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吾不为魔 (42)

                    丑陋嘴角

                            巩家庄

一路上巩俊杰装作询问巩笑,其实两只眼睛一直都悄悄盯着凌墨,一时间家长里短的不住赔笑。眼看到了客厅,巩俊杰再次笑呵呵的说道“老夫两个犬子以及侄女全靠道友不遗余力相助,这才得以逃出生天,我巩家庄不胜感激,日后但有吩咐,巩家庄定举庄相助。”

此时闻声赶来的凌墨见到炎狼追着三个青年,眼看着又有一个要葬身狼口了,凌墨手中匕首直接抛出,一击轰向炎狼,而炎狼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地身亡。

凌墨望着这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也是很有好感,抱了抱拳说道“庄主客气了,我只是刚好路过,从没想过别的。”

“谢前辈救命之恩,”三人见到这一幕,立马向这个看上去还没自己大的少年躬身深深拜了下去。

“虽然对道友来说不算什么,但犬子可是我巩家庄未来的希望,不知道道友喜欢什么,只能略备酒菜招待道友,若招待不周,还望海涵。”巩俊杰说话滴水不漏,让人看不出一丝做作,但旁边巩豪杰听着可不舒服,你儿子是希望,我女儿就不是希望了吗。

五年多没见过人类,此时的凌墨见到这三个少年也是倍感亲切,开口问道,“你们是何人。”

但为了大局着想,还是压住了心头怒火,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大哥,待会饭菜都凉了,咱们进屋再聊。”

这时候那少女弯下腰又是一拜,恭敬的说道“禀告前辈,我叫巩雨,我们三人是巩家庄的人,今日外出打猎,不料被这该死的炎狼所伤,还好被前辈所救。”说完还不忘抬头望了望眼前这英俊少年。

巩俊杰一拍额头,懊恼的说道“唉,你看我这人也真是的,每次与志同道合之人聊天,总是忘记时间,还望道友见谅。”说完,巩俊杰又向凌墨深深一拜。

感受到巩雨的灼灼目光,凌墨不由得看向了别处,接着开口说道“既然没事了,那你们回去吧。”说着大步走到炎狼身边,拔出匕首的同时又挖出了妖核。

凌墨连忙摆手,脸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庄主,咱们别这么客气,再这样我可吃不下了。”

看着这贵重的融躯妖核就这么被收走,两男子非常眼红,但对凌墨手里的匕首更加眼红,两人对视一眼,其中英俊少年开口说道“前辈,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我巩笑对帮助不到前辈更是心中有愧。前辈如不嫌弃,可随我入庄,让晚辈略备薄酒,权当感谢前辈了。”

“好好好,不客气,那道友请,”说完巩俊杰又向后退了两步给凌墨让出个道来。

看着眼前这人热情的样子,凌墨也不知如何拒绝,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人家也是番好意。正在纠结的凌墨这时看到另一个国字脸的少年缓缓开口“前辈,我看您举止不凡,谈吐有度,更重要的是天赋过人,想必定是大门派子弟。虽然知道我巩家庄入不了您法眼,但是不报答您的恩情,父亲知道这件事定饶不了我俩,还请前辈赏脸。”说完这国字脸大汉也是一拜。

凌墨也不在客气,只是还没进屋,就闻道满屋子的香味,望着一桌子从没见过的佳肴,凌墨忍不住大力的多吸了几口。这一切被巩俊杰看在眼里更加不屑,越发认为他就是个土包子。寒暄了几句,给凌墨扶上了首位,凌墨见实在推脱不过去,也就大大方方的坐在了首位。

“请前辈赏脸,”巩笑又是笑眯眯的倒头就拜。

席间凌墨只顾得低头大快朵颐,毕竟很多天没好好吃饭的他也着时饿的不清。

“求求您了,您就跟我们一起回去吧。”这时巩雨也撒娇的说道。

澳门新葡新京在线,趁着给凌墨加菜时巩俊杰随口问道“我观道友龙行虎步,气宇轩昂,想必出自某些大派吧。”

“那好吧,”凌墨见盛情难却,只能跟随三人会庄,见到一地的家丁尸体,凌墨皱眉说道“这些尸体怎么办。”

凌墨放下了手中的不知名兽腿,正在好奇为何庄主这么问的时候,巩俊杰以为凌墨看出他的想法。立马故作惶恐的说道“道友见谅,我不是想要打听什么,道友千万不要误会才好。”

“一群下人而已,死就死了,我们走吧,别影响心情。”巩雨捏着鼻子说道。

见巩庄主这个样子,凌墨总感觉哪里不对,但就是看不出哪里有问题,见庄主问询自己,也不在多想,只是给这份疑惑留在了心里。抱了抱拳说道“无妨,没什么不能说的,我本是一介凡人,偶得一本功法,这才走上了修行之路。”

悄悄观察的国字脸少年见凌墨不喜,立马呵斥巩雨“师妹,不得无礼,这些都是为我们而死的,我们应该厚葬他们才对。”

“哦,那可恭喜道友了,不知道友如今在什么境界了。”巩俊杰装作好奇问道。

看着这国字脸少年一脸正气的样子不似作假,凌墨忍不住点了点头,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只是融躯境而已,”凌墨不以为然的说道,但在这席面上还是炸开了锅,巩俊杰兄弟俩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处变不惊的能力还是有的。但巩笑和巩雨两人可不沉不住气了,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毕竟凌墨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可在这晴云大陆,二十五六岁的融躯都是天才人物,眼前这人又该被称为什么,妖孽吗。

国字脸少年诚惶诚恐的弯下腰就拜,口中说道“禀告前辈,晚辈名叫巩义,待会回庄让弟弟厚待他的家人,我就在这里把这些英雄下葬。”

巩笑望着凌墨眼底瞬间闪过一道冷芒,巩雨眼中则全是爱慕,但巩俊杰两兄弟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此人定有大机缘,杀了他,这些都是我的。”兄弟俩相互望了望,佯怒的向巩笑两人骂道“你两个成什么样子,真是丢人,滚出去。”

望着这眼泪都要掉下来的巩义,凌墨心里也不好受,向他郑重的点了点头,口中说道“是个汉子,”而后随巩笑二人向巩家庄而去。

巩雨还想顶几句嘴,被知道目的的巩笑不动声色的拉走了。而席间巩俊杰不断陪着笑,本来就没喝过酒的凌墨盛情难却之下被灌了几杯,虽然不至于喝醉,也感觉到浑身轻飘飘的了。没办法只能推迟,而两庄主那肯放弃,见凌墨喝的差不多的时候,偷偷从怀里摸出一包粉末,悄悄倒入瓶中。

看着走远的凌墨,巩义眼光顿时变寒,冷笑一声“哼,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一把神兵。不过,以后它就是我的了,”说完随手发出一道火光焚烧了所有尸体,还忍不住吐了口口水说道“一群废物,害我也差点跟着遭殃,还想厚葬你们,做梦去吧。”

“凌墨道友,起来在喝点,”巩俊杰轻轻晃了晃凌墨,见凌墨不省人事也是一阵窃喜,而巩豪杰看着大哥这么谨慎的情况下,忍不住说道“大哥,你这么小心干嘛,不如直接杀了,一了百了。”说完手放在脖子来回划了划。

而做完这一切的巩义又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转身抄近路回庄禀告。

“愚蠢,他死了他身上的秘密不就没人知道了,那我们做的这些有什么用,”巩俊杰小声骂着巩豪杰。

“什么,你说有个少年有把神兵,直接一下杀死了融躯境炎狼。”巩家庄里巩义站在一中年男子面前听他的惊呼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