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心霾(14)

文 /雁南飞

文/雁南飞

学校办公室里,王一鸣像一个小学生一样,笔直的坐在那里,他等着郑老师下课。

刘妍,是一位爱美爱漂亮的公司职员,也是一位十三岁男孩子的妈妈,她自幼家庭条件优越,是父母宠大的独生女,嫁了一个内向的老公王一鸣。

这时下课铃响了,过了一会儿,走进来一位中年的男老师,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腋下夹着教案,王一鸣想,这就是楠楠的班主任郑老师吧,他立刻站起来,迎了上去,边伸手,边客气的说:“您是郑老师吧,我是——–”

二人是经人介绍的,当初看着还算顺眼,老公家条件也很不错,两个人情投意合,很快就闪婚了,老公王一鸣特别听婆婆的话,是个孝子。

“不好意思,我不是郑老师,郑老师还没有下课呢!”那位老师微笑着摇摇头,礼貌的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刘妍生来疑心重,小心眼、争强好胜、虚荣心强、爱攀比、但是心地善良、爱老公和爱孩子,事无巨细,她以为那是爱,却用爱的名义,伤害了周围的很多人,不会处理人际关系。

此时的王一鸣,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满脸尴尬:“老师,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

结婚十几年了,最近两年,夫妻两个人经常吵架,吵架的原因,无非是嫌老公赚钱少,不管孩子学习,不做家务,总之不爱这个家,不爱孩子,不再爱她。

说着,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坐好。

老公王一鸣,公司部门经理,每天忙于工作,单位的事情已经够烦的了,每天回到家里,老婆不停的唠叨,不停的抱怨,让他喘不过气来,越来越让他感觉到,家就像是一个牢笼,捆住了自己的手脚,没有了自由,孩子和老婆,每天那么多的烦心事,没完没了。

这时匆忙的走进来一位男老师,同样戴着一副眼睛,比刚才的那位年龄略长了一些,一边放下教案,一边对着王一鸣说:“你好,您就是王楠的父亲吧!”

刘妍最近发现老公王一鸣很晚回家,回来后,也是抱着手机,问一句,答一声,她心里纳闷,什么情况?王一鸣对她不冷不热的样子,让她再也找不回那个和她谈恋爱时,整天粘着她哄着她的乖男人。

王一鸣慌忙的站了起来,弯了下腰“郑老师好,我是王楠的父亲,不好意思,让您费心了!”

她想,这个男人心里一定有鬼,该不会有了别的女人吧,她暗自庆幸,自己能这么快的就感觉到自己男人见不得人的破事,她必须要尽快识破这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想想自己为他付出了大好青春,想当年自己也是一枝花了,如今嫌弃我人老珠黄了!

郑老师拿了个纸杯,到自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开水,放到了王一鸣面前:“这是我当班主任应该做的,这次我找您来,就是关于王楠同学课堂上玩手机这件事,应该引起家长重视起来了,本来学习成绩就一直在下游,这样下去这样的成绩中考就危险了!”

这一天,正准备下班的刘妍,手机响了,对方才说了一句话,她顿时满脸通红的答道:

郑老师边说边坐到了自己办公桌前,脸上露出了无奈和着急的神色:“王楠爸爸,你家王楠要好好管管了,这孩子手机已经上瘾了!”

“不好意思,郑老师,这次真的是忘记了,我们单位特别忙,我交代王楠爸爸去的,可能他也给忘记了,真的不好意思,郑老师,我明天去学校一趟,当面道歉!让您费心了,真的不好意思!”

王一鸣皱起眉头,心里这个气呀,混蛋孩子,竟敢上课时候玩手机,看回家后我怎么收拾你。

电话那端,是儿子班主任郑老师打过来的,刘妍放下手机,长出了一口气。

“郑老师,孩子不懂事,真的给您添麻烦了,这孩子,从小就被宠坏了,这几年,我工作比较忙,没时间管他,都是她妈妈在管,哎,成绩不好,我们也是着急啊,因为他在家玩手机,手机我都已经摔碎过一个了,可是这孩子,没有记性,太贪玩了!”说着,王一鸣擦了擦额头上急出来的汗。

因为今天一大早,公司说上面有领导来检查工作,所以她急着出门,所以就忘记嘱咐老公王一鸣去开家长会了,就少叮嘱一遍。

“我作为王楠的班主任啊,也要批评下你这个当爸的,整天忙工作,自己的孩子学习更要多关心,多过问下,儿子和工作相比,哪个更重要,你自己要好好权衡一下了!”郑老师一脸严肃的对着王一鸣说。

哎,她自责,但同时,也对她的老公非常失望:这个王一鸣啊,整天忙什么?脑子里在想什?你老婆可以不用你管,可是孩子你总归要管吧。

“郑老师,您知道我家最近的事,我也没有心思管他了,最近一直是我妈和我妹妹在管他,我承认我一直忽略他,老师您放心,从今天开始,王楠的学习,我要重视起来了,今晚我就把王楠手机要下来,没收,郑老师,您放心,都怪我这个当爸的做的不好,失职啊!”

想到这里,刘妍胡乱的整理了下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心中的怒气却在一点点积聚。

王一鸣一个劲的冲着郑老师点头,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满脸通红。

最近自己单位里的事情忙的团团转,尤其是,前天她编制的计划书,被主管全盘否定,那是她几天没有睡觉赶出来的,可是还是被退了回来。

从学校出来,王一鸣一路开着车,耳边回响着刚才郑老师和他语重心长说的话:

这次的计划书,关乎她的职称评定,关乎涨工资的大事啊,以前儿子学校开家长会,都是她去,这次家长会,她早就和老公王一鸣说好了,让他去,可是人家呢?早就忘到九霄云外了,她越想越气。

“王楠同学现在玩游戏已经上瘾,学校只能是监督作用,但是作为家长来说,一定要让孩子从内心,真正的放下游戏,网瘾再不戒掉,将毁了孩子的一生啊!”

刚才班主任郑老师在电话里说,王楠学习成绩下降了,最近发现他玩手机游戏,家长一定要看紧了,手机游戏千万不能再玩了,任由孩子发展下去,怕王楠上瘾,班主任老师很是着急,希望家长一定要多多看管,本来要找家长单独谈一谈呢,结果呢,父母一个都没来参加,电话里,刘妍已经听出班主任郑老师不高兴的语气了。

此时的王一鸣紧锁眉头,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他手握方向盘,可是这心啊,是一团糟。

是的,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忘记了,刘妍披上外套,抓起自己的包,飞快的跑出单位。

就在刚刚,王一鸣一脸愧疚的离开郑老师办公室时候,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车钥匙忘在办公室的桌子上了,当他回去取时,快靠近门口时,他听到办公室里,郑老师和那个男老师的对话:

她不想和任何人打招呼,她只想回家质问他的这位房客,是的,她已经把老公王一鸣,早已经看成了和自己住在一个房间里的房客了。

“现在的家长啊,整天忙工作,把教育孩子的问题推给了老师,全班这么多孩子,这老师哪管的过来呢?”郑老师高声的说着,听着很激动。

下班回家后的刘妍,窝了一肚子的气,她根本没有心情做晚饭,领着儿子楠楠,在离家附件的一家快餐店去吃饭。

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你没听刚才王楠他爸说,都是他妈管吗,这个当爸的也真行,孩子班主任老师都不认识,刚才把还把我当做你了,这孩子也挺叛逆的,我看不好管啊!”另一位男老师叹了口气。

“儿子
,今天是妈妈不好,确实是忘记了,你爸也是的,我都告诉他了,就今天早上出门时候,忘了,都怪妈妈不好!”

当他们看到站在门口的王一鸣时,显得有些尴尬,王一鸣笑了笑:“不好意思啊,郑老师,我钥匙拉到这里了。”
拿起钥匙逃离了学校。

“ 我到无所谓,考试没考好,又不代表什么,考第一又能怎样?”

对于楠楠,王一鸣既爱又恨,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从小宠到大,尤其是自己的老妈和妹妹,要啥买啥,宝贝的不得了,不然也不会惯成这样了。

“儿子,不能这么说,考上好的大学,将来就有好的工作,别像我和你爸一样,再说了,你不好好学习,将来走向社会了,你能做什么呀?”

他恨楠楠,恨铁不成钢,恨他不懂事,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呢,妈妈在医院昏迷不醒,他还有心情玩游戏,这不是混蛋是什么?今天一定要好好揍一顿,才解气!

“谁说考上好大学,就可以有好工作了,没上大学的,照样当老板!”

此时的王一鸣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一个四五岁时,缠着他要玩具要零食的楠楠了,个子都快有他高了,对于楠楠玩游戏的事情,他不是不管,但是无论是骂也好,打也罢,甚至手机都摔了,不还是照样玩吗?


瞧你这点出息,你看你爸妈,读的只是普通的大专,单位里那些海龟也好,博士和研究生,好事不都是可着他们挑,你看你妈,整天累死累活的,不还是小职员一个,儿子,你要给妈长点脸!”

王一鸣内心充满了不安和焦虑,他不知道如何去管好这个正处在叛逆期的孩子。

刘妍边说,边给儿子碗里夹了块肉,楠楠皱了皱眉头,把肉又夹了回到妈妈碗里。

想着想着,车子已经到了自家的停车位。王一鸣把车子停好,碰巧安静也从自己的车子里下来,两个人同时走到了单元门口,想避也避不开了,安静看着憔悴的王一鸣,不免有些同情。

“反正我想好了,我喜欢唱歌,跳街舞,考不上大学,我就去唱歌跳舞!”

“王哥,出去了,嫂子好些了吧?”安静为了避免尴尬,先开了口,可是说完这句话,又感到有些后悔,但是她实在是想不出此时的自己该问些什么。


你不要说这没有出息的话,你那手机游戏,别玩了,再玩,我发现,手机没收掉!”

“哦,我去了趟楠楠的学校,这孩子,也不让人省心,老师找家长了,说上课玩游戏,哎!”王一鸣无奈的摇摇头。

“妈妈,你就别管了,我到时候就好好学了,你越说,我就越不想学了!”楠楠把筷子一丢,身子往后一仰,

两个人一起一前一后上楼,安静走在前面,王一鸣跟在后面。

“好好好,我不说你了,你爸今天把我可气死了,等他回来的!”说着,刘妍抽出一块纸巾递给楠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