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与始》(QQ飞车端游T3机甲创世之神同人文)

威斯特现在位于飞车大陆东方的克里斯岛屿的一个洞窟里,这座曾被赋予“大陆左眼”的神秘之岛,如今在他眼里看来也不过如此。黑暗侵袭着他的身体,冰冷的水滴进他的肌肤,饥寒交迫,他倒是深深的体会到了。没想到他有朝一日也只能像一只乱窜在下水道的老鼠一样,真是可笑。终究逃脱不了的还是时间与宿命。威斯特靠在一块石头上,无力的笑了笑。

“暗,你知道生命的定义是什么吗?”

没想到猫美拉会无情到这样的地步,不仅不择手段击垮我的元素企业,竟然还用我家人要挟我。仔细想想,真是可悲,曾把她当作“棋子”的我竟最终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威斯特用手狠狠地砸在石头上。

“掠夺、厮杀、超越,这便是我生命的定义!”

想想也是,为了得到永生,连自己母亲都能谋杀的女人,还会在乎什么呢?威斯特想起了三年前为猫美拉夺取“永生之水”的事件。残忍、冷酷、无情,尤其是那眼神,如同黑夜里的猫一般,狡诈。

宇和宙,是起始和终点;光明与黑暗,相互背信弃义着,却又相互共生着。

威斯特扶着石头,站了起来,艰难蹒跚地挪到一个水坑边,曾经能呼风唤雨的威斯特,如今沦落到靠雨水来维持生命。威斯特用双手大口地捧起水,拍打着自己那张日渐沧桑的脸,他用手摸了摸脸颊,胡渣有点扎手了。

命运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万物因他而存在,亦可以因他而毁灭。自存在以来,他便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存在,和万物一样,不断进化着,不断退化着。世间流传着关于他的传言,也忘了关于他的传言。

这是来到这的第几天来着?三天吧。威斯特不记得了,也不想去记。

最近连和他说话的人也没有了,他也不知道最近是有多久。花开花谢,叶落归根。连大自然都知道的守恒,可是他们怎么却不知道?

即便不幸在这里丧命,那也算是解脱了。

看,那只多么可悲的猫,为了叫醒因选择背叛我而惨遭凡人封印的土狗而差点丢了性命。人还真是奇怪的动物,既然选择了舍弃,为何最终又选择拾起。

真的累了。

“你们说,永生真的值得追寻吗?”他重重地敲了敲自己如黑夜般生硬的铠甲,算是自言自语吧。

威斯特站在洞口,望向远处。

黑夜,是光明的伊始。他曾经这样觉得。

黑云密布,电闪雷鸣,远处的海浪喧嚣着。

“永生,不应该只配强者才能敢去想的称谓吗?”他的体内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如轰鸣的引擎。

突然一道闪电,宛如一条金龙,钻进了克里斯海域。

“永生,是一种信仰,如同世人曾经信奉我们那般。”他的体内又传来一阵温柔的声音,如初生的暖阳。

紧接着,惊天的闷雷响彻整个克里斯岛屿,万物惊悚。

他收起自有意识以来便存有的枪刃,收起那不断旋转,为他提供生命的宇之铠、宙之甲,体内的初始体开始不断颤抖着。

威斯特想起了猫美拉之前说的话。

他开始撕裂着自己的身体,无情地、冰冷地,像撕裂敌人一般。

“要想赎回你的家人,我就一个条件,拿着你家的祖传之宝——神谕,到克里斯岛屿,当然,我可不是让你去那度假,是有个任务。”猫美拉没看一眼威斯特,而是妖媚地抚摸着她曾经最为得意战斗型赛车—针尖王者,又狠狠地踹了一脚,是该升级了。

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从他撕裂的身体中分裂出两种形态,漆黑得如灼炎般的恶魔,宙之甲变得是更加得黑暗,在恶魔的背后高速旋转着,如同获得新生一般的喜悦着,手中的刀刃,散发着贪婪的光;而那如圣光般的天使,则身披厚重的宇之铠,双手持有盾牌和圣剑。

“神谕?”威斯特诧异,她怎么知道神谕的事情?

这是他内心的两个极端的体现。

“果然人老了,脑子就变得不好使了。哈哈哈哈。”猫美拉从车上灵巧地跳下,扬起高傲、冷艳的脸,嘲笑着威斯特。

他内心的两个极端,也尊称他为“神明”。

越来越像一只狡诈的猫了。威斯特心想。他发现从猫美拉饮下“永生之水”的那一刻,就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无论是外形还是内心。

澳门新葡新京,万物之始,我真的是万物的开始?

“神谕召令,天尊降临!”猫美拉围着威斯特转圈,犹如一只猫。

“光,每次神明问的问题,我俩都不会统一。”漆黑的恶魔扭动着脖子,擦拭着刀刃,它在渴望着战争。那染浸满鲜血、香气澎湃的战争,战场中哀嚎的惨叫,他觉得没有比这更好听的音乐的存在了。

“神谕召令,天尊降临?”威斯特重复猫美拉的话,这是什么意思?

“暗,我俩是神明意识极端的实体形态,能每次都不一致,亦是难能可贵的默契了吧。”圣洁的天使拾起沉重的圣剑,之前每次的战争都是由暗施虐完后,由天使手中的圣剑给予被施虐者痛快的一击,他很是不喜欢战争散发而出的腥味。

“你以为我和你的认识只是一个巧合?你以为你的元素企业能发展到那一步是靠你自己的能力?”猫美拉伸了个懒腰,“你只不过是我的一颗棋子而已,我所感兴趣的不过是你们家族和神谕之间的联系,很幸运的是,威斯特家族还没有绝后,神谕也完好无存。”这句话可真够真是冰冷。

“神明有多久没有被信奉了呢?暗。”

“对了,击垮你,我只是拿走属于我寄放在你那里的一部分,只是想让你看清我们之间所存在的差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内心在打什么小算盘吗?”说完,猫美拉发出铜铃般的笑声。

“瞧,我的手刃都差不多锈蚀了。”漆黑的恶魔懊恼着,“很久了,光,自从我们诞生以来,世人就没信奉过他了。哪怕我们发动起战争,哪怕我们唤来灾害,哪怕我们摧毁他们的家园,他们都不愿来信奉他。”

“我承诺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会如你所愿,你和你的家人都会平安无事。”猫美拉双手圈着威斯特,淡淡地说道。

“我们是被遗忘了吗?”

“相反,如果你拒绝,我会让你们在飞车大陆彻底消失。”猫美拉附在威斯特的耳边,轻语到。

“不,我们没被遗忘,神明还记得我们;神明也没被遗忘,我们还记得他;你也没被遗忘,我还记得你,一直都会记得。”

猫美拉背着双手,来回踱步,突然转转过身,嘴角轻扬:“我相信你还算个聪明人,命运的天秤,会倾向我所想的那边吧。”

“我也一样,我也会一直记得暗。”光看着暗,他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和暗如此默契。

威斯特叹了口气:‘’我别无选择,不是吗?”

“所以,永生也是一种痛苦啊,对吧,神明。”光望向四周一望无际的黑暗,黯然神伤。

关于神谕之事,威斯特着实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他只知道家族传到他手中的时候,他父亲临终前给了他一块金色方鼎,并告诉他这是“神谕”,说这是他们威斯特家族的使命和命运。

神明没有回答,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和自己对话,实在太悲凉。他也试想着把自己创造的一切给毁了,如果能的话,包括他自己。

为了赎罪。这是威斯特父亲的遗言。

“可至少永生意味着最强啊,光。”暗也四周搜寻着,一片寂寥,一片黑暗,他见神明没说话,说道。

“黑云翻涌,历史为殇;金龙再现,万物消魂。在克里斯岛屿出现这样的景象时,拿着你的神谕,到闪电落下之处,你的任务便算完成。”猫美拉打了个哈欠,眼神慵散:‘’威斯特,你真是可悲,你家族的秘密竟然需要我一个外人来告诉你。”

“我嗅到的杀意的气息,光。”

现在此刻就是猫美拉所说的景象吧。

“那今天的研讨就到此为止吧,暗。”

威斯特回过神来,望着外面的奇景,走出洞口。

天使突然托起恶魔,恶魔向上一跃,华丽的转身,合体成为最初的形态。

Leave a Comment.