意,提脚已向着湖边奔去。

清荷其实对妈妈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她只知道妈妈曾经是这长湖最漂亮的一尾鲤鱼,妈妈的眼泪可以医治百病,就因为这,妈妈总是会出湖帮助湖外的老百姓,但有一次,妈妈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等回到长湖时,已经变成了一尾没有了生命的鱼。

到得湖边,苏鸢果真望见一对白衣少年在水面上飞跃不止,不时提剑刺向水下。似乎就是清荷口中的仙师。

“清荷,你妈妈把生命给了你,所以,你要好好地活着。”婆婆经常这样跟清荷说,清荷就扑闪着她的大眼睛,想象着妈妈那美丽的样子。

而湖下也有一黑影不断游曳,从形状看过去,像是一条粗而长的巨大黑蛇。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

苏鸢看看周围的人群,小声地对清荷说了句话。

“清荷,族长说有件事要跟你商量。”婆婆的声音很轻,似乎她自己都不愿意将这话说出。

“这仙师捉水鬼的仗势,我看怎么好像耍猴…”

“什么事啊,婆婆。” 清荷一边抚摸着那绽放的荷花,一边问着。

“不许侮辱仙师!”清荷瞪圆了杏眼。

“你有没有听说过昨天长湖上有一艘船出事了。整艘船上只有一个男孩活了下来,就在村子的大院里。”

一旁的人群中传来“噗”地一声。

清荷点了点头,她记得若晨说那个男孩长得还挺帅,只是一直闭着那双眼睛,呼吸十分地微弱。

“我看也像。”一个白衣的青年笑出声来。

“今天族长说,男孩的病情加重了,看来村里的医生不能救他了。”婆婆的眼里有丝难过。婆婆是多么地善良,舍不得任何的人有任何的磨难。

“清荷。”婆婆唤了一声,“也许只有你能救他了。”

清荷知道婆婆指的是什么意思,她的眼泪,她和母亲一样神奇的眼泪是可以治百病的,甚至起死回生,但是婆婆也告诉她,母亲就是为了一个人间的人流干了眼泪,才会再也回不到长湖的。

清荷跟着婆婆来到大院,族长正皱着眉守在男孩的身边。男孩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

“清荷,你要想一想,你的眼泪太珍贵!”婆婆把清荷让到男孩的面前,她可以更清楚地看到男孩,虽然很苍白,但依然很是清秀。

“婆婆,如果妈妈在,一定会救他的。”清荷将男孩的脸抬了起来,看着他,一滴滴晶莹的泪从清荷那明亮的大眼睛里滴落下来,渗入男孩干涸的嘴唇上。很快地男孩的嘴唇变得红润起来,紧接着,那张原本苍白的脸也开始一点点有了血色。

“好了,好了,这下得救了。”
族长高兴地喊了起来,婆婆却看着有些疲惫的清荷,心里有一丝担心。这是清荷第二次用眼泪救人,第一次,是救若晨。

那次,若晨贪玩,独自一人去长湖上采莲,却遇到一只正在放网捕鱼的船。婆婆和族长们把若晨救回长湖时,他已经因为脱水奄奄一息。大家都束手无策,婆婆告诉清荷若晨可能不会再活下来,清荷抱着若晨,哭得成了一个泪人,正当她哭得快要晕到的时候,突然就听到婆婆喊着:“清荷别哭了别哭了,你把若晨给救回来了。”

也就是那次后,长湖的所有鱼儿都知道清荷的眼泪和母亲一样能够救人。但没有人知道,那次流泪后,清荷感觉到自己整个身体像是被透支了一样,她知道她不仅继承了母亲那能救人的眼泪,还和母亲一样因为流泪就会耗尽心神。

“清荷,你醒啦。”清荷睁开眼,若晨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

“那个男孩呢?”清荷微微笑着,端过若晨递来的荷叶茶。

“族长把他送回去了。等他醒来,就会发现他在湖上,会有人把他救回去的。你别担心了。”
若晨的话语里有一点责怪,但一看到清荷苍白的脸又实在不忍心多说什么。

“回去了,回去了也好。只是还不知道他叫什么?”清荷悠悠地说着,她的眼前又一次闪现出男孩那清秀的脸。

2

  如有意、慕娉婷,一笑即倾城。

日子清浅地过着,清荷天天都在数着手指,她记得婆婆曾答应她,在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就让她去湖上,去人间看一看。离十六岁生日只有几天了,清荷的心被快乐和期盼给充盈着,整天开心得像个孩子。

若晨早已经去过人间,他对人间的一切似乎都不屑去谈,每次清荷央他说说人间的事,他总说,人间不好,是人间的那些人害死了你妈妈。于是清荷就只能沉默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那里,静静地回忆着那个唯一见过的人间的男孩。

他还好吗?会记起我吗?如果真的遇见了,他会知道我就是那个用泪水将他救活的人吗?

终于,清荷十六岁的生日到了。虽然若晨不是很喜欢人间,但他还是跟婆婆请求要陪清荷一起去人间,于是,那天的清晨,清荷和若晨就静静地跃出了长湖。

“若晨哥哥,我们就去长湖边的那座青城吧。”清荷站在湖边,看着远方,想着那与长湖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心里的欣喜喷涌而出。

“青城?不好,太远了。”若晨摇摇头,他依稀记得婆婆说过,那个让清荷的妈妈流干眼泪的人就在青城,他不想让清荷去那个地方。

“若晨哥哥,我们就去看一看,我听长湖的鱼儿们说,青城可漂亮了。”
清荷拉着若晨的衣襟,央求着。

“那,就看一眼,走一趟就回来好吗?我带你去烟都吃好吃的。”若晨很是恨自己永远都狠不下心来拒绝清荷!

“嗯嗯,就看一眼,就走一趟。然后去吃好吃的喽!若晨哥哥最疼我。”清荷伸出手来,从身后一下子将若晨给抱住。若晨几乎能听得到自己狂热的心跳声,他想转过身紧紧地抱住清荷,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酥软的没有一点力气,而清荷却已经松开双手,一蹦一跳地奔向青城。

六月的青城,有着一种别样的美。

“若晨哥哥,你瞧这里也有好多好多的荷花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