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问 (26) 暴风雨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做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马书》1:21

《天问》写到27章,暂时告一段落。后面的故事我想沉淀一下再继续。

要在《天问二》中问出“天问”,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地瓜在鲸鱼球中的经历将被揭晓,是谁在他的世界里问出“天问”?是谁开启了“天问二”?

首先,提问的对象,是约书亚。但张森河既不能确定他究竟是谁,也不能确定他是否真实存在,更不知道约书亚是否能听到自己的提问。其次,张森河也不能确定自己听到的“骨髓之音”是约书亚的回答,还是自己内心的想法,这个难题困惑他很久了,相信与怀疑,始终在他心里争斗。虽然“骨髓之音”已经无数次为张森河指明了方向,但他永远会怀疑下一次听到的是真是假。

孙晓菲与特蕾莎的故事仍要继续,特蕾莎是否能运行她的“终极算法”?

困兽的咆哮,响彻整个高塔,连哥哥也被震撼。兄弟俩紧握着自己的剑,警惕地观察四周。在荒原的几十年里,野外常有各种野兽出没,他俩早已身经百战。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怪兽,它躲在黑暗中,始终没有露面,既不知道它的大小样貌,也不知道它身在何方,只能听见它的吼叫声越来越狂躁愤怒。高塔中的黑暗越来越浓,柱子上面的光渐渐变弱,因为高塔外面正在进入黑夜。而张森河身上的“创世之光”却迟迟没有亮起。塔中很快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三人只能慢慢摸索着前进。

罗新将打破“机器人三定律”,重建全新的理论体系。

“老葡萄,你怎么不亮了?”哥哥已经习惯了张森河在黑夜中发光,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张森河与约书亚之间的关系,还会继续深入。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你们一定要小心脚下。”张森河回答。

前面剧情中极少露面的白鸽也将出场。

“不亮就不亮吧,我有的是力气,只要我们一直往上爬,总能找到出口。对吧?”

销声匿迹的卡捷琳娜-巴赫会再次出现。

张森河没有回答哥哥,他可不这么想。从他们一踏入这座高塔,张森河作为“创造者”的一切特权就已经消失殆尽,这段路程更是看不到终点,绝不是一直爬就能出去的——除非问出正确的“天问”,才能够触动机关,打开新的出口。张森河集中精力,努力在心里搜索可以问出的问题。

主机“梧桐”也会从幕后走到台前。

“为什么神之河世界会衰败成这个样子?”张森河问。

……

“没有义人。”那来自他骨髓深处的声音回答,但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

《天问》并非一个天马行空,浮想联翩的故事,每段故事背后,都有真实的经历,也有相关的出处。每个人读这个故事,都会有不同的理解,甚至会与我最初写的意图不同。这里我只把自己的思路写一下,仅供参考。

“为什么会这样?我离开的时候,世界的文明已经发展到很高的水平了,虽然有战乱,但道德,宗教,文化,科技,法律,这些东西都是有的,而且一直在传承着。”

第一章 开启

“没有寻求神的。连一个也没有。”

张森河创造虚拟世界的情节,出自《圣经》中的《创世记》,其内容包括他从虚空中创造光和物质,星系与自然环境,生物,人类。在创造完人类之后,他也像《圣经》中所记载的那样,休息了一下。

“怎么能说一个也没有?乔伯和迈克不算吗?”

从圣经来看,此处张森河与地瓜在《天问》游戏中埋下了两大罪根,一是让人类自称为神,二是发明了“阻止天问”这一任务,参见《罗马书》1章18-23节。

骨髓之音沉默了,张森河知道这是一句重要的问题,必须顺着它继续问下去。一想起乔伯和迈克,张森河的心情激动而又伤感,那困兽的呜咽声悠长地回响在高塔里。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籍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做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马书1:20-22)

“难道说,乔伯和迈克,不属于这个世界?”

第二章和第三章

“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正如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张森河把心底发出的骨髓之音,低声念了出来。

讲述五花八门的《天问》世界中,人们用来“阻止天问”的方法,其中包括设立崇拜的偶像代替真正的创造者,这就触犯了“十诫”中的第二条:不可拜偶像。

“如果他们二人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我所创造的还剩下什么?”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出埃及记20:4)

“虚空的虚空。”

张森河从地瓜那里得到了“公平的旗子”和“真理的盒子”,这些都是人手伪造之物,而不是真正的公平和真理,这也为“神之河”世界的堕落埋下了伏笔。

“我明明希望创造一个美好世界,为什么最后是这样的结局?”

第四章

张森河问出这一句,心里一阵恐惧,他突然想塞住心里的耳朵,不去听那个声音的回答,当他想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那只困兽立即冲到他面前,把它的嘴贴近张森河的脸,张森河听到它的呼吸声,闻到它呼出粘腻湿热的臭气,他紧紧地靠在柱子上,努力想躲开这只看不见的怪物,可困兽却越靠越近,它伸出不知是触手还是爪子的肢体,紧紧地抓住张森河,它既不咬他,也不吃他,只是让他感受到窒息般的痛苦和恐惧。困兽呼出的臭气,更是产生了混淆感官的功效,它将高塔中的黑暗凝集成粘稠恶臭的泥浆,把张森河层层包裹,让他无处可逃。

这故事回到现实中,讲述了北京的新城与旧城,因为我常去北京南郊,河边固安,亲眼北京新机场正在火热建设中,日新月异。关于新兴的医疗服务,生物芯片等,现在发展得也很快。写着一部分的时候,我刚好稍稍接触了这一领域。

“你要听!”那个声音狠狠地敲击他的心,张森河却更不愿意去听。

第五章

“这些恶心的东西都是你弄出来的,是你在折磨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张森河大喊,怪兽与黑暗把他缠得越紧,他就越愤怒,他努力地挣扎,想要自己挣脱束缚,却发现它们裹得更紧。越缠越紧的黑暗泥浆,渐渐封死了张森河的耳朵。有那么一瞬间,张森河反而在苦苦挣扎中感到一种叛逆的快感——他宁愿堕入永恒的黑暗,也不愿再听那个声音。

“搬柴”这个词一说出来,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但在后面的故事中,会对搬柴有全新的解释,“搬柴”是一个很深刻的话题,值得思考。

                                     *     *     *

张森河所说的“一百二十岁”出自《圣经》,在《圣经》中曾记载着初期的人类有很长的寿命,可以达到九百多岁,但随着人类的堕落,寿命锐减,神给人定的就是一百二十岁。

罗新和陆嘉平稍后也从按摩店出来。陆嘉平伸伸懒腰,身上轻松舒适,心情也很兴奋,他感觉到他的陆九非常活跃,它一直在积极主动地从按摩机器人那里获取知识,并加以分析,陆嘉平已经迷上了这种悬疑刺激,脑力全开的节奏。他很好奇,特蕾莎究竟做了什么,会让张森河有那么强烈的反应。罗新的身上并没有安装芯片,也没有什么智能操作终端,经过按摩,他除了感觉筋骨舒畅以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强烈的影响。

耶和华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
《创世记》6:3

“罗老师,机器人是人类有史以来创造出来的最矛盾的玩具,对吗?”陆嘉平问罗新。

人力资源机器人“加西亚”出自职场必读书《致加西亚的信》,记得自己初入职场时,领导要求我们都要读。

“您看,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发明创造出这些机器人,不断提升它们的功能,让它们越来越像人,可是反过又忌惮它们超越自己,怕它们更像人。”

“山田彻”是个北京胡同油子,改成的日本名字出自《蜡笔小新》中的“风间彻”,而他的本名“六子”,出自电影《老炮儿》。他与琳达的一段对话是地道的“京片子”,表面互相挤兑挖苦,其实内藏温暖的乡情与些许悲凉。三十年后再想听到恐怕不容易了。

“人手里造出来的东西,哪样不矛盾?”罗新反问道。

第六章 音乐家

“对,因为人自己就是个矛盾的存在。我不明白,如果神是全能的,完美的,祂为什么要造出我们这样矛盾的生物来呢?”

卡捷琳娜的改造要求,其实就是“只要大脑”,当年看《三体》时,看到这一情节被惊得不轻。卡捷琳娜的故事原型是普希金的《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隐喻了人类永远不会满足的贪欲。这个人物原本的设定是个反面人物,但我后来更改了设定,她也是一个充满矛盾,也具有强大力量,全力寻求神的人,她的音乐最终将给人们带来光明与希望。

“任何矛盾的事物都不在神的全能范围之内。因为我们站的不够高,活的不够久,看得不够远,所看到的东西都是局部的,暂时的,所以只看到矛盾,却看不到神的心意。年轻人,不用急,慢慢走着看吧。今天多谢你的款待,这些机器人,很好,很好。”

巴赫原型就是音乐家巴赫。

罗新与陆嘉平在地铁站内分手,乘上开往不同方向的列车。已经很晚了,车上的乘客不多,罗新找了个位子坐下,回味刚刚发生的事。断线的特蕾莎,看似温和无害,却蕴藏着更强的自主运算能力,甚至能对装有芯片的人产生深刻影响,这是他从未研究过的。如果世界上还有很多这样非法运营的人工智能,如果它们被应用到不法的领域,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罗新又想到张森河刚刚提前离开时紧张的样子,似曾相识。

这一章开始提到了“图灵测试”,而图灵测试将一直贯穿后面的剧情。图灵测试在这个故事中将被赋予全新的意义。

不用芯片和终端,罗新的意识也毫无障碍地进入了另一个时空,它叫做“回忆”。

第七章 原始汤

2017年,北京某大学校园外的一家餐厅。

本人的专业是生物学,所以单拿出一章写了关于生物学专业的内容。我自己在以往的学习中,对进化论始终是有怀疑的,因为一旦触及生命起源的问题,这一理论就语焉不详。所以用故事的形式把“原始汤”“进化论”等概念歪批了一下。

罗新的第二个孩子满月,他没有办满月酒,只是借这个机会,请几个老同学聚一聚。罗新三年前回国,在母校工作,最近正忙着评教授职称。这几年他忙着自己的事,虽然很多老同学都在北京工作,却难得有机会聚上一聚。

地瓜卖“古生物”化石的情节中提到化石按地质年代整套出售,顾客一买就是好几套,还“嫌我的货不全呢”,是指出了进化论的一大缺陷,就是能够支持进化论的化石,并不完全,中间还有很多缺环
,只能脑补。

地瓜看到罗新是一个人来的,有点失望,问道:“小乔师妹身体好吗?她胖了没有?”

第八章 第九章 木卫三遇险

“什么小乔师妹,你得叫嫂子,左一个师妹,右一个师妹的,你真把自己当令狐冲了?”张森河一句话堵住了地瓜的贫嘴。

“者行孙”机器人出自《西游记》,孙悟空为了骗过妖怪,给自己取的假名字。“特蕾莎”机器人名字出自著名的特蕾莎修女,她是一位将一生完全奉献给神,为穷苦人服务的伟大的圣徒,特蕾莎机器人也像她一样,全力为人类服务,体尝人类的疾苦,谦卑奉献。

席间同学们东拉西扯地聊了起来,说到小孩子上幼儿园的事儿,大家一致羡慕罗新,他作为大学教授,孩子可以从大学附属的幼儿园一路上到初中,都是市级重点校,教师质量有保证,又省了择校费、学区房的花销。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孩子上幼儿园是让人头疼的问题,要么太贵,要么太远,要么是种种不放心。

“艾赛矿业” 名字应该是“Issac
Mining”,出自《圣经》中的人物“以撒”,因为此人擅长挖井,所以拿来做了矿业公司的名称。

“罗新,你都出国了,为啥还回来?北京三天两头雾霾,交通这么差,房子又这么贵。”地瓜对幼儿园的事儿一点也不感兴趣,他连女朋友都没有。

第十章 第十一章 乔伯事件

“没办法,父母在,不远游,老爷子这两年身体不好,我又是独生子。必须回来。”其实罗新在国外能留下的机会很渺茫,不如回国发展有前途。

乔伯的原型是《约伯记》中的约伯,但在剧情中又掺杂了亚伯拉罕,摩西,挪亚甚至《海贼王》中的形象。乔伯的大船也隐含着“五月花号”的形象。

“上面四个老的,下面这又俩小的。我们这代独生子女最累。生孩子累,生不出孩子更累。对了,森河,听说你跟医院的关系很熟,帮我留意一下哪里有靠谱的不孕不育医生,别是莆田系啊。我的一个堂姐,结婚八九年,怀了好几个都没保住,现在从老家来北京,两口子一边打工一边治病,挺不容易的。”罗新对张森河说。

新谷帝国的军事总部,外形如未完工的巴别塔,原型是欧盟议会大厦。

“没问题,我帮你联系看看,不过这种事儿,除了求医,更应该祷告,让神来帮忙。”张森河那时候刚刚信不久,心里正是热情似火,平均说三句话就会冒出个神来。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十二章

“行了,森河,别一开口就传教,你那套适合农村老太太,我堂姐的妈妈给她祷告了多少年也没用。我出国前,我爸早就叮嘱我不要被美帝那一套迷惑。我在国外这些年,没少受教会的人关照,读的《圣经》绝不比你少,但那套东西实在不适合我。不是我打击你,这在国外也是越来越过时,很多教堂都关门了。我只相信自己,好好做人,踏踏实实搞科研,洁身自好,对老婆孩子负责,像我爸那样堂堂正正地过一辈子,还不够吗?”

张森河的儿子丹尼尔,来源于《但以理书》,即先知但以理的名字,脸上的疤痕,是从路飞那里借来的。妻子白鸽的名字隐喻圣灵,这个故事真正的主角,就是圣灵。

正说着,街上传来一阵嘈杂,餐厅对面是一排小门脸,经营着一些不正规的小馆子,几个喝酒撸串的男子不知为什么打闹起来,一时引起很多人围观,本就拥挤的交通也因此而堵塞,司机们不停的按着喇叭。

十三章

“这种小门脸,小馆子,就不该建在这种地方!好好的北京城,让这些过(di)剩(duan)人口拉低了整体素质。你看着吧,对面这条街,早晚得拆。”罗新看着那群满嘴脏话的男人,鄙视地说。

继续讲述神之河世界的历史,新谷帝国原型是罗马帝国,东海国原型为美国。

“罗公子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些人都走了,我就没饭吃了,我一日三餐都靠外卖活着呢。”地瓜吃得满嘴流油,一说话差点儿喷在桌子上。

加布里和迈克的名字出自圣经中的两位天使长,即加百列与米迦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