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心

赫凌萱醒来是在医院,身旁坐着男友萧沐风,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见到赫凌萱醒来,萧沐风一脸关切的对赫凌萱说:“小萱,你醒了?”

骑在电瓶车上面的李二狗便一拧油门离开了这里,只不过在李二狗没有看到的地方有一个黑影突然出现,跟着李二狗朝着远处飘去。

由于声音非常大,左邻右舍好多人都被吸引过去,我也在内,情急之下哑巴一把抓起凤姐老公就向外跑,后面一群人呼呼啦啦打着手电跟着看热闹。

“回来啦,今天怎么样,挣到了多少钱?”屋子里的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走到了屋子里后便站了起来问道。

萧沐风伸手捂住赫凌萱的嘴,他左右瞧了瞧,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嗔怪道:“你小点声,我可不想惹上这么可怕的东西。”

屋子里非常的安静,站在床前的男人身体突然开始腐烂了起来,酸臭的味道在屋子里弥散着,终于李二狗的老婆忍不住着臭味叫了起来。

赫凌萱用力往萧沐风的身上靠了靠,萧沐风紧紧搂住她安慰道:“一切都会过去的,别害怕。”

“哎,人呢?我终于逃出来了。”李二狗倒在地上后顿时万念俱灰,说什么他也不会再跑下去了,可是当李二狗朝着身后的荒野地里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哪里还有之前追赶自己的黑影,除了时不时飘过一片树叶的荒野根本没有任何黑影。

接着,冷少坤明显顿了一下,接着心脏被他自己的右手从心房里撕扯出来,鲜血从他的身体里喷涌而出。赫凌萱看到冷少坤的脸开始变得无比狰狞,他开始吃自己的心脏,每咬一口心脏就会抽搐一下,粘稠的血液从冷少坤的牙齿缝里流下来,他很快将心脏吃光了,随后冷少坤的皮肤开始从头部正中间向左右崩裂,裂隙越来越大,一只手从他的身体里伸了出来,紧接着出来的是一副血淋淋的身体。

李二狗却从来没有在意过村子里人的话,毕竟他们说他们的,李二狗活自己的,如果自己手中有着大笔的财富估计村子里的人不仅不会说李二狗什么反而会可以的奉承他,只不过这一切都是李二狗自己心中想的罢了。

赫凌萱问他怎么了,他只是哼哼呀呀的随便回答,赫凌萱不甘心,就偷偷的观察着冷少坤,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赫凌萱差点吓死。冷少坤从上课到下课这段时间,眼皮一下都没眨过。

李二狗没有摸到被子反而摸到了一片冰凉,甚至可以说是刺骨,李二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等到他
睁开眼睛后不偏不倚的正好和面前和黑影面对面。

之后那鬼张开嘴漏出一口锋利的獠牙咬向赫凌萱,同时一股恶心的尸臭味钻进赫凌萱的鼻子。

突然,女人哑言了,因为面前出现的黑影慢慢的开始变得清晰,很快,一个浑身腐烂的男人出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这一刻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看着面前的男人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萧沐风一脸惊恐的看向赫凌萱的眼睛:“你为什么这么问?”

毕竟这次还是李牛告诉李二狗的地方,结果不但没有找到任何的陪葬品,反而遇到了鬼……

赫凌萱被吓的大脑短路,她只知道正常人是不可能不眨眼睛的,一整天赫凌萱都魂不守舍,脑子里不断胡思乱想着自己的猜测。

“咻咻!”就这样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后两人面前的男人突然发出了诡异的笑声,听到这个声音的两个人打了个冷颤,但是依旧是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赫凌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上浮,然后有人把她拉出了水面。等到她再次恢复意识时,是在湖边的长椅上,萧沐风抱着她。赫凌萱连忙向刚才冷少坤的位置看去,发现空空如也,地上连一点血迹也没有。

“你这个死样,你没挣到钱咱们吃什么,喝什么。”女人听到了男人的话后顿时数落了起来,男人听到了女人的话本想发火,但还是忍着心中的怒火走出了门蹲在门口点燃了香烟抽了起来。

赫凌萱的脑子越来越乱,她想不通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怪事,但是她决心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于是放学之后,赫凌萱壮着胆子跟踪冷少坤。

李二狗是村子里出了名发死人财的人,所以被村子里的人排挤到了村子北面紧挨着大山的破房子里。其实这并不能怪李二狗,村子里很多人都盗过村子外面的古墓或者富贵人家的坟地,只不过他们没有李二狗那样的丧心病狂。

赫凌萱看到萧沐风的反应,一颗心终于沉了下去,她缓缓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先是诅咒死了余子谦,又附在冷少坤身上,企图嫁祸给冷少坤,目的达到后,你吃掉他的心脏,回到了早就被你杀死的萧沐风身体里。”

“啊,鬼啊!”李二狗看到这里忍不住的大声的喊了起来,随后想要从床上起来。

这次赫凌萱听的很清楚,声音绝不是小动物发出的,像是人喝水的声音。

“我去你妈的,别追我了,别追我了。”李二狗哭天抢地的喊着,一边喊着一边朝着树林外的公路上跑去,此时的李二狗显得非常的狼狈,气喘吁吁的他却不敢停下来休息。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赫凌萱和萧沐风走在操场上,赫凌萱把白天观察到的事情告诉了萧沐风,并推测说冷少坤很有可能就是杀害余子谦的凶手,他应该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二狗,怎么了?”躺在一旁的女人也被李二狗的声音给吵醒便睁开眼睛嘟囔着说道。

赫凌萱听完这番话后瞪大眼睛看着萧沐风并不断点头,萧沐风撤回捂住赫凌萱的手,之后赫凌萱突然一把抓住萧沐风:“那我们快想办法去救冷少坤。”

在门外将一支烟抽完后的李二狗感觉到自己老婆的气差不多消了以后才起身回到了屋子里,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好多次李二狗因为空手回来被妻子骂了不止一次了。

澳门新葡新京,再后来,凤姨的老公带着一伙人从很远的李家庄请来了巫婆,巫婆在村子里住了好几天,到处做了些神神秘秘的法术,村子里就再也没有死过人,巫婆走时说她只是设法驱逐了这只补心鬼,但是它究竟跑到何处巫婆也不知道。

在马路两旁的荒野地里,一个男人拼命的跑着,但是在他的身后却没有任何的东西,但是男人却是没命的跑着,知道他跑到了马路上后才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赫凌萱听到这,顿时刚才发生在草地里骇人的一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一把扑进男朋友的怀里,把晚上所见到的事全部都告诉了萧沐风。

只是一瞬间站在床边的男人便朝着她跑去,伸手拉着女人的手臂开始腐烂起来,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着,李二狗看到这里便慌不择路的破窗而逃,只不过他忘记了,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人……

紧接着萧沐风的声音完全变了,变得类似金属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的尖锐刺耳声:“你其实不应该知道这些的,我从来都没想过害你,我就快凑够一千颗心了,很快就能变成人,如果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就不杀你,我保证变成人之后绝不再害人”

李二狗的家里非常的穷,因为死人财不能那在自己的手里只能当天的花掉,所以做这行当好几年的李二狗手中没有一点的存款,就连住的房子还是村子里之前废弃掉的。

赫凌萱又开口冷冷的说:“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当年萧沐风老家村子里害人的那只鬼,巫婆做法之后,你不敢再四处害人,于是就杀掉了萧沐风霸占了他的身体,吃掉了他的心脏,一躲就是许多年。”

“嗯,干什么。”睡梦中的李二狗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冷便以为是妻子把被子给拉开了嘟囔着,随后伸手去摸自己身上的被子

“这么晚了会是谁呢?”赫凌萱想着,她停下了脚步,一颗心渐渐的悬了起来。

“挣个屁的钱啊,差点把命给搭进去,我给你说,张牛那家伙骗我,哪里根本没有陪葬品。”李二狗生气的说道,想到当时自己挖到了管材里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到便非常的生气。

夜里,赫凌萱像往常一样抱着厚厚一摞书走在从图书馆返回宿舍的路上,已经很晚了,校园里的灯关了七七八八,四下一片漆黑,路上一个学生也没有,静的出奇,幽幽的冷风吹的赫凌萱瑟瑟发抖,她不由得加快了行走的脚步。

李二狗躺在床上没多久便睡了过去,夜深了,一个黑影缓缓的飘到了李二狗家的门前停了起来,似乎是打探似的看了几眼后才钻过破门来到了屋子里。

又走了一段,冷少坤停下了脚步,他先是左右看看发现没人,之后笔直的站着,迅速抬起了右手,突然向自己心脏的位置插了进去。赫凌萱几乎能听到撕裂胸膛发出的声音,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嫩娘的,真不该听张牛的话,这哪里有什么陪葬品,害得我差点被鬼给追上。”又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的李二狗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后才愤愤的说道,随后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朝着停放在不远处的电瓶车走去。

突然,她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一阵“嘁嘁嗦嗦”的声音,这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十分诡异,赫凌萱打了个冷颤,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径直快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安抚自己,心里默念着:可能是野猫野狗之类的小动物吧。

“我回来了。”李二狗回到了家里后一脚踢开房门后看着里面的女人说道。

赫凌萱小心翼翼的跟着他,到达湖边后,冷少坤放慢了脚步,赫凌萱躲在湖边的石台后面悄悄观察,从她的位置可以看到冷少坤的侧面。

这一次李二狗回到了屋子里后果然看到了妻子坐在床上赌气,李二狗走到了妻子的身边安慰了几句后妻子进紧皱的眉头才舒展了一点,随后李二狗草草的吃了几口饭后才躺在了床上打算第二天去找张牛算账。

那是一个只有几百户人居住的村子,家家户户住的都是平房,有宽敞的院子,一到农闲时节很多人就会聚在一起打麻将。隔壁家住的凤姨最爱玩麻将,在别人家一坐就是一小天。

“我错了,妈呀!”李二狗慢慢的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一边道歉的他以前朝着身后看去,当他看到了追赶在自己身后的黑影后顿时吓得叫了一声拼命的跑了起来。

“不会是什么人遇到危险了吧!”赫凌萱壮着胆子转头向草丛的方向走去。

“啊,救命啊,有鬼!”李二狗的老婆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怪叫着朝着外面跑去。

赫凌萱突然觉得好温暖,刚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忽然之间呆住了。

这时,突然有一只手在赫凌萱身后拍了她一下,赫凌萱啊的叫了一声站起身,还没转过身就眼一黑栽进了湖里。

萧沐风听完后表情开始变得严肃,他一言不发的拉着赫凌萱来到了操场上一处僻静的角落,萧沐风放开赫凌萱,缓缓开口道:“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想起了很早以前经历过的一件事。”

萧沐风压低声音说:“谁知道冷少坤是不是被鬼附体了,我们还是先暗中观察,不要贸然行动,以免害人害己。”

赫凌萱抓了抓混乱的头发皱着眉头问:“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赶到时看到了十分惊悚的一幕,李老汉家的四儿子惨死在自家的后院里,他的身上爬满了蛆虫,心脏的位置烂出一个大洞,眼睛睁的圆圆的,虫子一点点啃噬着他的身体,不消一刻钟死人的身体一点残留都没有了,这下村子里所有人都慌了,大家断定昨天夜里哑巴领大家去的地方就是凤姨被害的地方。

“啊,啊”突然,赫凌萱面前这个人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她连忙向这人脸上瞧去,一看之下大惊,这人竟然是同班同学余子谦。很快,余子谦的喉咙部位开始腐烂,喉咙里由于吞咽血液而发出的“咕噜”声也随之停止,很多蛆虫从他喉咙里顺着血液流出来,余子谦停止了挣扎,紧接着他脸部的皮肤迅速开裂,红色的肉从皮肤下面一块块脱落下来,“吧唧,吧唧”混着血水掉在地上,化为一滩滩肉泥,赫凌萱吓的眼前一黑,昏倒在了草地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