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中美关系及中美贸易战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2

最近美国这个国家和中美关系特别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人们议论纷纷,
观点各有不同。依笔者的管见,世界形势的发展让美国遇到了一个难逢的良机,已经到了该改变国策的时候了
美国建国时间不长, 成就不小,
在世界民族之林中,她可算是“成功人士”。她立国235年来,开惯了顺风船,遇到挫折不多,到20年前冷战结束的时候,她已经独霸全球,这说明了她的成功并非偶然,确实有其先进之处。然而,这么多年的众星拱月,给美利坚民族造成了沉重的思想负担,让她背上了至少四个巨大的心理包袱:她过不了一般日子,必须得过得比人家好;她必须当老大,绝不肯居老二;她插手惯了别国的事务,不插手就手痒痒;她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她觉得上帝特别眷顾她,让她这个国家成为流着“牛奶和蜂蜜”的地方,而她所做的一切,是常有理,都是“天定命运”,替天行道。当年她套称自己是“上帝选民”,有给自己壮胆的成分,这么多年过来了,她还真把自己个儿当成地球上高人一头的特殊公民了。
然而世界已经变了,而美国则不肯接受世界发生的巨大变化,缺乏自知之明,世界的现实跟她身上背的那些个心理包袱反差太大。要是她能面对现实,放下包袱,平平和和地待人处事,就凭她那么扎实的基础和由全球提供的那么聪明的人力资源,她的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好,更好。如果她是个个人,大家就会给她做思想工作,不行就再给点压力,总之想尽办法让她卸掉包袱,大家好过太平日子。然而她是一个武备超群、能征惯战、科技顶尖、百业先进的超级大国;她的钞票在全世界就是真金白银,印钞机一开,全球财富尽入囊中;她定的行规基本上就是世界法律;她的影响从媒介到快餐无远勿届。你去劝她?说多了备不住明天航母群就来了。
有人会说,美国不是讲民主自由的吗?
坦白讲这里面忽悠的成分不小,至少在处理对外关系上我们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美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句名言极好的脚注。从早年开拓者骑马挎枪打天下开始,独立战争、第二次美英战争、西进全面征服印第安人的战争、美国内战、美西战争、八国联军进北京、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等等,等等,她停过吗?她打这些战争多数缺乏说得过去的理由,她想打谁就打谁。满世界数她的兵实战经验最丰富,如果没有用,她要那么大的武库干嘛?
美国为什么要把军队满世界部署,满世界作战,又死人,又花钱?美国集中了全世界的聪明人在那里,她不会干傻事,做赔本的买卖,而一定是有大利可图。美国国内的稳定,跟任何一个国家一样,
不是靠忽悠一人一票的投票权来得到的,而是靠过真材实料的好日子来维持的。美国现在总是向别国转嫁困难和高筑债台,换来的是自己比较稳定。而要想叫别的国家听任宰割,就得在政治上到处指手划脚,煽风点火,让人不得安宁。这一切靠的是什么?谁来背书?军队,枪杆子!
原来如此。然而别人也不会总允许美国转嫁、透支,也会要反抗。当好日子不再的时候,社会就会动荡,颜色革命就可能会来光顾美国,而把自由民主的教导背得滚瓜烂熟的美国人闹起事来,不会比别人差。哦,原来美国在全世界驻军打仗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国内维稳?!有的国家政府在国内维稳中动用了武力,美国要人家下台,你美国为自己维稳在国际上动用武力,杀了那么多人,该拿你怎么办?国与国之间的利益关系,当然需要调适,需要关心彼此的利益诉求;但是首先要问问你的利益合不合理,不然哪里还有公平正义可言。
我们中国在地球村里挨上了这么个一衣带水的邻居,既有幸也不幸。有幸的是她的确有值得你借鉴的地方,而且两国的合力巨大,可以共同对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如能和睦相处,岂非绝妙好事!
不幸的是她包袱过重,很难开窍,蛮横到了让你无可奈何。她设计的制度之高明让你真是想象不到。传统的中国政治学认为一国三公,政出多门,不好。美国反其道而行之,她有三个政府,或者叫“一府三支”;政府甲对外国作出的承诺,政府乙可以通过立一纸国内法来让承诺归零,而这样做美其名曰制约平衡。套用岳飞元帅的一句话,这叫“先诺后赖,为政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在弄明白美国是怎样一个国家之后,还得弄明白中国在美国眼里是怎样一个国家。在美国看来,强大的中国的存在本身就是招惹了美国。且不论什么意识形态,光是中国这个个头儿就不能让你复兴,你要是起来了,要想享受我这样的生活了,我怎么办?所以打压中国、遏制中国、硬力量不好用用“巧”力量对付中国,把中国的核心利益伤害到一定程度而不崩盘,是既定方针。这是美国的思维定势,这样的思维一直还没有受到过认真的挑战。一部中美关系史不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吗!
然而,地球村太小,人类掌握的破坏力太大。不管彼此是否看得顺眼,中美两家邻居谁也躲不开谁,唯一的出路只有和平共处,不想共处也得慢慢地学着共处,也就是想办法找到利益共同点,争取双赢。从和平共处的愿望出发,经过努力甚至斗争,达到新的、更高层次的和平共处。
有人说,由于中美两国经济依存度这么大,经济关系越发展,两国发生对抗的可能性就越小。一般情况下,可以这么说。但是如果一方在军事上占尽优势,而另一方毫无还手之力,要是打败了,经济上也就只好任凭宰割了。比方说,美国找个碴儿,像打伊拉克那样来打中国,中国老实挨打服输,结果我们手里那点美国国债、两房债券和外汇储备不就都变成第二次庚子赔款了吗?用不着WTO讲话,什么焦炭、稀土,甚至更贵重的东西,还不是任君随意享用!“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华盛顿不但不相信眼泪,更看不起一味退让和懦弱。比如说,美国人手里经常拿个核导弹在晃悠,那你就也得有一点核武和“杀手锏”用来保护命根子,这谈不上什么军备竞赛。毛泽东说:“没有那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邓小平说:“你要毁灭我们,你自己也要受到点报复。”感谢“两弹一星”的元勋们和当时的领导人,他们努力的成果是能促进和平共处的。
借鉴美国的经验,要做到对路。中国和美国的国情太不一样了。我们经过了漫长的封建社会,而美国没有这种经历。我们的民族构成有几千年的历史,而她那里都是近代以来新到的外来户,民族认同的心理基础大不相同。她一贯搞的是扩张,我们一贯讲的是羁縻。她的面积跟我们差不多,而人口按亿论顶多是我们的零头。所以,对她合适的东西有的很可能对我们并不合适。举例说,在民族问题上,美国在现代化过程中对原住民印地安人采取杀人劫地的灭绝政策,把杀剩下来的人圈进保留地进行“无害化处理”,对黑人先是整民族奴役,然后不做奴隶了但受歧视,到如今难说真正平等。他们有民族社区,然而没有民族基层行政单位,更不用说民族区域自治了。而我们则建立从省区往下的各级民族自治行政区域并加以扶植。在处理民族问题上,能随便用她的经验吗?改革开放,不是搞西化,更不是美国化。发达国家有的是,不光是一个美国,有的跟我们的国情也许要更接近一点。最好的办法可能还是博采众长,加以消化,为己所用。可不敢让某些美国人忽悠了我们,特别是忽悠了我们的学生和青年,弄得有的中国人看美国、看世界和看祖国时错戴了美国人的眼镜,搞不好,做出利人损己的事情来,美国经验就成了毒药。我们研究美国史的时候要搞一点外交史,这样比较不容易被忽悠。美国外交史告诉我们,现今在世界事务上,美国是对别国最不民主最不平等的国家。你看,美国有十几艘航母,中国连一艘还没有,而现在美国质疑中国为什么想要有航母。中国的人口等于4个多美国的人口,且不论中国要不要这么多航母,光是按照美国人喜欢的一人一票原则,中国有40艘航母不算多。总按美国这样的态度,还有公理吗?据说美国是“人的价值第一”。
这个“人”恐怕首先得是美国人,而且是白人。至于伊拉克人,阿富汗人,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里的中国人,等等外国人,不在其列。搞了美国外交史,多少会明白一点。不过也不一定,有的研究美国的专家就说美国没有遏制中国,跟美军参联会主席说法一致。
事实是,被我们某些人推崇备至的美国经验,自己在美国也受到质疑。美国总让别国改变,而真正最需要改变的正是美国自己。美国正处于大变动的前夜。美国解放黑奴,是在19世纪60年代,到了20世纪60年代,美国在名义上消除了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这过程花了整整100年。然而从那时起,不到50年的时间,美国就产生了第一个黑白混血的黑人总统,这难道不是应对时代的迫切需要吗?这位总统正在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设法把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停下来,撤军。
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加上不去深陷利比亚战争之中,很可能具有标志性的意义:
这也许说明,在他前面的小布什总统有可能是白人至上主义的“最后一个莫希干人”,至少也说明单靠白人的威权已经不行了;同时也许说明,美国200多年的扩张政策已经难以为继,需要改弦更张,另辟蹊径。美国的问题已经不是小改小革,小打小闹能解决的,而是需要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什么是美国的根本国策?以上帝授权、替天行道为旗号,进攻性地、不间断地、无限制地拓展自己的“边疆”,乃是美国建国以来的根本国策:从东部到西部,从美国到美洲,从美洲到全世界,从地球到太空,从物质到精神,地缘、政治、经济、法律、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军事、思想、宗教、语言、文化、习俗等无所不包。由此可见,从宣扬民主到搞国际专制,并无不可逾越的鸿沟,有时还相辅相成。就中长期大趋势来看,美国一定得改变国策,改而采取自觉自制、和世界各国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的方针,不改是混不下去的。
在中美关系的实际操作层面,是否应当考虑设置低一点和高一点的两个目标。要求低一点,如果我们有人能研究出来怎样让近14亿的中国人在都奔小康走时不致招龙头老大的忌,不至于让她以为你要抢她的食而下决心收拾你,实在不行也得让她怕两败俱伤而不敢轻易动你,她进而被现实逼着只好搞共处,就已经是功德无量了。要求高一点,那就是抓住时机,争取双赢。在中国人民全民奔小康的时候,但愿美国有可能正处于一个不断收敛、小心谨慎、争取软着陆的过程。这时,两国的共同语言就会多了,如能促进合作,最后两国的日子都会过得不错。不过这要看美国是不是真的甘心改变。如果美国当权者不识时务,还要坚持扩张政策,那最好的结果就是她在日后硬着陆,甚至更坏,美国如何取舍,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美国人现在还在十字路口,不确定的因素太多,选择还远非明朗。在此期间,美国还会不断给我们找麻烦,各种各样的问题还会层出不穷。不少美国学者和政客讲到中国的时候,往往怎么想就怎么说,不像我们有的人这么温良恭俭让,说起美国来如履薄冰,生怕搞坏了关系。
其实,太客气反倒搞坏了关系。广大中国民众对美国的真相看得越清楚,一些中国人中对美国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奴颜媚骨祛除得越彻底,中美关系就会越好。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1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网》2011年8月2日)

李毅(资料图)

李毅:中美关系及中美贸易战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 2

邓郁然:台海形势如履薄冰,中美关系每况愈下,特朗普政府宣布新财年军费预算,再扩新高。ICN侨声广播电视台,今天邀请旅美社会学家李毅教授,为大家分析特朗普与中美关系,新冷战时代大势所趋,敬请收听。

邓郁然
:特朗普总统昨天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首先您能够帮我们的听众朋友介绍一下法案的具体情况吗?

李毅:两个方面。一个是就这个法案本身来讲,第二个就是牵扯到大陆和台湾的问题。就整个法案来讲,2019美国军费是7100亿美元。小布什同时打两个战争的时候,同时打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时,才八千亿。打战之前美国也就三、四千亿,打到八千亿时,美国就撑不住了,撑不住了就说那我们必须要结束战争。所以奥巴马就说要结束战争,特朗普总统上来后也说要结束战争。现在两场战争都结束了,却搞到7100亿。他为什么要这么干呢,他讲得很清楚,他说我们在伊拉克、阿富汗是打完了,可是我们现在碰见了更麻烦的大事情,就是有两个国家在挑战我们,一个中国,一个俄国,特别是中国,所以现在,按中国话讲,就是砸锅卖铁当裤子,也要把军事力量尽快地搞上去。那么他是怎么弄出这个7100亿的呢?就是砍其它经费。新外交部部长上台的时候,就说特朗普总统给我讲了,今年外交预算砍三分之一。另外还砍了全国其他很多预算,你在纽约体会不到,我前些天,在首都华盛顿,美国有五个非政府组织NGO,在全世界搞颜色革命,搞民主化,已经搞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今年特朗普把他们的经费全删了,删成零,把他们气得在华盛顿联合开了个会,我还去参加了他们的会。

邓郁然:那他们之前都是美国政府资助的?

李毅:对,都是美国政府资助的非政府组织。还好,美国之音没砍掉。也就是说,压缩一切能压缩的经费,外交经费砍三分之一,颜色革命不搞了,更不要说一些救济美国穷人的东西,集中力量搞军事。这个7100亿上来,大概增兵一、两万,增加十七艘军舰包括航母,增加七十多架战斗机,等等。

邓郁然:川普总统在竞选的时候,就有说过想要从亚太那边撤兵,当时他是说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为什么要在那边耗费军力,耗费金钱,然后他在那不停地呼吁说所有的盟友要向他支付驻军的军费,那么现在等于是打脸了呢,还是换了一种方式来要钱?

李毅:并行不悖,完全一致。他的战略很简单,用中文讲,叫做离岸平衡战略。就是说,当今世界,美国有三大敌人,一号中国,二号俄国,三号伊朗。怎么对付这三大敌人呢,我们是全线压上去包围敌人吗?他说NO,蠢死了,我们过去不应该干,现在不干,将来永远不干这种蠢事。哪么干什么事呢,离岸平衡。全力加强美国的军事力量,保持绝对优势,但我离敌人远远的。俄国,有北约包围着你。中国,让日本、韩国、台湾、印度、越南,把你围紧点,最好整天再给你闹点事。伊朗,有沙特、以色列,正在整天想和伊朗开战。美国就站在这些盟友后面,甚至很明确地讲,打仗的时候希望你们打第一枪,你们先打一阵,美国看情况,然后再来。美国不是住在你们后面吗?你得出钱。我为什么要你出钱呢,你看,你离敌人、坏人这么近,你正在跟他整天闹,我就站在你这边,你们不出钱谁出钱?这个逻辑,非常严密、非常完整,他全力去实施,到目前为止,结果还是不错的。北约现在马上就多交钱,他就把北约骂得不行,北约说我交。日本、韩国、台湾、印度、越南都大幅度增加军事预算。沙特这边更不用说,恨不得明天就打起来。

邓郁然:那这个7100亿美元,有多少是想从盟友身上找回来的?

李毅:这个7100亿,每一分钱都是纯粹的美国投资。其他那些盟国多出的钱,是另外加的。这就是这个法案的第一个方面。

邓郁然:特朗普这样扩军备战,现在美国民众,特别是现在可能比较危险的纽约民众,我们看该怎样思考自己的安危?

李毅:目前,是全世界很多年以来少有的和平盛世。目前,中美关系也不坏。贸易战是友好国家之间才打的,美国和欧洲、日本打过多年贸易战,后来和加拿大打,现在又跟中国打,这都是友好国家。你看美国和伊朗、北朝鲜、古巴从来不打贸易战,跟俄国贸易战也很小。

邓郁然:因为美国直接制裁这些国家,不跟你讲理了呀。

李毅:对,就是因为没有贸易嘛。两个国家之间,只有友好了才贸易,两个好得不行的国家,才有很多的贸易,因为有很多的贸易,才会有贸易逆差,然后才会有贸易战,所以有贸易战肯定说明这两个国家关系是挺好的,如果不好的话,就不是打贸易战,而是要打军事战争。

邓郁然:可是中美关系过去好,不表示将来一直都会好。贸易战会不会打断中美关系?根据修昔底德定律,中美会打仗吗?

李毅:刚才说了,中美贸易战,并不标志现在中美关系不好。刚才说了,美国和欧洲、日本、加拿大、印度,都在打贸易战,所以中美贸易战,一丝一毫都不说明中美关系坏。但是中美贸易战的内容,你看和对其他国家的贸易战完全不同,他不是来打贸易的,他是来打你的工业2025,把你作为首要对手,遏制你,包围你,围堵你,环绕你。原因就是中国总产值快要撵上美国了。2017年,美国产值19万亿美元,中国12万亿,眼睁睁看着,中国可能十年内总值超过美国,但美国现在很多方面比中国强,教育比中国强,军事比中国强,科技比中国强,这么多方面都比中国强,可万一你在总值超过我之后,其它方面慢慢慢慢撵上我怎么办?所以我趁你还没撵上我,赶快先能把你压住多少,就压住多少,这个是中美关系目前不好的一面。现在美国,在《国家总战略》,《国防总战略》,和这个每年一度的《国防授权法案》,都明确讲,中国是头号敌人,这是目前中美关系不好的一面。但是,我刚才讲了,离中美军事战争还有十万八千里,目前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还是零。根据修昔底德定律,是中美必有一战,而且是大战,但现实是中美永远不可能打战。原因在哪里?我讲一个定律。人类社会,在修昔理德死后,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就是有了原子弹。国际军事学,国际外交学,国际经济学,国际法学,国际社会学,国际政治学,有一个共同定律,就是核国家之间不可能发生战争。这个是在原子弹出现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有了原子弹以后,特别是有了氢弹之后,一个氢弹相当于一百个到三百个原子弹,核武国家之间战争意味着什么呢,就是互相毁灭,就是说没有赢家,真的是没有赢家,苏美如果热战,苏美就没有了。中美如果热战,中美就没有了,那就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老三、老四、老五、老六等等,都盼着,老大、老二你们关系不好,你们快打呀,你们快杀呀,你们快自杀呀,你们死了以后,我们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就都自动提拔了,我们就变成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所以老大、老二之间,什么都可能干,就是不会互相自杀。

邓郁然:特朗普总统这么一个火爆性格,有的时候形势很难判断,特朗普总统不会按动核按钮吧?

李毅:这与人的性格是没有丝毫关系的,作为世界头号强国的总统,作为全世界最强大军队的最高统帅,重大决策,与脾气无关。全世界七十亿人,中国十四亿人,美国三亿人,有各种各样的脾气,但是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决定思想。我从特朗普总统一上台就说,特朗普是一个有高度智慧和巨大战略胆量的人,必将连任。也不是因为特朗普本人有多么伟大光荣正确,而是因为共和、民主两党目前恰好无人,山中没有虎,猴子称霸王,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民主党现在还找不到比希拉里更强的。共和党,麦坎恩很老了,身体不行,脑癌。他下面有个很厉害的,瑞安,又刚好太年轻,两个人年龄几乎差一倍。

邓郁然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瑞安不是说他要退休吗?

李毅:对。他为啥要退休,因为特朗普要干八年,他不想陪特朗普玩浪费时间。

邓郁然:那瑞安退休之后要再回来吗?

李毅:对。将来轮到他,他还是要回来。但他犯不着陪特朗普玩八年,累死了。现在民主党,除了希拉里也没人,而希拉里又是一个在所有方面都比特朗普不知道要差多少倍的人。我从看了特朗普三、五次现场直播讲话以后,再看希拉里讲话,看不下去,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邓郁然:可是记得前年他们两个竞选的时候,就临在投票之前,大家都感觉都还是希拉里那边会赢。

李毅:这就是美国新闻界与美国人民之间有巨大的隔阂。

邓郁然:当时,特朗普这边,不是就连共和党都没有给他完全的支持吗?

李毅:对。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美国几千份报纸,当时美国二百家最大的报纸中,198家,民调都说特朗普要输,希拉里要赢,只有两家说特朗普要赢。各种高大上的民调都说希拉里要赢。只有两个地方一直说特朗普要赢,就是手机和网络。网络时代啊!

邓郁然:好像还有一个是我们中国玩具的销售量,特朗普的小人偶永远卖得比希拉里的好。

李毅:对。美国的电视台和报社,不是从美国选民、美国人民的角度去搞民调。所以,2017年之后新版的美国新闻学教材,都要修改,讲为什么美国新闻界全部搞错了。当然我也知道,美国新闻界现在还有一大批人认为是特朗普错了,他们自己是对的,这个我就没话讲了。

邓郁然:所以说,人民的意愿,被俄国或者任何外国的势力给逆转了是吗?

李毅:可以说,原来的这种统计方法和调查方法,不对。我是搞社会学的,可以说,2016年大选,教育了全美国的社会学家,美国社会调查方法,从2016年以后必须要有大的变化,原有的这套是不行的,因为你搞错了。盖洛普,就犯过大错误,反复调查说,杜威要赢,杜鲁门要输,结果杜鲁门赢了,杜威输了。为什么?他们当时是搞电话采访,他们忘了,当时美国有很多人家里没有电话。今天美国有很多人,只看推特,只上网,不看电视,不看报纸,所以电视台和报社,在观众、读者中做的民调,就不行了。

邓郁然:美国如此布局的话,那么中国的反应,对您来说算是一个好的回应吗?

李毅:中国的国防部、外交部做了回应,讲两个方面,一个就是说,特朗普这个7100亿,还有整个《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是冷战思维,你把我中国当敌人,我觉得咱俩哥俩好,你好我好他也好,咱们过去好,现在好,还希望将来更好,你没事找事,非要说我是敌人,我不是你敌人,我是你哥们。第二个呢,对台湾问题,因为《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里面也涉及到不少,也就点到为止,说你要注意哦,台湾这个问题,你要是乱搞,就把中美友好大局破坏了嘛。所以这两个反应,都是最低的回应,都是最和缓的回应。大陆现在的态度就是,这个法案是纸上的东西,我只当你不存在,我看你美国将来实际上要干什么。你自己扩军那部分,那完全是美国内政,不关中国任何事情。台湾问题,根据中国的《反分裂国家法》,我想大陆有几个底线是不会动摇的。第一,李克新,中国驻美公使,上次不是讲了嘛,说美国军舰进入高雄之日,就是解放军武统台湾之时。我相信这个东西是铁定的,一丝一毫都不会含糊的,有任何美国的军机、大炮、坦克、军舰,正式跑到台湾去了,证明美国彻底地放弃了一中,中国就必须要武统。当然你要说我飞机飞着,没油了,要散架子了,下来避个风,或者你说军舰坏了,要沉了,过来救个命,另当别论。第二,如果台湾发生内乱,或者是台独事变,比如说宣布台独,就立即武统。我认为,在可以预见的很久的未来,都不可能出现宣布台独的情况。第三,如果和平统一已无可能,就必须武统。现在就看,什么时候大陆认定台湾和平统一已无可能。当然,什么时候,大陆觉得我的人力、物力、财力、国际形势等各方面,都合适,想拿回台湾,那我就说你和平统一已无可能,也就拿了。台海形势,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邓郁然:那在您看来的话,美国最近,不管是从纽约州的层面,还是从美国全国的层面,就说那个《台湾旅行法》,都有好多这种而且是全票通过的法案支持台湾,在您看来是不是等于美国已经摒弃一中原则,放弃了三个联合公报?

李毅:这些法案都是美国国会通过的,我这一点特别想讲一下,很多人都不知道,美国国会从来就没承认过一个中国。美国是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司法部分,美国最高法院,不直接参与中美关系。行政部分,美国政府,立法部分,美国国会,直接参与中美关系。三个公报,全部是美国政府和中国签的,与国会无关。只要是美国国会通过的,从《台湾关系法》,到《台湾旅行法》,基本都是反对一个中国的,支持台独的,反对中国统一的,都写得明明白白。三个公报,第一个公报是1972年《上海公报》。第二个公报是1979年《建交公报》。建交公报鉴定后才三个月,美国国会就制定了《台湾关系法》,中美关系看起来要完蛋,邓小平说要这样下去我们就断交。于是中美开始谈判第三个公报。1982年签署第三个公报,军售公报,说第一美国不坚持永远对台军售,第二军售的数量和质量逐年减少,第三直到某一天结束。美国政府从签完第二天就不遵守。总之,美国国会从来不承认一个中国,美国政府签了三个承认一个中国的公报,但是第三个公报美国从签了第二天就没有遵守过。今天这个情况并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如故啊。但是刚才说了,现在情况有变化,就是全票了。原来通过反对一个中国的所有的这些法律,赞成票是百分之六十、七十、八十,现在变成百分之百了,这是个变化。

邓郁然:您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

李毅:我想说我的观点,但我个人的说服力可能不够,我说一下熊玠的观点。前几天,在洛克菲勒中心,四十层,搞了一个逸仙论坛,其中有一个分论坛叫中美合作论坛,头号嘉宾,就是纽约大学熊玠教授,在纽约大学教了52年书,不是退休教授,是终身教授,现在还在教,他就研究中美关系,他用两、三分钟时间,就把中美关系百年史,讲得清清楚楚。他讲的,也是我的一贯看法,美国教科书也是这样写的。中国5000年历史,美国建国200多年,本来没有多大关系。中美发生重要关系,始于1898年的门户开放政策。1898年,美国打败西班牙,把西班牙的殖民地菲律宾拿过来了。美国从美洲国家一下子也变成了亚洲国家,站在菲律宾抬头往亚洲大陆一看,看见中国被列强瓜分完了,于是提出门户开放,就是中国门户向所有人开放,实际上就是要是向我美国开放,不是只向瓜分中国的列强开放。一战结束后,1921年华盛顿会议,美国要求中国继续门户开放,不许任何其它列强独占中国。这个一直持续了20年,直到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这一天中美关系改变了。日本把珍珠港一炸,美国对德国、日本同时宣战。同时打德国日本不是闹着玩的,美国原来动员还没动员呢,那怎么办呢,一边造武器一边扩军一千万,美国当时就几十万军队,要扩充到一千万,你就是招人、给人穿军装、练个一二一、打个枪,也要个一段时间,而且要先打德国、后打日本,那日本这边怎么办?就要中国先扛住日本,这样中美一下就成了盟国了。二战1945年打完了。二战结束之前,罗斯福搞联合国。全世界都清楚,二战结束后,全世界只剩两个强人,一个美国,一个苏联。罗斯福知道斯大林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罗斯福就在苏联西边搞个北约,在苏联东边,把中国弄进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从东西两面夹着苏联,对付斯大林。丘吉尔、斯大林都反对,但罗斯福坚持,丘吉尔、斯大林都有求于罗斯福,也没有办法。可是1949年,毛泽东把蒋介石打到台湾去了,第二年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两国就成敌人了。直到20年后,1971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友好。当时为什么中美友好?因为苏联是中美两家的共同敌人,中苏分裂,美国和苏联是敌人,中国和苏联是敌人,中美两国说咱俩都是苏联的敌人,咱俩干嘛还是敌人,咱俩成哥们不是很好嘛。这样好了20年,一直好到苏联1991年解体。从苏联解体第二天开始,中美就没有必要好了,因为咱俩原来好是为了对付苏联,现在没有苏联了我还跟你好什么,中美关系从此就不好啦。那么中美关系什么时候开始变坏呢?就从2010年或者2011年开始,中国产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直追美国。这个简单的道理,如果小学生听不明白,中学生应该就能听明白。当今世界主要是谁和谁在闹事啊?美国和中国。

邓郁然:我们中国一直不承认自己有参与闹事啊,我们都是乖乖的。

李毅:问题就在这里,大量的中国知识分子,中国朝野大量的朋友们,在这一点上,连常识都接受不了。他们不懂,事实上谁是敌我友,和你想把谁当敌我友,有时没有丝毫关系,全是时势使然啊!古今中外,敌我友的转换,都不是根据主观愿望,而是根据客观时势。美国作为世界头号老大,1900年美国总值就已经超过英国世界第一,二战以后美国和苏联争雄世界,最后打赢冷战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美国在世界列强竞争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不要说经验,就是凭第六感觉,美国就知道现在中国是对美国霸权的最大威胁。很多中国人不理解,只要14亿中国人,每天吃饭睡觉拉屎尿尿,你就是对美国霸权的巨大威胁,因为经济上你的产值正在赶超美国,军事上一样,美国2018年7000亿,美国2019年7100亿,中国两千亿,下面第三、四、五、六、七、八,什么俄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印度、韩国,都只有三、五百亿啊,而且中国这两千亿,是可以随时提到三、四千亿的。

邓郁然:对,就是说在和平的情况下,后面几个国家的军费总额加起来都不到美国的水平,然后美国还在扩军。

李毅:我刚说了,要维持一个世界霸主地位,目前美国这个7100亿还不够啊,因为这7100亿压不住中俄。

邓郁然:可是您觉得美国投资多少钱才能压得住呢?他毕竟以一个世界霸主,甚至当年是没有人质疑的世界霸主,居然在伊拉克都打不赢。

李毅:我坦率讲,美国就是投多少钱现在也不够了。为此美国难过,美国生气,因为美国也知道他投多少钱也没有用,美国现在就是十九万亿,中国是十二万亿,离美国不远了。中国只要继续增长,中国只要不发生全国性洪水,不发生全国性地震,不发生大的全国性瘟疫死人,10年内中国产值可能超过美国,中国产值超过美国后,美国军费是多少,中国军费也可以是多少,美国还怎么玩啊?

邓郁然:可是在您看来,美国要这个第一有意义吗?就基础生活条件来说的话,中国人那么多,还很落后,对美国有什么威胁?

李毅:老百姓通常想的问题,不同于国家领导人通常想的问题。美国3亿人,中国14亿人,多数人通常只想自家的事情,只想我自己怎么把日子过好。但是国家领导人,军队领导人,他考虑的是我这个国家的世界地位问题。顺便说一下,美国人为什么现在日子过得这么好?因为有美元霸权,美国经济霸权,美军霸权,这三大霸权,三位一体。中国经济增长可能撼动美国经济霸权。人民币可能撼动美元霸权。中国军事增长可能撼动美国军事霸权。解放军的海空军继续发展下去,现在大陆一个航母已经有战斗力,第二个航母正在装武器,第三个航母已经开工了呀,五年以内,中国两大航母舰队,可能要对纽约和夏威夷进行友好访问了呀。美国的航母舰队整天停靠中国,特别是停靠香港,那作为彼此礼貌,美国也得允许中国停靠吧?设想一下,过几年,中国航母舰队到美国纽约外海来友好访问了,你说美国是什么感受?

邓郁然:美国如果真的要和中国和平相处,中国航母舰队过来有什么问题呢?

李毅:中国是想装孙子,说美国你是老大。中国有两个说法,一个叫老师和学生,说美国是先生,中国是学生。毛主席经常讲说你们美国是这个。第二个说法,今天中国说我们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中国军队和美国军队,就全球作战实力来讲,美国30年不动,中国都不见得能赶上美国。但如果你看地图,在渤海,在黄海,在台海,中国军队已经对美日取得了压倒优势。所以中美关系如何完全取决于美国。中国不能因为美国不高兴,就不吃饭睡觉拉屎尿尿,就自杀,就不过日子。这是不可能的。中国还要发展,中国这么穷,能不发展吗?你到国内去看看,那么多不发达的地方,能不发展经济吗,能不发展军事吗?中国当然要发展军事,中国军事比美国差那么远,当然要发展。可是只要中国人吃饭睡觉拉屎尿尿,发展经济、发展军事,中国就已经把美国霸权逼到了墙角,美国霸权就活不下去。

邓郁然:中国人口多,美国人口少,中国产值大是因为中国人口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