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体验和心中央科技(science and technology卡塔尔(قطر‎大学—一点谈天

       
擅长写作的人最好有两个方面丰富。一是感官感受敏锐而带来的情感体验丰富。二是内心戏丰富。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身写作码字大军。然而在最初的激情迸发之后,很多没有经过写作训练的新手,会发现,原来要写好一个人、一段故事、一篇小说,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但也没有那么容易。

多愁善感的人明显是情感体验丰富,他们知道如何去描写气氛,如何去烘托环境。他们擅长把各个感觉器官揉捏进文字中去,以更好地以气氛感染读者,从而进一步以自身感情感染读者。

很多时候,写惯了流水账,习惯了天马行空,在练习小说写作时,几种文体傻傻分不清。往往会把小说,写成故事体或者散文体。

在这方面,我深有感触。我性格大多是内敛型,但偏偏人不安分,容易走神,容易胡思乱想。中学时代读了郭敬明的文字,第一感觉是他的情感体验要比他的内心戏更丰富。他在《悲伤逆流成河》中,经常大段大段的文字来描写梦里光怪陆离的场景,尤其是没有人物,没有故事情节,只是模模糊糊的光晕就可以以大量文字去描写它,去把好多人认为只可以感受而无法阐述的画面表现出来。而另外的《左手倒影,右手年华》则大多全都是心绪的描写了。而他的《幻城》《爵迹》在这方面表现的更为明显。(但是,我喜欢,煽情不肉麻,高级言情萌萌哒,哈哈哈哈)

问题出在哪呢?可能是没有比较系统集中地学习吧。然后写得也不够多,对文字的理解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想法。

毕淑敏的风格也大概如此,《西藏
面冰十年》里面更多的感触来自于一种画面冲击感,而有足够趣味的故事则相对较少。俯冲而下的鹰,圣洁而永恒的雪山,凌乱的山之巅的脏器,万古奔流不息的狮泉河等等,这些组成一幅少见的极寒而辽阔的场景。造物主的万古恒长和人的渺小形成鲜明对比,从而在人性深处引起某些方面的激荡。

说到写小说,首先你得爱读小说、会读小说,然后再运用小说的一些特殊写作手法来创作。

内心戏,姑且让我用这个不恰当的词来侃侃。内心戏丰富的人不太在意外在情绪的渲染,因为他们有更好的载体。他们有酒有故事,或者即使没有酒没有故事但有想法,内心的戏码很足。举个例子,同样一本武侠小说,情感体验更丰富的人读完后的记忆重在故事中人物的情感体验上。他们会醉于某个人物的痴情,会耽于某个人物的大悲大喜。他们如身临其境,对各个人物的内心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而内心戏码很足的人,更多的关注故事情节,他们会言某某豪气不足,某某颇为老成但不如另一故事中的某某,某某虽快意人生但终究不敌宿命等等之类的想法。嗯,他们喜欢比较,个人喜好外露,有很强的介入感,是天生的小说鉴赏家。

我们选择写小说,往往很多是因为小说看多了,脑子里相对的灵感构思也慢慢形成,希望用文字写出与别人不一样的故事,一部独属于自己小说。

看过王小波和冯唐一点书,他们是天生内心戏码很足的人。他们的日常生活就是一部有趣为的小说,他们拿起一个剃须刀就能想起一个故事,写出个有意思的段子。但这并不说他们情感体验不丰富。恰恰相反,他们每个情绪都寄托于外物外事,很少会直面抒情。当然,这样子的文字可读性更强,也更受男性读者欢迎。

能不能写出来,先要看,自己的脑洞够不够大,积累的素材够不够多。还要看,我们对小说的基本构成,有没有形成自己的认识。

柴静的《看见》是我觉得把情感体验和叙事结合的比较好的作品。叙事与情绪各占半壁江山,很容易打动读者。最近有看到凤凰新闻记者雷宇的《现场》,感觉是和前者有很大差距的,叙事丰满但情绪描写插入的不够及时,不够丰富,看着很容易陷于冗长的事迹的报道中去。(但是我喜欢啊,低调有气质,天天向上的姑娘)另外一本书,唐师曾的《我从战地归来》,就明显是亢奋的记者历险了,叙事讲得精彩有趣,也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情绪了,不管是“大炮轰他娘兮”,还是“弹洞前村壁”,先写进去,多么凶险你自己瞅瞅。余秋雨的书个人感觉抒情和叙事组合的很默契,抒情更多的是对客观事情的再补充,补充进去抽象的情感体验,所以叙事也能把人读出泪来。史铁生的也是,大概高手就是高手。(泪奔)

关于怎么写小说。简单来说,首先你必须要有一个场景开篇,交代一下时间地点人物,这些应该都是十分必要的。

感觉呢,情感体验丰富的人更适合只字片语的文字。更适合写出动人的短句,随笔来。(所以诗人不擅长写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吗?)而若是把它写成一篇文章,怕是要费很大的功夫。他们也容易陷入无病呻吟的空洞的文字中去。内心戏码很足的人令人羡慕,但再高级煽情点感觉就会更好。

你要用场景描写,给小说中的人物创造一个生存的环境,对不对?不能像散文一样,完全从自己的角度去陈述,或单纯地写景抒情。

虽然文学有大的分类,不同的类型对叙事和抒情有着不同的侧重点,比如东野圭吾笔下的悬疑推理类小说自然以情节为王,但我只是想对所读过的文字有一个直觉的体验,胡乱扯扯,不必较真。

也就是需要一些比较细腻完整的描述。哪怕是简单交代,比如说星期六,在某某咖啡馆还是哪里,然后你可以就此描述。特定的场景描写,能给读者创造一些画面感。

先掌握小说的基本写作模式,以及大纲列举技巧。然后再下笔去写,这样的话你会知道如何把握详略节奏。


接下来再回顾一下小说的特点,小说是文学体裁四分法(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文学)之中的一个大类。简单而言,小说就是以塑造人物形象为中心,通过故事情节的叙述和环境描写,反映一个特定的生活环境。

比如你写一个穿越时空的,是穿到一个架空时代里去了?还是说穿到一个比较真实的,唐宋元明清啊,还是什么样的?

这样,你的人物在不同的社会环境中所遭遇的故事情节,都会有所不同。会有鲜明的社会特色,肯定要符合历史背景,符合你设定的一个空间世界。

小说写作有三个特点,包括丰满而细致的人物形象,完整而丰富的情节铺垫,独特而具体的环境描写。小说反映社会生活的主要手段,也就是塑造人物形象。

这个人物呢,你可以根据我们现实生活中,一些典型人物的形象把它们和谐地融为一体,比如你想要写一个美人,不一定要有一个真实的人物在眼前让你去描画。你可以把想到的或喜欢的,几个不同的人身上的一些美好特征,巧妙地糅合在一起。当然要符合常识,别写出一个四不像。

创作出一个或者几个代表人物形象,这样可以集中反映生活。你可以通过概况简介或者具体的描写手段来塑造人物,包括人物的肖像特征、心理活动、行动和对话等等,正面起笔还是侧面烘托描写?倒叙或正序都可以按着你自己的设定,去运用适合的手段,来具体把握。

你还可以在适当的位置,加入你自己的一些内心感受,当成人物特征的旁白配合。当然了,你不能过度发挥,因为小说基本上是由故事情节的发展,来带动整个故事的,不是由作者直接告诉读者想说明什么。

小说主要是通过故事情节来展现人物性格、表现中心的。大家都知道故事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它通过整理、提炼和安排,就比现实生活中发生的真事更集中,更紧凑,更具有代表性。

小说的环境描写和人物的塑造与中心思想密不可分。在环境描写中,社会环境是重点,它揭示了种种复杂的社会关系,如人物的身份、地位、成长的历史背景等等。

自然环境包括人物活动的地点、时间、季节、气候以及景物等等。自然环境描写对表达人物的心情、渲染气氛都有不少的作用。


叙事散文重情,着重通过叙事写人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看法;故事主要在事,着重完整新奇的情节;小说重在人,通过曲折的情节来完成人物的塑造。

一.先讲讲如何区别小说和故事:

1.小说讲细节,故事讲情节。澳门新葡新京娱乐场,细节,是静止或缓慢的,捕捉的往往是日常生活中容易被人忽略的一闪即逝的画面;情节,它是时间进展中持续的结果,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悬念。

小说拥有一个完整而独立的世界,小说的语言,更细致丰满、鲜活独特,他拥有自己独有的一个完整时空设定,所以它的信息量就非常大,很耐读。看小说的人啊往往记住的是细节或者人物,甚至是一个精彩的句子。

而故事呢因为它比较短小,注重趣味性、通俗性,基本上提供不了什么信息。讲的是人和人的事情,或者说事和事的联系。讲的是一个发展过程,也就是说,把一个事情讲清楚了。

比如,我想写一个故事,先设定两、三的人物,然后就用文字围绕故事主题发展,迅速绕过来、绕过去,等你掉进坑里面,再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们看故事,主要追求的还是一个情节新奇特,获得短暂的情感满足,读过一两次,或说再看一些雷同的故事的话,
就会没什么新鲜感了。所以说,他不是很耐读。

2.小说和故事的艺术形式不同。

表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小说的语言更细致鲜活,耐人寻味,比如我们来举个例子,说,“他感觉非常开心”,这样一句话应该是故事的语言。

如果是小说的语言呢,你可以这样,“他一时舒展了眉头,嘴角上翘,开心的好像要跳起来”,这就是比较简单的小说语言。小说的语言呢往往是多种角度的叙述。

对于一件事情,你必须上上下下方方面面,从整个空间环境中进行描述,把他的每一个存在,都尽量细致地描述出来。故事,作为一种大众文化,语言比较偏向口语化。而故事的语言着重于交代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有作者本人直接讲述也就能达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